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8日 星期五

綠領經濟 台灣不可及的夢想?

 文/趙家緯(低碳生活部落格邁向哥本哈根青年志工寫手團)

 國波茲坦研究中心學者 Malte Meinshausen,四月底於享譽盛名的《自然(Nature)》科學期刊上發表文章,指若要避免全球於2100年增溫超過攝氏兩度,則釋出至大氣的總溫室氣體排放量,應該低於1兆噸。但是,從工業革命後到今日,人類釋出至大氣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就已經達到五千億噸。
 這意味著,從現在到2050年的四十年間,全世界人為溫室氣體排放量,需控制在五千億噸以下,方有50%的機率,控制增溫至攝氏兩度以下。然若欲使顯著增溫的風險,降至25%,則未來四十年間的溫室氣體總排放量,更需進一步抑制至兩千五百億噸以下(*1)

更形嚴峻的減碳挑戰
 反觀台灣,在2006年約排放兩億七千萬噸的溫室氣體,約佔全球排放量的百分之一。若依照Malte Meinshausen 提出的比例推算,則未來四十年內總排放量控制,應設定至25億噸以下。然而,根據目前行政院的減碳目標,預估從現在到2016年時,累積排放量就已超過此數據,這也突顯了溫室氣體減量情勢之嚴峻。

 面對此嚴峻的減量挑戰,以及其所意涵的經濟體轉型之挑戰,國際社會紛紛提出『低碳經濟』、『永續經濟』、『綠色經濟』等概念,作為研擬溫室氣體減量時的指導方向。而台灣也於四月中落幕的全國能源會議中的共識意見中,明白揭示『低碳經濟』為台灣未來願景(*2)。雖然台灣的能源會議裏,只狹義的將「低碳」詮釋為能源密集度的提昇,但至少不再將『低碳』與『經濟發展』,視為決然的對立。

綠領經濟的應然與實然
 去年第四季起全球性的經濟危機發生後,大幅上升的失業率,所引發的社會問題,成為各國政府施政的重點。因此在『綠色經濟』的框架中,『綠領就業』(Green Collar Job)一詞,更受到各國執政者的關注。

 根據Van Jones《綠領經濟》一書中,將綠色就業做了以下的定義:『1.藍領階級的勞工,提昇其對環境的關注;在環境友善領域中的就業, 』其更指出裝設太陽能板的電工、投身至有機農業的農夫、參與綠建築與再生能源設施建造的營建工人,都屬於綠領就業的一類(*3)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與國際勞工組織,於2008年十月所共同發表的《綠色就業:邁向永續低碳世界的合宜勞動》報告,將綠色就業定義為:『在農業、製造業、科學研發、公務部門以及服務業等,以減緩人類面臨的環境危害為目標的職位。』因此,綠色就業的種類涵括『協助生態系的維護與復育』、『減少能源耗用』、『經濟體去碳化』、『廢棄物與污染減量』等。

 另外如同此報告的標題所述,綠色就業必須是『永續』且『合宜』(decent)的。在永續面向上,是以提昇能源、水資源與物質使用效率三個為核心目標。在所謂的合宜勞動上,適當地薪資水準、安全的工作環境、工作穩定、合理生涯發展、工作權均是必備的條件(*4)

 簡而言之,從文章一開始的圖片裏,既可明確分析出,具有組織工會權利的再生能源業從業人員,才屬於真正的綠色就業。

 綠色就業機會涵蓋範圍廣闊,舉凡能源供應業、運輸業、製造業、建築業、物質管理、零售業、農業及林業,均有創造綠色就業的機會。而《綠色就業》此報告中,亦簡要的就未來各部門的綠色就業發展潛力進行評估如表一。

 就該表格顯示,當前全球發展趨勢,對於『大眾運輸』、『小型農耕』等有極高綠化潛力與就業機會創造的部門,卻是消極甚至是有負面影響的。而針對工業本身的綠化,如提昇資源再利用的效率、替代技術的發展等,也尚未積極推動。因此若能藉由政府的『綠色紓困』以及『綠色新政』等計畫,優先配置於具有較佳綠化潛力,以及綠色就業發展的部門,則可加速綠色經濟的發展。

表一 綠色就業機會推估

譯自 Green Jobs: Towards decent work in a sustainable, low-carbon world

能源產業與綠色就業
 相較於UNEP以宏觀的角度,分析『綠領經濟』的發展原則與方向,國際能源總署(IEA)則側重於能源部份綠色就業的創造。在四月底G8峰會進行前,IEA提出一份《確保經濟危機之時的綠色成長:能源科技的角色》的報告,同樣呼籲各重要經濟體發展『潔淨能源新政』(Clean Energy New Deal)(*5)

 該報告指出,由於經濟危機的影響,導致借貸成本增高以及石油與天然氣價格的下降,使原本在2004年至2007年,年成長率高達60%~70%的再生能源投資,到2008年時,成長率僅剩5%。甚至在能源效率提昇的投資上,也都有這樣的情形。

 有鑑於此,IEA在報告裏力促各國運用提出經濟振新方案的計畫,投注資金於再生能源發展與節能科技。

 在同一份報告裏,IEA也引用國際貨幣基金的研究指出,在振興經濟之時,投資在潔淨能源的乘數效應,可達0.6至1.4間,然而減稅的乘數效應,僅有0.3至0.8。並且根據其估算,在OECD國家中,每投資十億美元於潔淨能源新政上,既可創造3000個就業職缺。

 此報告裏,也就分析建築修繕與更新、潔淨車輛的轉換、風力與太陽能的發展、智慧型電錶裝設、電池技術的發展、潔淨能源的研發以及碳捕捉封存等七種潔淨能源選項對就業機會的創造、長期成本的減面、二氧化碳減量以及能源安全度等面項之成效。IEA指出,從該比較表二可知,能源效率提昇、智慧電錶以及再生能源對短期內就業機會的創造貢獻最大。而其他的振興計畫,例如擴大道路建設等,雖能創造就業機會,但對其他環境層面則無貢獻。

表二 能源部門綠色就業機會發展與減碳潛力

節錄自 Ensuring Green Growth in a Time of Economic Crisis: The Role of Energy Technology

 綜合國際各方對綠色就業的看法,可統整出以下三大重點:
.真正的綠色就業不僅是環境永續,也是勞工友善。
.綠色就業並非僅只於創造新的產業,如再生能源業。既有產業的綠化,亦是綠色就業發展潛力來源。
.與能源相關的綠色就業機會中,以再生能源發展與能源效率提昇具有最高的發展潛力。

 那麼失業率與溫室氣體排放量均持續上升的台灣,又在這個雙重危機交會的歷史時機中,提出了哪些因應政策?

兩千億的綠領經濟承諾
 台灣方面,目前政府在創造綠色就業機會的主要措施有二:包括有「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中環境相關建設與綠色內涵規範,以及「綠色能源產業旭升方案」。

 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中與環境有關的部份,像是自來水供應穩定、河川環境營造、下水道建設、提昇工業區污水接管率等。廣義而言,這些項目所創造的就業機會,可被視為綠色就業的一環,像是都會區捷運、東部鐵路服務效能提昇等大眾捷運計畫(*6)

 而後續於方案審議時,劉揆受到立委質詢下,便要求各部會執行四年五千億的預算時,應該有10%用於綠色工法與綠色能源,若部會未能達成此需求,還需附加說明(*7)。但此計畫對於台灣邁向綠領經濟是否有利,只要從交通建設的預算配置中既可窺見一二。

 如前表二所示,當前大眾捷運的發展因為鼓勵私人載具的擴張,所以是受到負面影響的。但在整個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針對交通建設的總預算共編列了一千三百億左右,但光是『高快速公路健全路網』一項上就佔了700億的預算,遠超過其他投注於大眾運輸的總和。

 另一個矛盾點出現在編列了360億農村再生的預算,此預算應可被視為農村再生條例的一環。而此條例已被批評為將對小農產生莫大影響,諸多有機農耕的推廣者也多所質疑(*8)。因此整個四年五千億的預算中,就算是以較粗略的認定方式,其有助於綠色就業機會創造的部份,約有一千六百億的預算,但具有潛在負面影響者也達到一千一百億以上。

 行政院於四月下旬提出『綠能產業旭升方案』,預計以五年四百五十億的預算,投入太陽光電、LED照明、風力發電、生質燃料、氫能與燃料電池、能源資通訊、電動車輛等產業,以期能於2015年時創造1兆1,580億元,提供11萬人就業機會。在整個計畫中,是將太陽光電以及LED照明視為主力產業,藉由投入技術研發經費,以成為全球前三大太陽電池生產國以及最大LED光源及模組供應國為目標。在國內實際應用方面, 則將投入250億元推動大型太陽光電電廠 (4 MW) 建造、全國交通號誌燈全數使用LED燈、氫能與燃料電池市場應用示範、智慧型電表佈建、10萬輛電動機車補助等項目(*9)

 在全國能源會議後的一週,經濟部既推出此計畫,似乎顯示其極具行動力,也似乎宣示說,既使『綠色新政』這四個大字未能成為能源會議的共識意見,但劉內閣仍是念茲在茲的努力將『綠領經濟』鑲嵌至台灣未來的發展藍圖之中。

 然必須指出的是,此次的旭升方案,雖是採納了全國能源會議中『選定重點產業,依產業特性與技術潛力加以扶植』之共識意見,作為其規劃主軸,但卻忽視了另一個共識意見所指出的『以自主能源供應、溫室氣體與污染物減量、能源產業發展,以及社會經濟效益為原則,規劃整體國家能源科技發展策略』,因此『能源安全指標之提昇』、『溫室氣體削減量』、『能源密集度之提昇』等重要指標,均未見諸於旭升方案的規劃報告之中,而僅只大喊『2015年時創造1兆1,580億元,提供11萬人就業機會』之大餅。

 環保團體代表於討論此議題時,亦基於綠領經濟的根本原則,提出『結合職業公會、工會,優先於社區推動再生能源的裝置、修護和研究人員,刺激綠領工作人才,培養綠色能源產業的經濟動力』的建言(*10),此意見未牽涉『擁核與非核』、『耗能產業發展與否』等爭議議題,卻在已被激化的討論氛圍下,僅被擺入其他意見。而從旭升方案所畫出的大餅之中,亦不見對此意見的回應。然而此刻意的忽略,卻將導致旭升方案的偏移,無助於真正綠領工作的創造。

綠能產業旭升 = 綠色就業機會?
 若從綠色就業的環境面向,來檢驗此綠能旭升計畫,綜觀之下,其主要預算均是投注於表一中『綠化潛力』極高的再生能源以及綠色照明產業,貌似非常妥切。但是更需進一步質問的則是推動旭升計畫後,台灣98%的太陽能光電版外銷的情形能改變嗎?

 根據IEA的世界能源展望2008中指出,若欲將CO2濃度控制在550ppm時,則全球太陽能光電板的裝置容量需在2007年至2030年增加幅度為2550億瓩(*11)。然而根據能源局的規劃至2025年時,台灣太陽能光電板的增加幅度約為100萬瓩(*12)。但倘若要達到全球前三大生產國的目標,至少市場佔比要由2006年的6.7%大幅增加至15%以上,既這二十年間的生產量需達到38GW以上(*13)。而若就整個太陽能光電板的生命週期進行分析,其晶圓、電池、面板與轉換器等製造過程,佔其二氧化碳排放比例達48%以上,且更是傳統空氣污染物與水污染物排放量最大的階段(*14)。因此若此旭升方案無助於縮短『生產大國』與『應用小國』間的落差,反倒無助改善台灣本身的環境。

 更有甚者,規劃中的新增光電廠位址,均位於環境敏感區,如中科四期二林基地、後龍科學園區均將是佔用優良農地。且台灣對高科技業的環境議題一向反應遲滯,如晶圓製程的新興污染物管制的闕如。綜合未回饋至台灣能源結構的低碳化、廠址開發選址不當、相關法規管制的不足此三點,這樣的綠能產業,將是背離環境永續的。

 另一個衡量準,則可由合宜勞動面切入。雖然台灣的太陽能光電業與LED照明業,在薪資與福利上均令人稱羨;但遺憾的是,目前此兩產業均無勞工工會的設置,因此在勞工權益的保障上,不符合聯合國對綠色就業的要求。

更平等的綠色就業
 除了從綠色就業的本質,來檢驗此次綠能旭升方案的用途外,更不可忽略另一個要素,則是與綠色就業的階級本質議題。

 歐巴馬政府日前已邀請Van Jones參與白宮環境品質諮詢委員會,負責協調各相關部會研擬可提昇能源效率與促進再生能源使用等,相關的綠領工作推動計畫,並強調要如何為弱勢社區創造新的經濟契機(*15)。而OECD去年底針對當前經濟發展的貧富差距問題,出版了《增長不公平?經濟合作组織各國的所得分配與貧困狀况》的報告指出,多數OECD國家薪資水準的拉大,主因可能為經濟全球化、高技術性工作增加與勞工法令與制度等因素所導致(*16)。因此若欲創造綠領經濟來回應失業率以及增長的貧富差距議題,則發展綠能產業時,不應只是拷貝以往扶植電子業的方式,以『再生能源新貴』取代『電子新貴』,而是需要花費資源於綠色就業中,低技術性與社區型勞動有關連的部份。

 如以能源此部門為例,IEA的報告中就已提出,住宅修繕具有龐大的綠色就業機會的創造潛力,而此類工作本就較屬於薪資水準較低的一般勞動階段。因此,若政府能投注經費鼓勵住宅依綠建築原則,進行遮陽板、綠屋頂設置等裝修工作,減少空調使用量。不僅在減碳效用上,不遜於綠能產業,其更能有助於貧富差距的縮減。另外,若在鼓勵智慧型電錶的設置,住家小型再生能源設備裝設的同時,亦要求各縣市應效法台北市推動『節能風水師服務團』(*17),甚至直接立基於社區現有的水電行,藉由適當課程的設計,促使其轉型成社區節能減碳服務中心。此般的綠色就業,不僅有助於節約能源,更是種以『服務型經濟』取代『物質型經濟』的典範,亦是屬於創造社區型經濟的開始。

 但令人憂心的則是,相較於美國已有各式各樣的綠色就業職訓課程,包括再生能源投資、綠色供應鍊管理、住家節能、綠能產業等,甚至連國際勞工組織,都設計了培訓課程訓練各國應如何規劃其綠色就業行動計畫(*18)。但目前台灣除了推動大學廣設綠色能源學程外,當前職訓局針對失業勞工所提供的各項訓練課程中,仍未見到針對綠色就業的課程設計。此事實凸顯台灣對於綠色就業的本質與功能,仍僅只停留在產業發展端,以及停留在產值的表象,未賦予其社會意義。

綠領經濟 莫落入漂綠圈套
 從綠色就業的各種面向檢驗當前台灣的政策,可發現雖然投注了不小的經費,但卻因未正視綠領經濟的本質精神:紅綠結盟對邁向永續經濟的具體倡議,成效注定有限。其癥結乃是台灣環保運動與勞工運動所處的社會場景,若大眾對於其運動者喊出的各項社會願景,仍是嗤之以鼻的貶抑為昧於事實的幻想,終將使台灣喪失轉型的契機。畢竟綠領經濟的相關倡議,早已見諸於環保運動的倡議之中。

 例如推動茂迪成為太陽能光電製造大廠的鄭福田董事長,其生前即積極參與反核運動(*19);而在當下被視為明日之星的再生能源產業、能源服務業等新興綠色就業機會,環保團體更是在四年前的能源政策討論中,即有詳細論述(*20)。另外在能源部門之外,反焚化爐運動倡議團體,在六七年前進行廢棄物政策的遊說時,亦已具體提出將焚化爐興建預算改投注於資源回收,可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21)。至於其他的小型永續農耕、有機農耕、永續林業管理、農林體系的環境服務價值等其他的綠色就業機會,也早已是國內環保團體在各類倡議場合,多年來不斷叨唸的訴求。

 當今綠領經濟的全球風潮,配合上述例證,顯示環保團體當時的論述,正站在歷史正確的那一方。但是順著當前的旭升方案的經費流向追蹤下去,卻赫然發現台灣在發展綠領經濟之時,卻是將資源撥給影響農漁民生計、勞工權益紀錄不佳等人格異常的企業(*22)

 缺乏厚實紅綠傳統的土壤中,培育方式忽略了綠色就業的應然與實然,並使其顯露嚴重矛盾之下,台灣的綠領經濟之花,凋謝的命運,已然註定。

【參考文獻】
(*1) Meinshausen M. et al., 2009 “Greenhouse-gas emission targets for limiting global warming to 2 °C”, Nature 458, 1158-1162
(*2) 98年全國能源會議網站 090417 《能源管理與效率提升核心議題總結報告》
(*3) Jones, V. 2008. “The Green Collar Economy: How One Solution Can Fix Our Two Biggest Problems ” Published by HarperOne, ISBN 0061650757
(*4) UNEP/ILO/IOE/ITUC, 2008, “Green Jobs: Towards decent work in a sustainable, low-carbon world
(*5) IEA, 2009, "Ensuring Green Growth in a Time of Economic Crisis: The Role of Energy"

(*6) 行政院經建會,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2009年二月
(*7) 新聞局: 行政院院會通過「綠色能源產業旭升方案
(*8) 徐沛然 081221《細說農村再生條例草案悲慘小農的未來際遇》苦勞評論
(*9) 能源局 090423《綠色能源產業旭升方案》能源局網站 。
(*10) 98年全國能源會議網站 090417《能源科技與產業發展核心議題總結報告
(*11)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2008, World Energy Outlook 2008, OECD出版
(*12) 能源局 071120 《我國再生能源發展目標與策略》行政院科技顧問會議,
(*13) 維基百科 List of photovoltaics companies
(*14) Jungbluth, N., Tuchschmid, M. (2007) Photovoltaics. Sachbilanzen von Energiesystemen. Final report No. 6 ecoinvent v2.0

(*15) Council on Environmental Quality 090310 "Nancy Sutley, Chair of the White House Council on Environmental Quality Announces Special Advisor for Green Jobs, Enterprise and Innovation"
(*16) OECD, 2008, Growing Unequal? Income Distribution and Poverty in OECD Countries, ISBN 9789264044180
(*17) 台北市建築管理處- 節能風水師服務團
(*18) ILO "The Green Jobs Training Site"
(*19) 中央社 080317《茂迪前董座鄭福田病逝 骨灰將灑在玉山
(*20) 賴偉傑 050330《台灣的能源政策何去何從?》綠盟部落格
(*21) 我們不要焚化爐!連署活動
(*22) 台灣漂綠網

【延伸閱讀】
綠色經濟 台灣「能」不「能」?》趙家緯 6-Apr-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上兆綠色投資 拯救金融危機》邱育慈 25-Feb-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關於作者
趙家緯,成功大學環境工程學系畢業,現為台灣大學環境工程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參與台大環境系統分析研究室研究工作。研究興趣為生命週期評估、環境政策分析等,並積極參與民間團體於氣候變遷相關政策的討論。家緯在「邁向哥本哈根青年志工寫手團」裏,主要負責觀察各國綠色復甦進程,以及綠領工作相關議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