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日 星期二

愈節能會用愈多? 「反彈效果」假設誤謬多

 圖/當民眾改搭更節能的油電混合巴士,每日的旅程顯然並不會因此而增加。反彈效果沒有辦法一體適用所有節能行為。圖為台達電子增程型油電混合巴士,以及電動車充電柱。(Sean攝)
 文/張楊乾(台達電子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主編,本文同步刊登在四月號綠雜誌)

 年前,為降低假日開車出遊時的碳足跡,我把自用車改成油氣混合車,也就是俗稱的瓦斯車。後來每次有香港的朋友來,一聽到我的車是由天然氣驅動,都覺得份外親切,因為香港的計程車全都是瓦斯車,每輛車車尾並都掛有「燃氣車輛.空氣清新」的綠色貼紙。


 一般而言,瓦斯車的減碳效果,較汽油車減碳14%,我自己實測結果,每公里則約可減碳2克。之前曾有報導指出,瓦斯車雖然減碳,但會增加其他空氣污染物。不過每半年驗一次車,至今結果都符合標準,在油電混合車仍是百萬名車的情況下,瓦斯車仍是相對環保又經濟的庶民選擇。

 但一提到選擇,就不能不提經濟學,特別是民眾要如何作出節能的選擇,又是否這選擇能帶來節能的結果。

節能 反增用量?

 前陣子由美國「突破組織(the Breakthrough Institute)」所發表的報告,就以經濟學所發展出的「反彈效果(rebound effect)」,認為節能設備更新,將會導致更浪費的行為發生,結果是一點節能效果都沒有(*1)

 這個理論的假設,乍聽之下還挺合理,比如說換了變頻冷氣之後,夏天開冷氣的時間就更長了;換了省電燈泡之後,晚上睡覺時燈也就不關了;用了省墨的印表機,不須列印的文件都會打印出來…

 而若按照這個法則,我在換了相對節能的油氣混合車之後,理論上會開更多的里程數。最後,我每年因開車所排放的總碳量,會比我沒在車後加裝瓦斯桶還多。

 但這種情況,最後並沒有發生在我身上,換了瓦斯車之後,兩年來我只開了五千公里不到。我也很懷疑,經濟學上的「反彈效果」,會不會發生在其他的節能行為上。

 當消費者買了節能的電冰箱,他們會不再意冰箱門有無關緊嗎? 當民眾買了節能的洗衣機後,每周家裏洗衣服的次數,也會因此而增加嗎?

反彈效果 未獲實證
 美國「自然保育協會(Natural Resource Defense Council, NRDC)」的專家金史汀(David Goldstein)就認為(*2),美國自身例子,就是「反彈效果」最佳反證。他在自己的部落格上指出,從1973年到2009年,美國經濟成長了三倍,但能源需求只增加約三分之一。

 而加州大學Irvine分校(UC-Irvine)的史邁爾教授(Ken Small)也指出(*3),整體而言,大約有五分之一的引擎能源效率提升,的確是被車輛增加的里程數所抵消,但仍省下了五分之四。車輛如果開短程的話,則省的就更多。

 但車輛增加里程,也不僅只是車主覺得車更省油,而把車開更遠。這中間又有包括道路路網的擴張、油價的波動、可支配收入的改善等等。全歸因於「反彈效果」,又難免過度詮釋了。

 能源的使用習慣,往往是固定的,除了是有很重大的改變,比如說家裏新增加了成員、或是自已學會了新的菜色、買了新的入浴劑。這也是為什麼節能的習慣不易養成,相對地,日常生活的耗能增加,也是需要時間的。

 對一般人而言,在看待節能電器與養成節能習慣時,其實兩者之間的權重是不平衡的。去年,一份由哥倫比亞大學研究人員艾蒂(Shahzeen Z. Attari)領軍的研究就發現(*4),大部份美國人認為隨手關燈、少開車等的節能行為,是比換省電燈泡等節能設備,能減少更多的碳污染。但就專家的看法,實際上卻恰恰相反,電器能耗的改善,是比行為的改變更有效節能。

節能電器 真能省錢
 至於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結果,或許與一般人並不具備專案知識,能分辨出節能科技的效果,但節能行為規範卻是朗朗上口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有真的有「反彈效果」發生,更新節能設備依舊有減碳效益。

 所以採用節能的電器或車輛,也是在不影響當前生活品質的前提,可以達到節能的效果。但當然更理想的情況是,能夠提升生活品質,但卻又比先前付的電費更少。

 對我而言,不論是改裝瓦斯車、更換LED節能燈泡,或是隨手關燈、回收洗澡水,最終目的都是要達成將碳污染量,控制在科學家建議每日5.47公斤以內,而我目前的平均值,仍大概是這個數值的兩倍。要嘗試的節能方式還有很多,將節能手法用在節能電器與車輛上,則是我現階段所採取的手段。

 反彈效果存不存在,答案或許見人見智,但對整體節能的影響,以現階段的人類使用能源習慣來看,似乎沒有顯著的影響。想延緩氣候變遷,使用節能的電器與車輛,仍會是科學家建議的主軸。

【參考資料】
(*1)The Breakthrough Institute 2011 ENERGY EMERGENCE REBOUND & BACKFIRE AS EMERGENT PHENOMENA
(*2)NRDC 17-Feb-11 energy Efficiency and the Rebound Effect by David Goldstein
(*3)Grist 15-Dec-10 If efficiency hasn’t cut energy use, then what? By Charles Komanoff
(*4)Shahzeen Z. Attari, Michael L. DeKay, Cliff I. Davidson, and Wandi Bruine de Bruin 2010 Public perceptions of energy consumption and savings in PNAS doi/10.1073/pnas.1001509107

關於作者
張楊乾,六年級生,曾任報社記者、大學研究助理。幾年前在看到我國友邦吐瓦魯被海水蓋過去的照片後,毅然決定飛到歐洲去學全球暖化。回國後所成立的低碳生活部落格,08年獲華文部落格公益類首獎、11年獲第二屆學學獎;所撰《低碳生活的24堂課》,於09年獲開卷好書獎、個人亦於2010年獲遠見雜誌選為第一屆台灣環境英雄,現任台達電子基金會副執行長。

1 則留言:

廖桂賢 提到...

阿乾:
這篇文章所觸及的議題很重要。我雖然沒有時間細看您文中所有的參考文獻,但個人認為,反彈效果與節能的減碳效益同時並存,應是不可否認的。略看文獻後我感覺到,有一個重要的環節是沒有討論到的,那就是人們更換較節能的產品的原因為何(因為是略看,所以一定有忽略,如果任一個文獻中的確有提到,請指正)。如果僅是為了省錢,我會假設反彈效果應該是相對顯著的。如果是為了保護地球,那麼應該不顯著,您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David Goldstein所舉的例子來反駁反彈效應,我認為相當不妥,有邏輯上嚴重的缺失。反彈效應指的是「節能效率的增加,造成使用量增加反而削減了節能的淨」,而並非只是指「能源效率的增加與使用量成長是成正相關」,就算能夠拿出「能源效率增加與使用量成長並無顯著相關」的實證來反駁,已屬薄弱,「經濟成長總量與能源需求的增加」的比較來反駁,完全沒有說服力,沒有邏輯。

提升能源使用效率的重要性自然不在話下,但是Breakthrough Institute 所傳達的訊息也強也很重要,在我看來並非否定能源使用效率這件事,而是認為對抗氣候變遷有更多事情要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教育,在我看來不是隨手關燈等之類的行為教育,而更應該是觀念教育:從根本減少不必要的能源奓求。光靠汰舊換新式的提升能源效率,或許多少能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但不會解決地球所面臨的其他環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