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

利馬氣候大會:全球氣候調適 需數千億美元

聯合國首度發表《調適落差報告》,藉以估算發展中國家在減少氣候衝擊所需要的投資,與全球真正用於它們的氣候投資,是否相符。
圖:調適落差報告第一章主要作者,聯合國環境總署的 Anne Olhoff 於發表會上簡報。

文/謝雯凱(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氣候與能源計畫專員,COP20特派員)

    即便各國政府都提出了減碳目標,在2015年提出了新版氣候協議,氣候變遷帶來的衝擊正在發生的事時也不會改變。對於面對氣候變遷衝擊最脆弱的低度開發國家、小島國家而言,限於經濟實力不佳,能夠投入抵禦災害的預算不多,然而,假使他們遭遇過一次天災後,經濟財產損失可能就達到國家GDP的極大比例,讓他們無以負荷。

    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第五份評估報告中,依照世界銀行2010的數據為基礎,計算出「發展中國家」到2050年前氣候變遷調適的成本為每年700-1000億美元。

    但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總署 (UNEP) 12月6日發布的《調適落差報告》(Adaptation Gap Report),即使降低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使全球氣溫升幅控制在2°C以內,發展中國家適應氣候變遷的成本,依然可能較IPCC估算還要再高2~3倍,在2015~2030年達每年1500億美元,到了2050年將達到2500-5000億美元。

    這是聯合國首度發表《調適落差報告》,藉以估算發展中國家在減少氣候衝擊所需要的投資,與全球真正用於它們的氣候投資,是否相符,估算出來的數據有利於氣候談判代表們掌握其中的落差,對未來討論調適計畫、目標與時程時能有所依據。

資金落差 (The Funding Gap)

    本次報告計算用以調適的資金這部分,並未納入私部門投資與各國用於調適的資金,而是僅計算國際間的公共資金,多數來自世界銀行這類發展金融銀行機構,少數來自氣候基金裡頭針對氣候調適的計畫,這批公共資金數額在2012-2013年達到230~260億美元,其中90%都投資在發展中國家。

    依照用途分,有58%用在水資源供應與管理上,其次是防災設施與海岸復育;依照區域分,則以東亞與太平洋獲得最多資金,其次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及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島國。研究團隊也發現,目前在國際援外合作的計畫中,調適計畫已經逐漸被重視。

圖:由左至右,分別表示公共氣候資金的來源、運用形式、應用的計畫領域,以及用在那些國家。(Source: The Adaptation Gap , p28)
圖: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 日前發表的,全球用在氣候投資上的金額流動,私部門基金占比頗多,由於這部分並未納入《調適落差報告》的計算當中,在發表會上受到質疑。

技術落差 (The Technology Gap)

    調適工作成功與否,不只是獲得多少資金挹注的問題,還有該國的規劃、執行能力,脆弱程度等。技術與知識,同樣攸關著調適是否有效。有關調適的技術落差,或許依據各國主觀認知而異,因為有許多技術可能早就擁有,問題在於沒有推廣,或沒有落實。政府理應提出誘因、法規或建立機構,加速這些調適技術的應用。

    國際技術轉移也相當重要,特別是增加作物多樣性、水資源效率管理技術,與監控系統。與此相關的,還有技術「在地化」的工作,並與其他國家經驗交流,都能拉近技術落差。若要更進一步,則需要有改變國內窠臼制度的決心,以支持創新或引進國外進步的技術。

知識落差 (The Knowledge Gap)

    研究團隊提出三種知識落差的狀況,分別為:缺漏或不完整的知識 (知識產製的落差);不同機構之間的聯繫不足 (知識整合的落差);傳達給政策決策者的知識途徑與轉譯受限 (知識轉移與落實的落差)。以上問題如果能有所對策,對於彌平落差有很大助益。

    此外,運用不同資源,讓既有知識傳達給各個層級的各決策者取得,才是最重要的需求。不幸的是,這點往往遭到忽視。較佳的狀況是,當調適的知識產製研究過程中,便讓利益相關者參與,可以更加回應使用者的需求。如果有監控與評估調適狀況的機制,也有助於增進調適行動的成效。

    過去氣候調適往往被視為各國國內的工作,《調適落差報告》嘗試將調適以全球共同觀點來看待,2015年新氣候協議裡,將會明列調適的工作項目與目標,在資金、技術轉移上,談判桌上也早有漫長討論。而至關重要的,還是要積極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如果國際升溫超過2度,全球風險將持續升高,屆時資金需求即使增加數倍,也難以免除氣候對政經社會帶來的衝擊。

【延伸閱讀】
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所製作:全球用在氣候投資的金流計算
調適落差報告 The Adaptation Gap Report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