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7日 星期二

服飾業減碳 讓血拚更綠

 文/郭敘吟(宏遠紡織總經理室資深專員)
 圖/Flickr創用分享(James@mannequindis play.com上傳)

 經濟影響力來說,服裝紡織是全球價值超過五千億美元的高附加價值商品,因此其影響二氧化碳排放量也極為顯著。而大型的品牌商和零售業等產業推手,現多已接受服裝產業會影響氣候變化,而氣候的變化也將或多或少影響產業發展。

 傳統流行產業供應鏈由許多層面組成,從纖維到紗線到布料(包括染整及後加工過程)、設計、成衣製造,一直延伸到零售消費階段。而其對環境所產生的影響,現在開始被嚴格地檢驗,包括設計、製造、運送與廢棄物處理,再加上消費者方面服裝清洗與保養所需消耗的能量,到最後衣服的廢棄處理等整個生命週期的考量。


再生聚酯纖維 碳足跡較小
 很多的專家學者,已開始進行從纖維製造到紡織服裝的生命週期研究。據CIRFS研究顯示,天然纖維如棉花與羊毛的生命週期,其製造過程中碳排放量,比聚酯類人造纖維顯著較低(圖一);但如將寶特瓶回收再生的PET製成聚酯纖維的話,碳足跡則具有明顯的優勢,其二氧化碳排放量僅原聚酯原料的25%,極具環保價值。

      圖1:各纖維之CO2排放量 圖2:聚酯纖維CO2排放量
      來源:Eco Textile News 雜誌第16期

洗滌能耗 織品碳足跡大項
 另一方面,多數與紡織品相關的耗能與後續溫室氣體的排放,出自於消費者的保養階段,特別像歐美習慣將洗衣水加熱與用機器烘衣服。有鑑於此,紡織生態指標(Textile eco-metrics)就成為新型的網路工具,讓服裝零售商、品牌與消費者得以利用所謂的環境危害單位(Environmental Damage Units,簡稱EDU’s),計算並比較不同成分、組織重量與染整方式所產生的環境衝擊,亦即用水量、能源使用量、是否回收再生使用以及污染量等生態足跡問題。

成衣大廠 負起減碳責任
 英國政府部門環境暨食品和農村事務署(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 Defra)的『永續成衣路線圖』計畫,大力投入倡導以永續設計和封閉性循環的生產作為基礎的各項行動。全球性、老字號的品牌,也將這種概念視為是企業責任,包括PatagoniaNike、Marks & Spencer、Levi’s也都展開環境保護的實際策略與行動,以減少他們的碳足跡並減低氣候變化的經營風險。

 從原料到零售點整個供應鏈都完全透明,涉及可能互相衝突的道德、環境、經濟、個人需求等等議題,製造流程是否禁得起追蹤檢驗,是否能發展出一套有效的策略也都困難重重。但不可諱言的,這非但已成為道德消費的口號,更是企業無法避免的未來趨勢。

【延伸閱讀】
1.英國Defra的『永續成衣路線』計畫
2. Emissions differ greatly by fibre type; CIRFS
3.紡織綜合所 ITIS計畫--全球環保服飾未來看漲
4.品牌的環保與社會責任政策
 - Patagonia的Footprint Chronicles™
 - Nike’s Reuse-A-Shoe
 - R.E.I.
 -Levis

關於郭敘吟(Sofia)
Sofia讀的是織品服裝,曾在英國唸管理,也在相關產業工作很多年;現在在宏遠紡織執行永續發展相關專案。想了解更多資訊,可以連結到她的生態時尚部落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