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省水,可以不用等到沒水那天

若沒有結構性地以價制量、投資新生水系統與整頓老舊管線,所有人只是假裝看不到問題,實際上卻是坐以待斃。
文/張楊乾(低碳生活部落格主編,本文同步刊登於2013.8出刊的綠雜誌第24)
圖:泰北恩惠中學的學生

    因為工作的需要,每年入夏後,我都有機會來到泰國北部,進入由中緬邊境難民組成的村落裏,與當地的華文學校師生有若干的互動。

    走在每戶月平均收入約四千台幣的村落裏,其實很輕易就能發現,如何能取得乾淨的飲水,正深深困擾著泰北難民村裏的華人後裔。 

    原本降雨豐沛的泰北地區,近年來雨季時反而降雨不多,不但使得農作物的收成不好,有時遭逢較長時間乾旱,連飲用水都成問題。

    像在離泰北清邁府約五十公里遠的村落大谷地,可說是泰北地區華人的大型聚落之一。位於村落裏的華文學校,每隔兩天才能獲得一次的供水。學校為怕八百多位學生沒水沖馬桶,只能四處募集大型水桶儲水;而飲用水除仰賴別村運來的瓶裝水外,學校自身的淨水設備,則同樣受到供水限制而往往派不上用場。

圖:泰北恩惠中學募集的儲水設施
圖:台灣扶輪社提供給中學的淨水設施
    當然,幸運的學校也有,像位在清萊府山區茶坊村的光復中學,學校在獲得外界援助淨水設備後,不藏私地裝瓶分享給周遭村落居民,僅收取塑膠瓶的工本費。

    不過,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泰北雨季的降雨間距愈來愈長,也使得許多水源本就匱乏的山區難民村落,更難維持生活所必須的用水。

    在台灣,雖然我們還不致於飲用水全仰瓶裝水,但山區裏也有些偏鄉學校,對如何取得乾淨水源是非常緊張的。

    以那瑪夏民權國小為例,其所位於瑪雅里全村的飲水,都來自於一條山澗。當久未下雨溪水開始變少,村裏主事的部落青年,就必須再到更上游的地方去牽水路,乾旱期愈長,水管就愈牽愈往深山去。

    站在泰北大谷地村落的華文學校比人還高的水桶前,或是民權國小滿是布農圖騰的水塔下,如何善待每一滴涓流,都必需要慎重以對。或許只有身在城市,才會對於水源的取得毫無感覺,以為就是把水龍頭打開就行了。

    我家自前年底開始,採用自己參與設計的洗衣機回收水系統來沖馬桶,已經有一年之久。這過去半年,雖然因為厭氧菌的茲生,使得廁所在用洗衣回收水沖完水後,都會有一股臭雞蛋味,也迫使我立即作些改善。

    包括我現在改用科技洗衣球,使得我不需再仰賴含界面活性劑的洗衣劑,水也就不會那麼「營養」,長出更多的厭氧菌。另一方面,我也聽從工研院水資源專家的建議,在回收水儲水槽裏揹幾株水芙蓉,讓植物根部的天然菌種,能協助解決水體有異味的問題。

    除了發臭的洗衣水回收水外,回收洗澡水仍然是極佳的沖廁選擇,畢竟味道沒有洗衣廢水那麼重。台北入夏後的幾場大雨,也都令我忍不住把水桶拿到陽台上,將這狂暴的降雨蒐集起來,至少可以沖兩到三次的馬桶。

    在台灣許多的學校,其實也都逐步架構起雨水回收系統,並將其管線漆成綠色,專門用來沖廁與澆灌。與其他設備相較,投資節水系統省下的費用,著實有限,但教育場域率先投資,也是讓節水概念能由校園帶回家庭。

    缺水的問題,在可預見的未來,遲早有一天將限制台灣的經濟表現、重創農業產值並對民生造成不便。不過,若沒有結構性地以價制量,前瞻性的成立水資源統籌調度組織,甚或投資新生水系統與整頓老舊管線,所有人只是假裝看不到問題,實際上卻是坐以待斃。

    也期望更多的建築師與室內設計師,將水資源回收列重要的設計規範,為下一代留下更多使用水資源的空間。面對水的問題,我們在台灣真的作得不多,應該值得花更多時間、民間投與政府預算,同為下一代能健康飲水的基本人權奮鬥。

【延伸閱讀】
水庫 不是蓋來沖馬桶的》 張楊乾 05-Jan-20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豐枯比拉大 台旱澇交替更頻繁 朱淑娟 21-Jun-20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作者簡介
張楊乾,兩個孩子的爸爸,常揣摩在二十年後,該如何告訴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兒,為何地球已升溫兩度,而這一代人又是怎麼錯過了減碳的關鍵時刻。曾服務於新聞界、在歐洲修習與暖化相關的碩士學位後,投入減緩氣候變遷的相關領域,現任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