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

拯救地球B計劃 辯論展開

 文/張楊乾(低碳部落格哥本哈根氣候會議特派員)

 全球減碳協議陷入膠著,過份妥協的協議,恐怕也會對阻止暖化緩不濟急,此時人類有沒有其他的備用方案? 鼓吹「地球工程」的英國皇家科學會(The Royal Society),召集科學家在全球氣候會議的周邊會議上表示,以減碳對抗暖化已緩不濟急,全球應該立刻投入資金作地球工程方面的研究。


 所謂的地球工程,是人類利用工程手段,阻止全球暖化的悲劇發生。包括把二氧化碳吸除的移碳地球工程(Carbon Dioxide Removal, CDR)、以及把太陽光給擋住的遮光地球工程(Solar Radiation Management, SRM)。前者像是利用人造樹固碳、或是在海洋中投鐵促使藻類增長吸碳;另一種則像是在平流層裏投入氣膠(aresol),或是用大船吸海水造雲把陽光給擋住。

 皇家科學會的科學家雪伯(John Shepherd),在周邊會議上分析了兩種手法的利弊,包括像是移碳地球工程比較耗時,但大多數的移碳手法對環境衝擊較小;而遮光地球工程雖對環境影響大,但卻能迅速並有效地將地球降溫。

 目前各國政府與科學界對於地球工程的疑慮仍高,但參與會議的紅十字會巴布羅(Poblo Suarez)則指出,現在很多開發中國家已正在受到暖化的茶毒,有的是人民抓不到魚失去謀生能力,有的地方則是沒有水源。他說,他一位在紅十字會服務的朋友,已經發現國際救援組織快沒有能力處理氣候難民的問題,但已開發國家卻不願正視地球工程的問題。

 巴布羅表示,小島國已經在浸到水裏,暖化對他們而言就像場不會醒的惡夢。他說如果他是吐瓦魯的代表,他會馬上要求富國進行地球工程。「地球工程應被視作是一個科學問題,而不是一個政治問題」,巴布羅強調,如果減碳是為了要避免生命或財產的損失,那地球工程也是,或許對其他人來說這是自私的事,但他認為應儘速資金投入研究。

 台灣也有氣候學者,支持採用地球工程解決暖化問題。像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主任劉紹臣,近日就曾公開指出可以利用平流層投入硫化物的方式,或是在地面架設反光鏡反射陽光來對抗暖化。劉紹臣認為,對抗暖化恐怕已經無法用減碳的方式來達成,且過去自然界也曾有火山爆發造成全球降溫,但對生態並沒有造成大規模的破壞,因此他認為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方式。

 然而,有不少環保團體是擔心地球工程的後果,國際上像公民社會組織和社會活動團體(ETC),就在十四日於氣候會議記者會上發表對地球工程的疑慮,並發表報告。而十二日在哥本哈根氣候遊行之中,也有不少團體舉著「除了減碳外不該有其他計劃(There Is No Plan B)」作為遊行訴求。

 暖化的速度已經愈來愈快,地球工程與減碳協議能不能共存,以及人類採用地球工程後所必須付出的成本,恐都將成為哥本哈根會議之後辯論的焦點。

【參考資料】
台灣醒報 15-Dec-09《節能減碳緩不濟急 地球工程有速效》賴宥霖報導
ETC Group 2009 "Retooling the Planet? Climate Chaos in the Geoengineering Age"


【延伸閱讀】
學者:台減碳空有目標 沒有政策》張楊乾 14-Dec-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5 則留言:

chw 提到...

「高科技方式」處理暖化問題是有希望的,但要在5年或20年內發展出可靠的技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

從人類「利用科技改善生活環境」的歷史來看,往往人類對自然的干擾愈多,最後受害愈大(雖然很短期內看起來好像有用)。

「土法鍊鋼方式」是較可靠的方式,全球人民一起了解,一起參與,一起改變,大家都從自身作起,將節能、減碳、環保、簡約落實到每個人的生活上。若各國政府對此都能重視,大力宣導,加上法令的幫助,也可讓此土法在短期內發揮大效用。

「高科技方式」最吸引人的地方,大概是可以將希望寄託在少數幾個人(頂尖天才科學家,像是James Chadwick, J. Robert Oppenheimer之流)的身上,其它99.9%的人都不用改變現有熟悉的生活方式。如果人類的運氣異常好的話,也許這種方式行得通。此種方式也較合乎大家熟悉的(災難)電影情節(總會有少數幾位「英雄」救了大家) :p

對氣候難民來說,他們也許只想有處可以簡單生活的安身之地,目前尚無任何一個國家願意接收吐瓦魯移民,至少有6000多人已經離開吐瓦魯移民海外,而目前尚在吐瓦魯生活的人口只有1萬人。

台灣雖是小島,但要安置吐瓦魯這1萬可憐的人,也不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如果台灣這麼小的地方,願意收容吐瓦魯人(他們也是我們的友邦,我們在朋友有難時收容他們,也是天經地義的),其它比台灣大得多的許多國家,更是有能力收容其他的氣候難民。

吐瓦魯人在COP15如是說
「……大會主席剛剛提到我們的談判取得了重要進展,但我代表吐瓦魯人民覺得,那樣的一個草案是遠遠不夠拯救我們所居住的國家的……外界評價我們國家的代表團讓丹麥東道主變得很尷尬,但是我想說的是,這不是一個外交的請求和抗議,這是關係到我們國家存亡的表態……這個世界不是由美國的一群互相扯皮的議員及政治家所統治的……對於那些政治事務我們並不單純幼稚,但此次來到哥本哈根並非是我們來樹立形象或者表態而已的政治旅行……在我的國家,我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卑微的政府部門職員而已,但我必須為了自己的國家在這裏強硬的發表意見……(哽咽)今天早上,我哭著醒來,想到我的國家可能會因為一次失敗的大會而徹底消失,我抑制不了自己的眼淚,對我這樣一個大男人來說,在這樣的場合承認自己為此而哭泣是很艱難的一件事情……(泣不成聲,發言結束)」

Regards,
chw

匿名 提到...

Chw 你好
謝謝你分享吐瓦魯人的心聲,我試著依照您設定的連結,想連到此段話的網頁或video,可是連結不上,是否可以請您PO上這段話的原始網頁呢? 非常感謝!!

Elly

chw 提到...

Elly 您好,

吐瓦魯人在COP1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2e1ba30100g8yb.html?tj=1 (這個我可以連上)

目前尚無任何一個國家願意接收吐瓦魯移民: http://gb.cri.cn/27824/2009/12/01/2625s2691258.htm (這個我也可以連上,繁體版在這裡)

很可惜的,關於吐瓦魯的資訊,目前我只找到文字描述(加上一些照片)。若能有詳實的紀錄片,就可以更清楚的讓大家明白他們的困境,此類紀錄片相當稀有,有繁體中文字幕的又更少,目前看到最好的氣候難民紀錄片,是大愛電視台製作的吉里巴斯系列節目

COP15在2009.12.14 19:30-(哥本哈根時間),也安排了氣候難民的電影放映(給各國與會領袖看):Sundance Film Festival提名的紀錄片,呈現人類面臨的氣候變化。(我也在等著看這部片)

這些氣候難民所遭遇的困境,是一般人難以體會的,我們台灣雖偶有水災,但我們的水災會退,他們的水災是不會退的,而且還會愈來愈嚴重,我不知道他們在此絕境下,如何還能每天有希望的過日子,如果完全沒了希望,那日子將是何等難過。

Regards,
chw

謙禾 提到...

我不是科學家,以生活基本普羅常識來理解「地球工程」作法,得到的答案是「治標不治本」,無論那一種工程,一但不成功,地球本身自然生態環境平衡系統將遭受嚴重扭曲,後果不堪設想..

如果成功了解決地球暖化,人類的飲食習慣、消費習慣、產業污染,就將依賴地球工程,而裹足不前,改變壓力大減,不願改變生活習慣或技術提昇。

治標不治本的結果就是不斷地治標、治標、治標..,因為“本”沒有改變,“標”一直不斷地冒出來,呵呵..

地球暖化是危機,也是契機,人類文明要不要進化到更高的階段,要不要提昇到愛心、永續、綠色、低碳就看自己的決定。

與地球同一體的表現就是視動物為生命一體而不殺生(無肉飲食),珍惜每一份物資而盡其用,符合生態循環的經濟活動而永續。

Weng Ming 提到...

"蔬食減碳"才是當下地球抗暖的王道!
COP15氣候變遷會議中,重要關縣國家仍自顧立場不肯為世界未來馬上看見的暖化災難妥協犧牲,真令人扼腕痛惜不已。在這所謂文化昌明、科技發達的時代中的人類,真的非要看到世界一片焦土才知道深刻反省嗎?真的會無知到如此程度,竟難以放下一點自身的利益而無視整個世界的存亡?就算這些人真掙到了些什麼,在焦土中倖存下來的人類,絕對保證會比死去的還痛苦!
環保與經濟當然有其衝突面,但從第1次到此次第15次的全球氣候變遷會議裡,這矛盾問題始終存在。因此現階段除了寄望未來的綠能科技工程面的方向有所突破,有效減緩並掃除地球中的溫室氣體排放,似乎再也無其它良方解藥了。但最大的問題及前提是,我們必須要給這類科技產品足夠的時間,來從事設計研發、製造生產及全面推廣。「時間」真是個大問題,以二氧化碳增加的趨勢而言,我們似乎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等!也因此,若干人士開始呼籲要回歸簡樸生活,少消費以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作者不否認這是個釜底抽薪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但回歸到現實面,若要將習慣於富裕生活的國家人民,一下子從雲端拖到地面,說不定會更讓他們做出更極端的選擇,此次會議的觸礁不也就是明顯的例子寫照嗎?
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我相信現階段再多的節能減碳種樹省水的口號或行動,以不足以應付當前的暖化危機(並非它們不重要),因此我在此呼籲有志之士,請花一些精神認真的看待另一項重要的方法:"蔬食抗暖化"!根據我自己的評估,它確實是一個可行的方式,至少可以在短時間內將地球的溫度降低,而且全球每個人都做得到,最重要的是:不用花太多的金錢及投資,可以顧到絕大部份的經濟面問題!唯一僅有的要求就是:"請犧牲一些個人的口腹之慾!"因為,大部分的人(不好意思的說,包括許多環保人士及團體)不願意碰處這議題,並非它們不懂這背後的道理,總之說穿了,沒別的,就是這原因!
在這地球重要的時刻裡,沒有其它的方法之情況下,難道就不能做一點犧牲來全面的推展這方法嗎?這方法為什麼有效,我列舉的理由如下:
1.全世界37%的甲烷是來自於畜牧業,而甲烷占溫室氣體中的16%(最新的研究資料顯示更高達51%),且它在大氣中的溫式效應比二氧化碳還高72倍。因此就減溫而言,甲烷的影響決不遜於二氧化碳,意即溫室氣體的減緩絕不能忽略甲烷的減量,否則前功盡棄。
2.甲烷在空氣中10到20年內會自然消失,二氧化碳一旦產生,在空氣會則存在上百年甚至更久之時間。比較起來,與其花同樣的力氣減碳,倒不如針對甲烷做減量努力,對於溫室效應減緩會來得有效多了,並且能使地球在較短時間內達到溫度降低的效果。
3.畜牧業平均消耗全球半數種植的農產穀類,畜牧大國的美國更高達70%;在未來氣候變遷的陰影下,農產食糧必定會受到相當程度的影響而欠收,世界饑荒也因而四起。若能夠將畜牧業所消耗的農糧,直接轉食用於人類身上,相信對於未來的飢荒危機必能做到減緩及解決。
4.1公斤的牛肉產生36.4公斤的二氧化碳(根據碳足跡的計算),一個人再怎麼省電節能都沒能比少吃一口肉來得有效!環保署公布的資料也顯示,一人一天蔬食可節碳4.1公斤,若全台2400萬人都這麼做,光一天就減碳約1億公斤,這量可是很驚人的,不容小覬。
5.光用蔬食減碳或許不能解決所有暖化問題,但是可以利用其讓地球短時間內降溫的效果,以延長地球致命的暖化時間到來,也可同時讓綠能科技有更充裕的時間得到發展,屆時才能有更大的機會讓科技處理溫室效應的問題。
6.個人若能將葷食的習慣改變成蔬食(對某些人而言,就當作是一點口腹之慾的犧牲吧),完全不會影響生活作息,而且還更健康,且無須花龐大的資源金錢及設備,經濟仍可做適當的發展,何樂而不為呢?台灣也非畜牧大國,且已經存在眾多的蔬食人口,是最適合發展成「蔬食王國」,若將此做為我們的推行政策,或能夠成為世界的減碳模範。
語重心長的發表上述文章,請所有關心環保的有志之士,大家深思熟慮一下,是否願意共同推動此活動,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是看我們做不做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