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5日 星期四

灰暗的波茲南氣候會談

 文/李河清(國立中央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圖/張楊乾(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數位媒體企劃專員) 

 溫接近冰點,天空異常灰暗,長達兩周的波茲南氣候會談(COP14/CMP4),在十三日凌晨落幕,但全球節能減碳的具體方案卻仍停滯不前。

 在波蘭波茲南國際會議中心的迴廊裡,大幅海報醒目的寫著:「全世界都在看」,海報與海報中間鑲嵌著來自於全球各國孩童的創意畫作,一幅接著一幅,強烈傳遞出全球暖化與極端氣候的警訊。



談判進展遲緩 多數議題擱置
 而展覽大廳右邊第一棚,非政府組織氣候行動網絡(CAN),每晚六點鐘定時宣布「當日化石獎(Fossil of the day)」,頒給在氣候談判桌上表現最差的國家,一開始就由地主國波蘭獲勝,接著美國、加拿大、澳洲、法國、日本等相繼奪標,就連印象中的環保大國德國,也因為梅克爾總理對於電力工業在碳市場交易的退讓,而榜上有名。加拿大最後不負眾望,比京都議定書1990年排放基準減5%的目標,還高於1990年基準的30%而獲得最後的冠冕,一起獲得化石獎章的,還有澳洲、紐西蘭、日本及俄羅斯。

 與會190國代表團辦公室,依其排放實力,分別坐落於不同區域,排放關鍵國家按英文字母排列,澳洲、加拿大、中國、德國、日本、挪威、南非、韓國、英國以及美國,都集中在第七廳,歐盟另闢專區於第九廳,其他的國家則有共用的辦公室,以及鴿子籠大小的專用信箱,做為消息傳遞之用。

 此次氣候談判正式名稱為「聯合國第十四屆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COP14)與京都議定書第四屆締約國大會(CMP4)」,接續去年峇里談判成果,完成4項工作方案與前置作業,以確保第15屆哥本哈根談判能產出後京都(2012年後)減量規範。預備工作包括:氣候情境(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將在2015達到高峰)、談判草案的具體內容(減量幅度與時間表)、工作時程表(哥本哈根協定會前準備工作)、資金援助及技術移轉執行細節。

美國政權移交 談判授權真空
 京都議定書以全球總量管制,國家個別目標為減量原則。美國在布希執政期間,因為減量成本過高恐危害美國經濟發展,及發展中國家暫無減量義務為理由,拒絕批准議定書,而置身於國際規範之外。新任美國總統當選人歐巴馬於競選期間已經強調美國參與氣候治理的重要性,並提出總量管制與交易(Cap and Trade)的減量計劃,為氣後談判前景注入新希望。僅管如此,此次與會之美國代表對於美國在氣候談判的領導地位,仍然語多保留。而談判另一要角,歐盟一向主張在2020前達成20%的減量目標,卻在波茲南會議的同時,歐盟執委會也於12月11、12號在布魯賽爾,舉行歐盟能源與氣候方案的談判,間接減弱了波茲南談判效力。

 波茲南氣候會談的課題多元又複雜。減量、調適、財務機制、技術移轉四大區塊外,森林、溼地、糧食、能源、水資源、人類健康、國家安全、環境難民等議題相互延伸連結,特別是弱勢及原住民族群權益之維護(Indigenous people vs. peoples)、防止開發中國家毀林機制(REDD)、氣候調適基金設置與管理(Adaptation Fund)、人車爭糧的生質能源(Bioenergy)等議題,特別值得長期關注。

 但兩周下來可以看到的是,波茲南談判的主軸就是拉距,波茲南氣候會議的氛圍則是等待。1月歐巴馬上任前,是等待;歐盟氣候與能源方案確定前,是等待;2009年12月哥本哈根會談前,各國實質的減量目標,也是等待;弱勢國家所期盼的經濟援助與技術移轉,更是等待。

僅調適基金過關 重覆峇里會談決議
 大會在閉幕前,總算通過了氣候調適基金,並確定將於2009年開始運作,費用來源仍以京都體系下清潔發展機制(CDM)的2%為主。這項在去年峇里會議中成立的基金,是由工業先進國家提供資金,幫助發展中或落後國家因應氣候變遷可能帶來的災害,並推動這些國家走向低碳經濟。但由於已開發國家對於開發中國家政府的不信任,使得開發中國家所推的加碼案,在最後並沒有通過。

 而關於碳補捉與碳儲存(CCS),是否應被列入清潔發展機制的問題,此次會議仍未有結論。特別清潔發展機制,又在某程度上與調適基金有所關聯,由此看來,承接2012年效期屆滿之《京都議定書》,似乎某方面與「錢」脫離不了關係。

 在全球經濟陷入低潮的當下,要說服國家拿錢出來從事減量,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舉例來說,一向重視環境議題的歐盟,在十二日的布魯塞爾的高峰會上,便對產業應予減量的義務有所退讓,為全球抗暖化的前景蒙上一層陰影。

 事實上,氣候協議的談判宛如一場賽局,與會各國皆有自己的盤算和國家利益要爭取或維護,因此儘管澳洲、美國先後換了較具環保意識的領導人,開始有意承擔減量的責任,但如果沒有其他國家的配合,最後終究仍是一場空。有些在《京都》體系下沒有減量義務,但卻列名已開發國家如墨西哥及南韓,雖然已在這次氣候會議上提出自己的減量義務與時程,但因為沒有法律拘束以及欠缺罰責,故而實際成效讓人難以樂觀。

哥本哈根協議 難度更勝京都
 鑑於今年的波茲納氣候會議,以及明年的哥本哈根會議,都必須將發展中國家的碳排放也列入管制,故達成共識的難度勢必定較以往來得更高。

 目前已知的各國談判主張,包括歐盟提出到2020年把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20%,美國表示要回到1990年的排放水準,中國大陸則宣稱要減少40%的碳密度(carbon intensity,以每一單位的GDP來計算),其他如印度、巴西、南非等國家也表達了不同的立場或意見。

 若果真如此,則明年3月的「氣候變遷:全球風險、挑戰與決策」(Climate Change: Global Risks, Challenges & Decisions)會議,將是科學家最後說服各國決策者的機會,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PCC)的主席同時也是諾貝爾獎得主的R.K Pachauri和撰寫《史登報告》Nicholas Stern爵士,屆時能否率領知識社群馴服政治權力的傲慢與經濟財富的貪婪,將攸關地球所有生命物種在21世紀的命運。

【延伸閱讀】
氣候談判的關鍵數字》張楊乾 17-Dec-08 低碳生活部落格
氣候會談落幕 調適基金上路》張楊乾 13-Dec-08 低碳生活部落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