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服務遶境民眾洗碗落實環保(節錄)

 圖說:今天是中元節,從中午開始,走在路上很難不被一籃籃焚燒的紙錢嗆到,空氣中更無時無刻彌漫一股焦味。即使環保署鼓吹「以功代金」多年,顯然燒紙錢的習俗卻仍未戒除。不過,也曾經因為信徒大量使用免洗碗筷,而被外人垢病的大甲媽祖遶境活動,卻因民眾自願性的發起洗碗活動,讓八天七夜遶境少了大量垃圾。期待未來的中元節,也能在禮敬鬼神之餘,減少環境污染物的產生。(朱冠勳攝)

 (本文節錄自《面對真相、即刻行動-台灣減碳紀事》,由卓越新聞獎基金會主編、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贊助出版)

 文/黃秋卿(漢聲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

 寒料峭中,大甲鎮瀾宮媽祖鑾轎完成了三百四十幾公里的遶境進香,雖然回程時雨勢忽大忽小,卻絲毫沒有澆息信眾的熱情,也好像為媽祖洗淨道路。鑾轎在深夜十一點入廟安座,八天七夜的行程功德圓滿。

 有一群人,自三月二十一日媽祖起駕那天,清晨摸黑出門,南北分頭趕路來到大甲,他們是來洗碗!八天七夜,幾組人馬輪番上陣,在各站駐點,提供環保餐具,也負責洗婉,他們必須走在媽祖前面。這也是另一種遶境!


 先把時間倒帶,回到三月二十九日早上八點五十分,地點是大甲鎮瀾宮後面的停車場。

 這裡是鎮瀾宮的點心站、也是大甲當地最大的點心站。媽祖今天回鑾。一大早,大甲街上出現不少香客,等待進香隊伍迎媽祖。

 點心站的志工手沒停過,一桶一桶的食物擺上長條桌。

 大地工作坊-徐太郎先生和他的伙伴忙著發碗、收碗、洗碗,至於為什麼堅持在這裡洗碗?徐太郎要大家先算一個數學題。

 「遶境,大家來求平安、信仰媽祖,活動是很好的,這十萬人走八天八夜,沿路一定要吃東西,八天二十四餐,一個人就用二十四個碗,十萬個人就會用掉二百四十萬個碗,二百四十萬雙免洗筷,如果是保麗龍碗,想想看,二百四十萬個保麗龍碗堆起來就像一座山,如果把它拿去燒,一定會造成空氣污染,毒素很強的。就算使用紙碗,因為數量龐大需要砍很多樹,會讓地球上森林面積逐漸減少 。我們就是看到這一點,才急著來推動。」

 正在幫忙整理桌面的徐太太說,她從新聞報導裡看到那一座又一座垃圾車載不完的小山,讓她決定採取行動來阻止可怕的環境災難。

 「剛開始,我們做了五千個小碗,讓他們一個人帶一個,給他們繞境八天用,結果我們到新港,一看,沒人拿出來用,好傷心﹗三千個碗都送了,大家都放進背包當紀念品,因為隨手有免洗碗筷可以用!後來我跟先生說,這樣不是辦法﹗我們要帶義工來洗碗。」

 於是,他們找親朋好友出錢、出力、買餐具、租遊覽車,從台北、宜蘭、還有礁溪,號召志工下來洗碗,可是,鎮瀾宮不敢同意。

 徐太郎說:「剛開始鎮瀾宮不敢給我們做,說不可能做得到,因為量太大、洗不完,也擔心信徒有心理障礙,覺得洗不乾淨、不敢用。對這些疑慮,我們就帶他去看清洗流程,碗要洗四次,第一次先把油和殘渣清下來,第二次用茶籽粉徹底洗淨,茶籽粉最去油,比洗碗精還好用,第三次,清水,第四次清水再沖乾淨。

 怎麼說服鎮瀾宮?

 「跟他們說,送環保餐具給他們用,他們不肯,只好先幫忙收碗。當時用紙碗,我們請信眾盡量吃乾淨!以前他們都到處掛這種黑色大塑膠袋,剩下有湯也丟進去,一下子就滿了,塑膠袋一直換,垃圾堆積如山,好幾卡車載不完。」

 「我們來收碗以後,勸他吃乾淨,再一個一個疊起來,就可以賣啦!免洗筷的塑膠套先抽掉,筷子再給信眾用,塑膠套就不會到處飄,連筷子都有人撿去插西瓜(農用),幾乎沒有垃圾了,不像以前湯湯水水的,很髒!他們覺得很不可思議。第二年,就像今天媽祖回鑾的時候說:下次讓你們洗!」

 大地工作坊用行動說服鎮瀾宮,同意他們留下來洗碗,不再用保利龍或免洗碗了!

 而說到洗碗這件事,其實沒什麼了不起,可是,要洗上萬人的碗可不容易。還好,徐先生、徐太太累積多年在礁溪關聖帝君廟的操作經驗,發展出一套標準作業程序。

 「也沒什麼真正的SOP啦!我們用耐熱的環保碗,可以清洗重覆的使用,減少地球的負擔,這是我們第一個想做的。再來,我們請大家把碗裡面的東西吃乾淨,要惜福,碗裡若有殘餘的飯或麵,請他們用開水燙一下,再吃乾淨,包括油、湯,都吃下去。這有很多好處:一來他們惜福了,二來可讓洗碗比較好洗。」

 從大甲一路到新港,媽祖八天七夜駐駕的地點,徐太郎不厭其煩一一耐心去溝通,終於,鎮瀾宮懂了,其他駐點也看到大地志工團的善行,願意攜手合作。現在,除了西螺福興宮自備環保碗筷以外,其他,鎮瀾宮因為沒有空間,碗筷就寄放在嘉義康陽公司,遶境期間,和新港奉天宮輪流使用。而大肚萬興宮、彰化南瑤宮、北斗奠安宮以及虎尾天后宮,都由大地工作坊提供。

 七年來,每年大甲媽祖遶境進香,這群志工從不缺席!不過,他們沒趴在轎底鑽橋下祈求媽祖庇蔭,反倒在碗盤堆高的地方找到他們,菜瓜布沾著茶籽粉,埋頭苦幹用力刷,熱到發紅的臉上表情堅定,這是大地工作坊和免洗碗筷的一場拼戰。

 還有些志工,年齡30歲左右,有攝影師、工程師、貿易公司經理和高中生,十幾個時尚台北人,對傳統文化是陌生的,但是,他們卻在大甲換上藍白拖,脖子上掛了一條他們戲稱是工作證的黃色毛巾,收碗、洗碗、倒餿水樣樣來。

 他們的真情告白,是和媽祖文化的初體驗。

 皮膚白晰、身形纖細修長的曾名志說,「平常上班要早起就覺得很痛苦,但是,為了洗碗摸黑出門,心裡說累,身體卻很奇妙地沒有拒絕,彷彿要去趕一場盛會。」

 曾名志說,因為一直站著又覺得很熱,會鐵腿啊!「我朋友蹲在那裡洗碗,洗到全身濕溚溚的,都呆掉了。才洗一個小時,他說已經把兩年份的碗都洗了,女朋友打電話問他去大甲到底在幹嘛,他說,我在洗碗啊,啥米?女朋友說,你在家為什麼不洗?」

 「我洗了一個小時,腰快斷了!動作很機械化、一直重覆,真不知道那些阿嬤怎麼可以洗那麼久!徐先生怕我們鞋子濕了,穿得不舒服,貼心的幫我們買了藍白拖。」

 他是朱冠勳,本職是攝影師,和太太曾名志在去年來洗碗後,曾有這樣的體驗一次就夠了的想法!可是,今年徐太郎電話一來,他們夫妻又上了遊覽車,他說,就像爬山一樣,嘴裡說不去了,但是……

 「徐先生送我們上遊覽車的時候還說,明年要再來喔!所有的人都嚇到了,我們只嗯嗯嗯……不敢作聲,哈!怕到了,可是,徐先生再打電話來會不會去?還是會去,這就像爬山一樣,下山後的第一個禮拜你找我再爬百岳,打死我都不去,但再過一個禮拜隱隱約約心又動了…。」

 一屋子的笑聲,聽不出來操勞之後有疲憊和抱怨,因為他們知道正在做一件將來不後悔的事!

 深夜11點,安座典禮完成,廟門關上了,大甲又恢復往日的寧靜。大地工作坊老老少少志工,撐著疲憊的身軀,上遊覽車北返。

 在媽祖面前,他們沒有雙膝跪地求富貴,只希望有一個更乾淨的社會。更棒的是,他們撒下的種子已經開花了。

 (完整六千多字的文章內容,都收錄在《面對真相、即刻行動-台灣減碳紀事》一書中,本書所有收入將捐贈卓越新聞獎基金會,為提升台灣媒體的專業水準作貢獻)

作者簡介
黃秋卿,漢聲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曾入圍九八年度社會服務節目主持人、第八屆卓越新聞獎廣播類專題新聞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