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5日 星期三

石油繼續漲下去 就算變形金剛也吃不消


 文/張楊乾(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數位媒體企劃專員)

 上周和同事一起去看了電影「變形金剛」,同事看完後不住地抱怨,怎麼好人都是汽車變的,壞人則有戰鬥機、直昇機、戰車等不一而足。

 我在心中冒出了很多理由(註一),但主要我想在美國,車子是自由的象徵,它代表的是自主、駕御、速度、征服等,汽車廣告商也不斷把這些印象灌輸給消費者,所以汽車被塑造成是正義的化身,倒也是合情合理。

 不過呢,一般在汽車廣告裏,是不會出現像是塞車、修車、找車位、車被人擦撞、車沾上鳥屎、車身被刻髒話、車鑰匙孔被灌強力膠等這類負面的畫面,特別是在這個油價即將創下歷史新高的年代,油錢應該在廣告上算是禁忌。


汽車內燃機效率差
 其實,若以燃料使用效率而言,汽車真的是一個很沒效率的交通工具,一桶100公升的原油,在經過煉油、傳輸、摩耗後,實際上只有17公升是用在車輪的轉動上。更何況,在這17公升中,有95%是拿來推動汽車本身重量,真正用來推動駕駛和乘客的能量,竟不到5%。

 這也就是說,100公升的原油,實際拿來用來讓人移動的,還不到1公升,也難怪汽車工業總是被環保團體視作眼中釘。

 再以美國為例,美國每天所消耗的原油,有接近一半的比例是拿來發動汽車的。由此推估,如果世界上汽車的能源使用效率,能在今日提升三倍的話,全世界的油藏,至少可再用一世紀。

 但我想,除非是油價已經來到一個關鍵點,否則世界上的大國們,仍會以搶奪海外石油來源為第一要務,而OPEC國家的貴族們,也將在世界繼續扮演影武者的角色。

搭公車比開車划算
 我大學時代曾以一輛機車的價格,跟我親戚買了一輛不到1000c.c.的小客車,這一轉眼開車也開了十多年了。但是現在,我愈來愈覺得開車不划算,每天從東區通勤到內湖的我,反倒是依據台北市政府的建議,早晚搭公車上下班,有時則和同事一同共乘計程車。

 至於我的寶貝車子,現在一個禮拜有五天,是被我丟在城市的某個角落,直到周末時才有機會發動。

 仔細算算,本周起油價每公升已飆破三十元,如果依照過去的加油經驗,現在每天搭公車的我,一個月至少可以省下近五千元的油錢,還不包括公司附近每月三千元的停車費,以及車子上路被人追撞的風險。

 更重要的是,減少開車時數後,我每個月至少減少了268kg的二氧化碳排放,這對減緩地球暖化也算有助益。

政府須建構低碳路網
 不過要逐步捨棄小客車,靠個人的力量其實是不夠的,政府對於交通連輸的態度更為重要。像在法國巴黎,最近就推出了便宜的自行車出租服務,丹麥哥本哈根也有2,300輛免費使用的回收自行車,而加拿大多倫多市,正朝五分鐘內抵達各個地鐵站的路網邁進。

 如果這一波的油價飆漲,可以加速各項公共的運輸規劃,讓能源能被更有效的利用,並且讓可再生能源逐步替代化石燃料,這對整體人類的未來,不啻是件好事。

 所以,油價繼續漲下去,就算汽車會變型我想也吃不消,但卻是可以思考低碳運具的時刻了。

(註一:我個人覺得,柯博文等變成車子的理由,就是為了不引人注意。就像是電影「食神」裏的折凳,非但可以隱藏在民居之中,平時還可以坐著來掩飾殺機,就算被警察抓到了也告不了你,不愧是七大武器之首…)

【參考文獻】
《綠色資本主義》(Natural Capitalism)Hawken, Lovins, & Lovins 2002. 台北:天下雜誌出版。
《每秒千桶》(A Thousand Barrels A Second) Tertzakian 2006. 台北:美麥格羅.希爾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出版。
The visible hand on the tap (20070719 Economist)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