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7日 星期五

碳補償 恐無助減碳


 (這段影片是由「偷吃贖罪」網站所拍攝,他們貌似在推行一種交易,只要戀人或夫妻間願意付一點錢,讓網站媒介的第三人來保持忠貞,就能抵銷掉愛情或婚姻裏不忠的行為。但其實這個網站是要反諷「碳補償」制度的不合理,他們的論點後來不但上了BBC,也成為英國政治人物質詢的焦點;影片中文字幕由蠻野心足協會翻譯)

 文/江彥生(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行為科學助理教授)、廖桂賢(華盛頓大學博士候選人)

 球暖化危機籠罩,近年來「碳補償」(Carbon Offset)被視為是個人、企業、或國家的減碳的重要手段之一。其背後的觀念在於:排碳的傷害既然已經造成,或未來也無法免除,乾脆就付錢請其他人或其他地區,設法不排碳來幫忙彌補傷害。目前碳補償已經進入市場,成為消費者可購買的「商品」:針對日常生活中會排碳的經濟行為,舉凡買一杯咖啡到搭一趟飛機,只要多花一些錢,消費者就可以「補償」排碳所造成的氣候傷害。


 「碳補償」的確是很有創意的想法, 但是實際效果如何呢?紐約時報十一月十八日以頭版專文討論了碳補償的成效,彙整了專家和業者的意見和經驗,結論是:碳補償並未對「減碳」帶來多大的幫助。

 這樣的結論其實不令人訝異。環境傷害的本身因為有外部性效果,難以精確量化,因此也難以精確衡量該花多少錢來補償任何一項經濟活動所造成的傷害。以搭飛機為例:一架噴射引擎飛機從甲地飛到乙地,背後牽涉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也許不難計算,但是飛機上的乘客要付多少錢才能實際「補償」傷害?這就難以計算了。 大部分的環境專家一致認為,乘客該付出的補償金額其實遠超過一張機票的面額!

碳補償機制 反鼓勵人排碳
 姑且不論碳補償這件事在補償金額計算上的精確程度,碳補償其實還可能造成負面效果:讓消費者的實質碳排放量不減反增!某種程度上,碳補償的機制因為給了消費者「去除罪惡感」的機會,也因此足以改變消費者的行為。在紐約時報專文中,「負責任的旅行」(Responsible Travel)公司的發言人指出:碳補償不但沒有減少搭飛機的人次,反而還鼓勵了人們多搭飛機;因為,若只要多花個三、五塊美金就能「贖罪」,那麼許多人們反而認為搭再多趟的飛機也不會有罪惡。對消費者而言,只要花點小錢就可以為自己的環境傷害解套,有道是:「能用錢解決的事情就是小事」,更何況碳補償還只是小錢而已!

 用錢來彌補罪惡或壞事,常造成反效果。約莫十年前,兩位以色列經濟學家對以色列的海耶法的安親班,做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實驗。一直以來,安親班老師對學童父母因加班或是塞車等理由,無法準時來安親班接小孩離開,感到非常頭痛。 兩位學者和安親班合作進行實驗,首先花四個禮拜來紀錄家長遲到的頻率,然後接下來的一個月,讓安親班對遲到的家長收小額的罰款,並以分鐘來計算遲到時間。令人訝異的是,家長遲到的狀況非但沒有改善,反而惡化!學者的結論是:付罰金反而讓人們找到補償罪惡的管道,讓家長不再為「遲到」這件事而對安親班感到抱歉,等於是讓「遲到」這件壞事成為可以議價的商品。

經濟決策 降低道德約束
 碳補償和安親班實驗的例子告訴我們,若將道德上的問題諸經濟手段來解決,並非每次都奏效。道德的約束力來自於內心的良知和自我控制,如果我們深信做某件事是不道德的,內心油然而生的良知就會控制行為。然而,一旦道德的問題可以用金錢來解決,正如歐洲中古世紀的腐敗教會推行的「贖罪劵」一樣,人們內心的道德感就不知不覺地被卸除了。

 腦神經科學和實驗經濟學的研究指出,人類的大腦皮層有兩種不同的區塊,主導日常生活中的決策行為:直覺的、道德上的、情感上的議題是一種;經濟行為上的、利益算計的議題則是另外一種。研究發現,當面臨私利與道德約束相衝突的情境時,例如在路邊撿到鉅款,猶豫要不要交到警察局去時,人類大腦的那兩個區塊是同時運作的,至少讓人面臨天人交戰般的決策;但是,當道德議題透過某種機制轉換成為經濟決策時,對個人而言也許因為是可計算的,決策也就變得簡單多了。當個人所犯的過錯可以相對輕易地贖去,缺乏了源頭的道德約束,對社會整體而言卻是增加了傷害。

 環境問題絕對是個道德議題,反映著個人追求短期利益與社會整體、甚至是整個地球長期利益的衝突。我們認為,強調環境問題道德面向,並設法從行為科學的角度來了解人類在環境問題上的決策思維,是一個富有潛力的新方向。

關於作者
廖桂賢,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建成環境博士候選人、美國賓夕乏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地景建築碩士、國立台灣大學經濟學學士。研究興趣在於永續城市的生態水文環境的規劃設計,曾在台灣任職於社區總體營造相關的非營利組織、並曾是西雅圖專門從事永續設計的建築公司Mithun, Inc.裏的一員。參與過多項獲獎的設計規劃案,也已取得美國綠建築協會所頒發能源與環境設計認證(LEED Accredited Professional)。曾與夫婿旅居德國,同時為美濃農村田野學會顧問,今年所出版的《好城市》一書,曾連續幾周站上誠品書店的暢銷書排行榜

【參考資料】
NY Times 17-Nov-09 "Paying More for Flights Eases Guilt, Not Emissions" by Elisabeth Rosenthal
Greezy, U. and Rustichini, A. 2000. "A Fine is a Price." Journal of Legal Studies, 29, 1, 1-18.

【延伸閱讀】
對抗氣候變遷 誰該買單》王茹涵 30-Oct-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外遇中和」Cheat Neutral?》廖桂賢 27-Oct-07 西雅圖凹凸鏡

8 則留言:

Y.C. 提到...

我同意很多政策或解決方式的設計是有瑕疵的,但是其出發點確是善意,特別是面對這種全球性、大眾看不到的"碳"排放問題。

我讀過一篇資料,減碳最佳的方式是各國政府訂定政策來限制;探補償(Carbon offset)只是其次的選擇,用意在於給那些無法避免的排碳,一個方式,一個出口。

上述影片其實,反應在宗教告解上或許更為貼切,回歸到人類社會行為。如果大家能在批評、評論之虞提出更好的解決方法那就更棒了。因為我們生活上充斥著太多的"評論";真正缺少的是"行動"。

Y.C. 提到...

另外也鼓裡觀看這篇報導的朋友可以瀏覽http://www.cheatneutral.com/about/
拍攝影片的組織,他們雖然不贊同碳補償計畫,提出反對之後,同時也提出建設性的作法~~What can I do instead?,我想這是這個漫長的影片想要告訴民眾的。

Guevara 提到...

在台灣,公立學校的學生不管用多少電還是繳同樣的學費,因此不管你在教室多少個地方寫上"節約用電,離開請關燈"甚至在開關旁貼上北極熊站在孤冰上的貼紙,大家還是心不在焉要關不關的。可是如果用冷氣要自己買儲值卡,那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人類的系統太過龐大不易直觀,現在忘記關掉的電燈->台中火力電廠過度排碳->馬爾地夫海岸不見或是中國大陸的礦災,這些事情都不是在一瞬間發生也不能指名到性是因為某某某忘了關燈所造成,而這個學生也沒有親人住在馬爾地夫。環境的許多問題通常都不太像在路上撿到鉅款這麼的直觀與簡單,當"是你幹的"變成"喔,我只是千萬人中的一份子",道德是很難起的了作用的。

另外您舉的安親班"小額罰款"顯然對這些爸爸媽媽的口袋沒有影響,如果每次遲到就刻以一天所得我想遲到比率會大幅下降!因此不能因為現有的碳價格偏低造成減碳效果不彰就直接說碳補償這手段無效!

如果是因為碳價格偏低,那便是碳權供給過多需求太少的問題,這時候以京都架構的碳交易市場而言,附件一國家如果能達成更有野心的減量目標,那cap & trade的cap(總量限制)一旦蓋下來,對碳權的需求就增加了這時候碳價就會提昇,重點是買來的碳權有沒有碳洩漏的問題,如果沒有,那全球整體的碳還是會降下來(當然不可能完全沒有洩漏,但這是另一個問題,欲多了解請上wiki:carbon leakage)。

另一部分是自願性市場的部份,就以搭飛機而言,人們會減少飛行,可能因為恐怖主義盛行怕自己被攻擊,可能因為經濟不景氣公司花不起,也可能未來航空業被納入京都減量範疇票價翻好幾翻,但我其實不相信會有多少本來要出國洽公旅遊的人會"純粹"因為覺得自己排碳太多而選擇不搭飛機。
以人的心理而言,每年有這麼多人搭飛機,每次有好幾百人一起搭,自己排碳的罪惡也被均分掉了,我想這也是人類行為的一部分吧。而且有人會因為本來一年只要出國玩一趟,因為多花三五美金可以把碳抵償掉又多去一趟嗎?如果不會這樣的話,那像阿乾一樣願意在做飛機時真的花錢去做抵償的人跟原本的狀況比起來,整體的碳排放還是減少了(這時候又來了,重點看他買的碳額度有沒有碳洩漏的問題)。



您說"能用錢解決的是小事",其實碳交易的出發點並不是為了要賺錢,而是要讓廠商因為可以賺錢而以更低總成本的方式達成整體的減量目標(欲多了解請上wiki:emission trading)(上面已經說過,是否真的能達到減量目標是看有無碳洩漏,而減量目標該減多少便是看每個國家討論的結果了->良心?),因此將碳變成可交易僅是控制污染的手段之一,並無法因此斷言說大家不看重所要達成的目標!


雖然我常是最後負責把開關都關掉的人,而我也希望有一天人類的良心能夠全面凌駕利益心,但我現在還是情願相信
每個月收到一次的帳單對大多數人會比較來的有感覺。

Guevara 提到...

另外您在文中提到"以搭飛機為例:一架噴射引擎飛機從甲地飛到乙地,背後牽涉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也許不難計算,但是飛機上的乘客要付多少錢才能實際「補償」傷害?這就難以計算了。大部分的環境專家一致認為,乘客該付出的補償金額其實遠超過一張機票的面額!"

如果您要討論的是"一噸已經排到大氣中二氧化碳"所造成的外部成本(傷害)那的確可能如您所說,遠高於買一噸自願性碳權的價格,但碳補償的概念是花錢請別的地方原本沒有要減碳的人來減碳(這樣才有額外性:additionality),在意義上比較類似於做飛機所排的碳已經在別的地方減掉,並沒有排到大氣中造成損害。因此把這兩種價格湊在一塊比較可能不太合適。

希望以上討論能讓一些概念越辯越明!

廖桂賢 提到...

許多評論性的文章,總不免被心急的讀者批為「只批評而不提出解決方法」,但我們認為,每一篇文章背後有不同的用意,而這篇文章本不在於解決個人碳排放的問題(或許我們的標題沒能直指核心),而在於探討一個根本的問題(或是混淆的觀念):「道德感」、「行為」與「環境危機」之間的關係,而「道德感」這件事往往在所謂的「解決方案」中被忽略,反而可能造成反效果。我們要思考的問題是:碳補償(等於也是罰款)這件事,真的能夠讓人真心檢討個人對環境造成的負面影響嗎?

芯 提到...

用這例子來舉例超棒的!!!
讓我們有更多的反思
很多時候看似合理的政策方法
換一個方式想
卻是如此的荒謬

匿名 提到...

有些像中世紀的救贖卷

Y.C. 提到...

我不是記者,只能算是社會運動的邊緣人,布過我的感覺是,在台灣媒體常常用某種負面的方式去報導,這樣的報導方式很容易將負面的想法直接移植到民眾的思想中。

我相信不論這個文章的焦點在哪,多數人看到這個文章,結果就是認為carbon offset=green wash.

畢竟carbon offset原本就是不容易理解的事情,補償是否具additionality(額外性)這又更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