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在吐瓦魯 嚐到來自天堂的滋味

 圖/吐瓦魯淡水資源缺乏,小朋友洗澡就是直接跳到海裏解決(藍之青攝)
 文/吳郁娟(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志工寫手,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駐吐瓦魯環保志工,原題「來自天堂的滋味-雨水」)

 「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這首描繪農村風光的兒歌,幾乎每個台灣小孩都會哼唱。這幅景象,對於珊瑚礁島嶼地形的吐瓦魯人民來說,卻是非常難以想像的畫面。


地理條件限制 用水全賴雨水
 吐瓦魯國境內沒有河川溪流、瀑布溪澗,地下水僅有兩三處,無法供給民生用水,全國一萬多人的生活用水,全仰賴雨水。雖然吐瓦魯年平均雨量有2300-3700公厘(*1),光看數據,不會覺得這是一個會缺水的國家,然若細看雨量的分佈、搭配該地的地理環境、年均溫交互參照之下,久居在此的人們都會深刻明白,雨水是吐瓦魯最為珍貴的天然資源,與海洋同等重要。

 此地的雨季,集中在每年10月至隔年二月左右,這4-5個月的雨量占全年度雨量的一半至2/3。年平均溫度為28度,最高年均溫31度、最低年均溫25度,下完雨,雨過天晴,豔陽猛烈照射之下,水分蒸發極快,加以珊瑚礁地形的土壤難以留住水分,因此若雨季更集中、乾季時間拉長,則水資源缺乏對吐瓦魯的威脅,並不亞於暖化所造成的海平面上升,甚至還要直接、衝擊更大。

 對沒有河川源頭、水庫的人民來說,儲水方式便相顯重要。因而島上的居住環境延伸出一個有趣景象:家家戶戶旁都有2至3個的蓄水量1000加侖的大水桶,由歐盟援助。由鋁合金鐵板所架設成的斜斜屋頂就是集水板,雨水順著屋簷留下,落入架設在屋頂邊緣的排水槽,而後順著水管流入儲水桶,再經用抽水馬達,把水抽入細水管導入家戶內。然後,打開水龍頭,雨水流洩而出變成平日燒飯洗衣的民生用水。從水分子從雨水到轉用成民生用水,一氣呵成,幾乎未製造任何碳足跡。

反聖嬰年 家家儲水筒見底

 然而,今年吐國雨季的降雨量,推測受反聖嬰現象影響,降雨量大減。去年10底至今年1月底,僅下了幾場十隻手指頭以內的雨,且鮮少降下長時間的大雨。許多家戶的儲水桶早已見底。居民只得仰賴日本政府在1999年興建的海水淡化廠。價格是500加侖/13.5澳幣(約一千公升台幣166元*2),雖不貴,但是買水有排名順位,家戶用水排第一順位,餐廳或商業用水排最後。

 體驗缺水的辛苦後,隨之而來是對天降甘霖的喜悅,我這個外國人現在遇到下雨時,會開心的拿出鍋碗出去接水,甚至跑到水中淋雨洗頭。一滴滴雨水從天而下,再喝入口中時,我體驗到天堂的滋味,滿懷感激。

淡水資源缺乏 省水成習慣
 因為了解島上水源僅靠雨水,吐國人民從小時候就習慣性的節約用水,只是他們節約用水的方式,在有潔癖的朋友眼中可能代表「不衛生」,或是容易「有洗不淨」。例如: 食用過的鍋碗瓢盆僅用兩盆水沖洗,一盆沖掉殘渣後用洗潔精擦洗,然後另一盆清水把洗潔精洗掉,其實只是把碗盤過水把泡沫洗掉罷了,油漬能不能完全洗清就睜一隻眼閉隻眼吧。又例如: 一勺水,加上幾滴清潔劑變成了「洗手盆」;餐宴後,每個人會輪流把手伸進水裡搓揉幾下,通常10個人洗過之後,水已經變成黑的,而第11個人仍是不假思索的洗下去…。

 在台灣,我們洗碗盤時習慣用把水龍頭打開用活水,嘩啦嘩啦地把碗盤洗完的方式,在當地人眼中是極度浪費水的(我到當地人家用餐時,曾被糾正過)。餐宴過後,基於禮貌,我還是得把手伸進不知多少人搓揉過的水盆中洗手。在這裡生活,時不時得思考省水與公共衛生之間的矛盾該如何平衡。

入海而浴 大雨更痛快
 島上的沐浴習慣也很有趣。小孩們先跳到海裡玩水兼洗澡,上岸後僅用兩三瓢淡水把身上鹽份洗掉,即完成所謂的「洗澡」。下大雨時,小孩們跑到雨中淋個痛快,打水仗之外還互相刷背。雨停了,身體也洗乾淨了。這些用水方式是一代代傳下來的習慣。

 內陸國家的人民可能終其一生無法看見海洋;海島國家的人民也許終其一生無法親臨河川。台灣人民很幸運,我們有山、有海、有河川,可以親見奧萬大瀑布、可到福隆衝浪、可到蘭陽溪口賞鳥。而吐瓦魯人民最渴望的水資源,僅是雨水罷了。我們怎能不珍惜水龍頭流出的滴滴水分子呢?

*英制1加侖等於4.546公升。
*氣象資料來自吐瓦魯氣象局。

作者簡介
吳郁娟,宜蘭人,中興森林系、東華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畢業,曾任職於NGOs組織。現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海外長期志工,2009年9月派駐吐瓦魯國擔任環保志工,2010年以吐瓦魯代表團身分,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十六次締約國會議(COP16)。

【延伸閱讀】
帶著鼓舞 回到海中央》吳郁娟 31-Dec-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第一道曙光之國 恐將消失》李小恬 28-Jun-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吐瓦魯總理來台 為國家存亡發聲》李小恬 3-May-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