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5日 星期一

那一夜 我們關掉300萬盞燈


文/陳楊文(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環境計畫主任)

 上週五夏至晚所辦的關燈活動,引起台灣社會各界的響應,以致在第三年的舉辦後,能一舉跨出台北大安森林公園,在台灣十個縣市開花結果。

 也許是環境議題受到大眾的關切,今年要辦關燈時,從年初歐洲的「讓地球喘口氣」關燈活動肇始,雪梨、香港、曼谷、倫敦等都市一路延續下來,加上台灣的「夏至關燈」,日本、韓國的燭光夜,關燈竟成為一股全球性的運動。

 也即使一些相信是友善的評論,如:「關燈省不了電,換燈泡才有用…」、「關鍵在於工業節能…」等等,這些說法都沒有錯,但有什麼活動可以比一個「關燈、拔插頭、走戶外」自主性的行動,更容易作得到的?更可以自主性地,不靠他人之助就可以完成的?


 我們當初的希望:「夏至關燈,冬至吃湯圓」,這樣的觀念經過今年活動後,相信應該更是為社會所接受。換言之,活動一旦成為社會上的共同儀式,變成文化的一部份,即使我們不去作也會有人去作。

 關燈的行為確實看來容易,效果絕對不會差。這觀念我在夏至關燈官方網站的源由上已經說明過;這個活動是受到美國加州 2000年時大停電後補救行為的啟發,加上日本的夏至燭光夜的鼓勵,結合兩者所形成的一種關燈環保活動。

 整個活動的過程,訴求看來是無比的簡單,但是每個活動環節可不容易。從早期的晚會活動挑戰不插電,即為面對現況用電行為慣性的改變,到這次完全不用市電音響的音樂會,經過兩次的經驗累積,加上愛樂電台的努力下,已經嘗試去建立一個真正「不插電音樂會」的典範。

 即使現場活動攤位的擺設,也面臨關燈後、弱視覺的呈現困難挑戰。還好有賴工研院抬出氫燃料電池,與台大新能源中心的太陽光電來克服。其他的活動如主婦聯盟說故事、荒野的夜間觀察,就直接適應環境的改變。還有適合無光環境下的觀星會、行動雕像(將人漆成白色的雕像)、利用弱光的人影剪紙等等。這些有趣的活動,其實都是我的家人在實地玩過後與我分享的。

 以上這些活動,我們只是想證明,整個活動主題,在實施關燈後,也能有許多樂趣可作。而可惜的是,我只能留在台北觀察,無法到其他地方關燈現場體驗。
 在事前估計,如果是一萬人參與的話,每人省下兩小時的居家用電,則約是 3萬度電(估算出是29,100度電)。結果關燈後由台電當晚同時段所監測到的電力變化,則是約10倍之多,即為在七十分鐘內省下30萬度電。雖然無法直接地推論,當晚有十萬人響應,但至少有300萬隻100瓦的電燈被關掉!若換算成二氧化碳,這個夜晚我們也減少了187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這幾乎等同於在台北市的尖峰時刻,少了近七萬輛小客車所產生的碳污染!

 「關燈」確實是個看來再也容易不過的舉動了,也就是因為簡單,才有渲染力、才能形成大效果。最終我們要感謝所有響應「夏至關燈」的朋友,讓大家有機會從點到面的行動,以具體的行動繪出一張全台關燈圖來,不但在為我們所生存環境盡一點心力,更是在為台灣建構一個美好的共同回憶。


 【相關報導】
  夏至關燈 全台省下30萬度電(by自由時報 20070623)
  夏至關燈 火舞炒熱涼夜 (by聯合報 20070623)
  昨晚省30萬度電 明年挑戰百萬人關燈 (by 聯合報 20070623)
  54建物關燈護地球 (by蘋果日報20070623)
  今晚夏至 一起關燈吧 (by 中時電子報 20070622)


 【延伸閱讀】
  參加夏至關燈活動有感 (by 氣象達人)
  暗即是亮 (by 潘翰聲)
  夏至關燈一小時之台北101 (by Birgit’s Joy)
  夏至,在那沒有燈光的公園角落 (by 紫娟的心靈探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