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

李雁 中國非政府組織的新形象


 文.圖/張楊乾(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波茲南氣候會談特派員)

 茲南會談(COP14/CMP4)期間,在部落格留言板詢問度最高的人名,不是最後一天才來會場演講的高爾、也不是促成歐盟達成減量承諾的沙吉克,而是綠色和平中國分部氣候與能源項目主任:李雁

 來自中國的她,不但協助從中國來的志工,跟著綠色和平的運動者,衝進波蘭的煤礦場貼標語抗議。她也在氣候會談的國際記者會上,以中國非政府組織的身分,表明要求已開發國家應立即承諾減量的立場。

 我最早發現她的大名,是她在上海第一財經日報的文章,文中對波茲南氣候會談的背景,交待的非常詳細。而包括日本朝日新聞的記者、或是美國知名的環境運動者Bestsy Taylor,也都跟我提過對她的印象深刻。


 在與李雁約訪時,她剛好瞥見中國代表團進了辦公室,她神情立刻一變,跟我抱歉說她有份綠色和平的文件,急著要拿給中國代表,「文件得要送,但他們聽不聽就是另一回事了。」

 如果很多人覺得,中國的轉變只是宣傳手段,李雁的行動或許代表某種意涵。

 綠色和平對於中國的態度,原本是很嚴厲地,特別是在兩年前奈洛比氣候會談(COP12/CMP2)時,綠色和平很多抗議活動都是針對中國。

 「這些歐洲人不了解,你愈給中國施壓,官員就愈不會回應你,」李雁說。所以當她到綠色和平任職後,開始把一些在中國正確的訊息傳播出去,而綠色和平總部向來是尊重地方分部的意見,未經地方分部同意的活動並不會進行,因此綠色和平在中國的環境運動,開始有了質變。

 比如說,反煤電是綠色和平今年運動主軸,在歐洲各地發起了佔領煤電廠、阻止運煤船入港、綁架運煤火車等。但在中國,李雁則是邀集了眾多專家,作了一份極為詳細的《煤炭的真實成本》報告,告訴大眾燃煤發電的實際成本是被低估的,採用比較和緩的方式推動組織的目標。

 同樣地,在碳排放總量管制上,她也認為要求中國設此標的是不切實際的,「因為喊了也達不到。」她認為如何阻止每年迅速上升的碳排趨勢,以及讓國內製造效率獲得大幅提升,這部份反而是中國可著力之處,也符合綠色和平對發展中國家的態度。

 當然,有些綠色和平的暨有標籤,在中國是不主動提的;比如說反核的議題,就較難在中國分部的論述中見到。「通常我們是鼓吹風能有多好,來取代對核能的態度,」李雁說。

 李雁的說法,大致回答了我對綠色和平中國分部的疑問,畢竟我很好奇為何他們的某些立場,竟會和中國官方如此接近,比較不像常在新聞畫面裏出現,那群佔領煤電廠、衝撞日本捕鯨船、在運核廢料火車上放假炸彈的綠色和平運動者

 其實在浩然基金會的贊助下,綠色和平的北京辦公室,也有位來自台灣的環境運動前輩,正長期駐點中。或許在不久的將來,也會有更多來自台灣的綠色和平志工,開始在全球展開創意十足的抗議活動,讓各國政府受到壓力,制定出能真正拯救地球的氣候協議。

【延伸閱讀】
這是一個悲傷的緊張時候》李雁 15-Dec-08 綠色和平中國官方博客
中國要求富國 應先減量25%-40%》張楊乾 12-Dec-08 低碳生活部落格

3 則留言:

落山風 提到...

阿乾:

我一直以為只有我這樣的感覺,這幾個月
在綠色和平遇見的年輕NGO環保工作者,專業和態度都讓人很佩服,一整個是"地球沒有我救不行"的架勢阿~所以總歸一句~我要更加油啦

Merry X'mas!
姿蓉@港島

阿乾 提到...

To 姿蓉:
那應該很符合妳的調性啊,等妳回來後若真把荒野 Green Peace 化,應該環保類的新聞會變得很精采吧!

落山風 提到...

阿乾:

目前我仍還在努力中,要學習的事情可真不少,但像李雁這些人物的確給我很多啟發,台灣該去思考的是對於養成環境NGO工作者來說,培育人才和發揮空間也很關鍵.

另外需要澄清一下,我是從荒野完全的離職了(當然我會是永遠的義工),而明年的發展我仍在思索中,不管是進修學習或者工作方向我都還是會找機會往國際上走,希望把更多的國際環保議題或者資源帶入台灣.

我的GP同事們看了李雁這篇文章,他們說低碳部落格的題材和寫法很棒,也請你一定繼續加油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