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7日 星期五

是天災可怕 還是人禍可惡

 文/柳中明(台灣大學全球變遷研究中心主任)
 圖/Flickr創用分享

 甸風災,但是該國政府不僅事前未將颱風警報播報出去,事後更是拒絕國際援助,而讓風災死亡人數破數萬人。四川大地震,其雖因地處斷層帶,但行政部門在興建公眾建築時,偷工減料,讓許多年輕學子枉死。菲律賓風神肆虐,但超載渡輪居然仍然出航,造成數百人死亡。到底是天災可怕?還是人禍可惡?



美紅十字會 救災經費已竭
 今年尚未過半,但是美國紅十字會已宣佈經費短缺,將不足以因應才剛要開始的夏季颶風救災。原因是今年美國春季龍捲風肆虐破記錄,愛荷華水災又破500年記錄,同時東岸熱浪侵襲,加州單日火災破記錄等,已讓紅十字會為協助各地救災,而耗盡所有經費,所以大呼受不了,請求各界善款援助。

 中國南方各省今年不僅遭逢嚴重雪災,也經歷50年來最嚴重的梅雨水災,而今年是反聖嬰年,颱風生成將靠近東亞大陸,並易侵襲台灣等地,今年的亞洲氣象災難可能才正進入主戲。

易致災區若人口密 避險不易
 天災確實可怕,但糟糕的是氣象預報並非能精準掌握,更可能如大陸雪災般為氣象當局所輕忽,其損失往往驚人。再若加上人禍當道,為短利而忽視基礎建築安全與防災、減災等工作的重要性,則更加雪上加霜,禍害無窮。現今人口持續增加,且密集聚合於低窪區、海岸邊、河岸旁與山坡地,高密度人口處於易致災區,莫怪乎損失隨著破記錄的天災而增加。

 或許有人說:人類要重新審思人定勝天的想法,要讓許多人類佔據的地區歸還給自然界,如建立自然生態海岸線,保留相當距離的海岸區讓大自然重新佔有。如此當颱風巨浪侵襲時,不至於直接衝擊到人類居住區。

 但是,理論容易提出,理想易於取得共鳴,但是真正身處其地者,自有其長期經濟、社會與文化發展考量,而往往無法將理論付諸實踐。如台灣嘉義布袋或雲林台西等地,地層下陷顯著,每雨必淹,每淹必久,但是當地人仍是要緊守故里,絕不輕言棄守,如此自然生態海岸線的理想,如何可能落實。

留心天氣風險 作好防災準備
 所以,當此天災頻繁、人禍緊隨的時代,保命最為重要。就是要密切注意所有氣象預報,觀察各種災情可能發生,別相信氣象當局可以提供最準確的災害預報,反而是要隨時注意各種出乎意料的情境發生。如連續降雨數月,別任意上山攀爬,或開車遊山,要注意可能突然發生的山崩災害。

 其次是要加強救災準備,想像災難的損失是無法預估的,不是可以每年編定固定經費來準備因應之。而是要想像那無法想像的,預作充裕準備,而非待災難發生時,才開始進行因應。其中關鍵點就是應該進行救災預演,此點國內一般都認為是消防隊或防災中心的任務,所以每年演一次救災戲給各界看一看,就表示今年已可因應各類災難。由於災害規模愈來愈大,單靠少數人力已不足以應付,而是需全民都進入救災準備狀態,所以如何規劃如全民防範空襲般的防災演練,對於身處海島的台灣人民,將是非常必要的工作。

關於柳中明
美國猶他大學氣象學博士、現任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教授、兼台灣大學全球變遷研究中心(GCRC)主任、專長於全球變遷、大氣化學、大氣輻射等領域。


【延伸閱讀】

氣候變遷 要積極面對》 柳中明 29-May-08 中國時報
氣候安全 台灣如何備戰》 柳中明 31-Jan-08
聯合報

 (本文同步發佈於台達綠色編輯台名家專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