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3日 星期五

看見台灣 流著一條紅色的河

當我們自認台灣的環境品質已經趕上先進國家之時,其實,我們仍不時在河畔,看到屬於人心的黑暗面。
文/張楊乾(低碳生活部落格主編,本文同步發表於2013.7.28出刊的聯合報元氣周報)
高雄後勁溪因受到周邊工廠的廢水污染,呈現橙黃色澤。此為2012年攝。

    在20137月蘇力颱風侵台前夕,位於新北市的一家染整廠,竟趁著暴雨來臨前偷排污水,染紅了整條的觀音坑溪。溪流淌血的畫面,被正巧飛過上空的空拍攝影師齊柏林捕捉到,他隨即將這張照片放上網路,讓原本會被大雨刷洗滅證的犯罪行為,成為上萬網民相交指責的對像。

    這不是台灣第一家廠商,會趁大雨排放未經處理的廢水,也不是齊柏林硬碟裏唯一一張,身披著各種顏色污染的溪流照片。當我們自認台灣的環境品質,已經趕上先進國家之時,其實,我們仍不時在河畔,看到屬於人心的黑暗面。

    光是在去年,台灣就曾出現過染成澄黃色的南崁溪,以及滿佈黑色重油的樹林溪,但受限於法規,稽查單位後續所能採取行動,卻只有對污染的廠商作出最後三十萬元的裁罰。近年環保署雖依行政罰法,開始對廠商展開不當利得的追討,但成案機會不高,對這些污染河川的業者而言,也似乎未能產生嚇阻的作用。

    從空中看台灣,其實不僅會看到五顏六色的河川,山坡地的超限利用也很常見,不論是在一座剷平的山頭蓋上40層的高樓,或在崩塌地的上方建成得自求多福的廟宇。這也難怪當齊柏林在空中拍到這些照片後,雖感憤怒,卻也又覺得使不上力。畢竟從空中看到這些景象,用直覺其實就能判斷是非對錯,但降落回地面後,所有關於這片土地的恩恩怨怨,卻又全都糾結在一起。

    五年前,有幸可以與齊柏林導演開始合作環境教育短片,也在不同場合聽他演講也不下十餘次,每一次看他所帶來的照片,身子總會因感動而不住地顫抖。我常在想,如果人類看待環境的方式,都能試著不要以當下的角度,而願意在時間與空間下抽離一陣子,當我們再回頭去檢視我們的環境時,會發現人類真的作了許許多多愚蠢的事情。

    這樣的思維,也反映在我們的合作夥伴身上,後續在與像劉克襄、陳明章、田麗雲及公視團隊討論與請益時,發現每個人其實都感受到環境問題的嚴重,也都企望藉由齊柏林的作品,讓更多人展開行動。

    2012年在士林科教館,這支環境短片撐起了一場長達半年的展覽,我們利用三萬流明的高階投影設備,將影片投影在近500吋的大螢幕上。經常在展場出入的我,就常常看到有觀展的民眾就坐在螢幕前,一遍又一遍地觀看,我有時就在旁邊默默觀察,並問自己這樣的影像究竟會帶來什麼的改變,讓人人都能成為環境守望者?

    也記得曾有官員在展覽時看到河川污染的畫面,還有點不悅地問:「這是好幾年前拍的吧,怎麼沒有註明年份」完全忽略了照片旁的說明,正是近兩年所拍攝。當時也曾為了展覽,與同事實際到南部兩條嚴重污染的河川採取水樣,這才發現其實從空中拍攝,就連污染都有一種悲涼的美感,但實際接觸污水,撲鼻的味道只是讓人不住作噁。

    隨著展覽落幕,今年年底的重頭戲,則是一部純空拍、講述台灣土地故事的電影,即將會在院線上映。這幾天齊柏林與他的電影團隊,正在為電影進行最後潤飾,配樂團隊據說看著震撼的影像,是一邊流下威動的眼淚,一邊完成配樂的工作。要如何利用這部電影,讓台灣未來的環境可以更加美好,也是下半年我們要努力的目標。

    一手推動台灣經濟奇蹟的孫運璿先生,在他晚年時曾經說過,他擔心台灣人一切只向錢看,而忽略了生命中其他重要的東西。我想齊柏林由空中所拍下的影片與照片,正是提醒我們,今日所擁有的富裕,有時已讓台灣這片土地,付出她所能負荷的代價,或許我們能重新審視當下的一切,走向另一條綠色成長的道路。

【延伸閱讀】
觀音坑溪染紅照片2013.07.12 齊柏林 
皮革廠排廢水 觀音坑溪「滿江紅」》祁容玉 2013.08.13 聯合報
廢水監測全紀錄》2008.01.04 公共電視我們的島
飛閱台灣 一位空中攝影師的環境覺醒》張楊乾 2012.07.04 低碳生活部落格
守護環境 每個人都可以做到》謝雯凱 2012.10.15 低碳生活部落格
1萬5千英呎高空的不同視野--『飛閱台灣-空拍環境影像展』》齊柏林 25-Jun-12 「氣候戰役在台灣」廣播節目專訪
# 電影「看見台灣」粉絲頁(11月1日上映)

作者簡介
張楊乾,兩個孩子的爸爸,常揣摩在二十年後,該如何告訴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兒,為何地球已升溫兩度,而這一代人又是怎麼錯過了減碳的關鍵時刻。曾服務於新聞界、在歐洲修習與暖化相關的碩士學位後,投入減緩氣候變遷的相關領域,現任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