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6日 星期六

糧價飆高 生質燃料難辭其咎

Tunisian Revolution -Jan20 DSC_5648 圖/由突尼西亞所開端的茉莉花革命,發生背景與節節高升的糧價不無關係。糧價飆漲已讓全球有六十一個國家,發生大大小小的暴動(照片由cjb22上傳至Flickr共享)
 文/譚偉恩(台達電子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志工寫手)

 半年來國際市場上的糧價攀升已引起各方關注,影響所及不亞於2006年到2008年的全球性糧食危機。依目前情勢來看,糧食危機大概是繼氣候變遷後,另一個國際安全必須思索的嚴峻課題。


 二次戰後國際市場上共出現過四次與價格波動密切相關的糧食風暴,分別是1971年到1974年;1994年到1996年;以及上述2006年到2008年和目前正在發生的這一次。此四次危機彼此間有一些共同點,像是以小麥、玉米、大豆漲幅最顯著;美元貶值;發展中國家和經濟轉型國家需求快速增長;供給面短缺,以及主要糧食貿易國的進出口政策(例如美國的生質燃料法令)等。然而,比較讓人憂心的是,上個世紀的糧食危機最後都能透過市場調節機制而恢復穩定,但本世紀發生的兩次全球糧荒問題恐怕已無法單單再靠此種方式獲得解決。

生質燃料 助紂為虐
 原則上,糧價上漲的結果都是將原本的食品物價提升到較先前更高的水平,導致經濟弱者被迫必須動用更多支出來換取所需的糧食。但與前面兩次危機明顯不同的是,生質燃料這個新變數在目前糧食危機中所產生的負面影響。生質燃料(最佳代表是乙醇汽油)的問題是食品政治(politics in the food)的最佳印證,特別是在美國;該國農業工會的遊說力量大到連白宮都難以阻擋。不幸地是,生質燃料的主要來源玉米,恰好是最具政商影響力的作物。這就使得伴隨食品政治而來的遊說壓力讓總統歐巴馬(Obama)都必須在玉米產業的勢力下臣服。此種美國農作產業施加給其政府的壓力,以及作物和衍生商品(乙醇汽油)生產過程背後被綁架的科學,不是只會對美國本身有害,也同時加劇眼前全球的物價攀升與糧食危機。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UNFAO)今年1月6日公布的《作物預期與糧食情勢》(Crop Prospects and Food Situation)報告,糧價飆漲已造成全球61個國家出現民眾暴動(事實上最近北非國家的民主改革也與此有部分關係)。報告同時指出,短時間內糧價可能還會持續上揚,並且因為極端氣候因素,若干穀物的供應將更為吃緊。舉例來說,阿根廷的乾旱導致國際玉米與黃豆的供應下降,而北美地區因為持續的寒流侵襲,而使小麥收成銳減。

 盱衡這種種客觀發展,不把糧食用來解決飢荒,卻將之轉化為汽油,實在讓人匪夷所思。如果說發展生質能源是為了環保的要求,那麼生質燃料目前所造成的災難性結果,諸如:空氣品質惡化、耗水量激增、溫室氣體排量提升等,已經證明這是一場錯誤和騙局。這裡必須要告訴大家一個很具體的數據,把一台休旅車約50公升的油箱裝滿乙醇汽油的話,必須要用掉一個人至少半年所需的糧食才能生產出來。光就這一點來看,生質能源一點也不經濟,更遑論其對環境的不友善和造成今天糧食危機在全球散佈。

 糧食危機的問題千萬小覷不得,世界銀行(World Bank)在這個月已經表示:「糧價正瀕臨危險邊緣。」過去一年內許多國家因糧價攀升,造成新一批的貧窮人口出現,初步估計約有4400萬人陷入糧荒或飢饉。即便身為金磚四國之一的印度,也因最近半年內的糧價急速飆漲而導致經濟發展累積的成果受到衝擊。顯然,國際社會如果還是只關注貨幣與匯率方面的金融問題,而沒有同時採取具體行動設法穩定糧食市場上的價格波動,將是顧此失彼。供應糧食的農業體系在今天已遠遠不同於過去爆發糧食危機的時代,而國際食品貿易與各國貨幣匯率的關係也更加複雜。糧食危機因此可以說是暗潮洶湧,我們應該把這樣的問題視為國家安全與全球共同治理的一項重要工作,謹慎以對,從長計議。

作者簡介
譚偉恩,政治大學外交學研究所博士生,專長於國際公法、國際關係理論與現實主義。在校期間受國際環境政治課程的啟發,主要關注氣候議題與國際安全間的相互牽連。

【延伸閱讀】
炒風不綴 糧價再飆》林尚蓉 8-Nov-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基改抗糧荒 引耽止渴》譚偉恩 22-Jun-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全球糧荒 山雨欲來》譚偉恩 12-Apr-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台灣 離糧食危機有多遠》林鼎傑 15-July-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破碎的農地 加劇氣候風險》朱淑娟 24-Jun-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