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世足賽首次喝水暫停 場外自然資源危機重重

世足場上首次的喝水暫停,但巴西場外民生用水卻面臨難題,這一屆世足賽未開打前,巴西政府便遭遇許多紛擾。先是國內民眾大規模抗議,巴西北部再遭逢50年來嚴重乾旱,咖啡產量減少。

文/吳郁娟(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氣候與能源計畫專員)

    正在巴西舉辦的世界盃足球賽,6月22日葡萄牙對戰美國的分組預賽,上半場進行到比39分鐘時,裁判吹響了暫停哨音,場上卻無人犯規、沒有球員倒地、更沒有瘋狂球迷裸奔鬧場…。現場球迷有點錯愕,倒是雙方球員反應平平,幾位跑向各自休息區,多數直接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喝水。

    這一幕,也算歷史性一刻。這是世界盃1930年開賽以來首次因天氣太熱,大會主動暫停讓球員補充水分─這稱為「喝水暫停」(Water break)。

世足史上首次喝水暫停

    足球賽分為上下半場,各45分鐘,中場休息約15分鐘。上場球員的水份補充,只能利用擺在角球柱旁的水瓶,喝水的前提是球員得有發角球的機會。換句話說,如果你不是踢前鋒或進攻位置的話,一旦上場就幾無機會補充水分。這在歐洲大陸的天候下或許不是難事,當賽事轉到高溫高濕的南美洲大陸時,可就變成大事件了!

    國際足總在世界盃開打之前,同意只要賽事進行中,若氣溫超過32度,裁判可依賽況響哨,讓球員補充水分。而美葡大戰當天賽事地點的氣溫達攝氏32度,濕度88%,符合規定。下半場進行到76分鐘,第二次喝水暫停出現。

    世足賽場上暫停喝水容易,巴西場外民生用水卻面臨難題。

現實水資源危機  難以叫停

    這一屆世足賽未開打前,巴西政府便遭遇許多紛擾。先是國內民眾大規模抗議,要求政府停辦世足,先解決貧富差距、失業率等民生問題。開打前一個月,巴西北部遭逢50年來嚴重乾旱,導致咖啡產量減少,咖啡原豆價格飆高,讓跨國的中盤商賺飽飽,親手栽種的咖啡農的收入不增反減。上一週巴西南部暴雨造成數十人喪生。世界盃就在這些難以預測的氣候下開打…。

    事實上,因亞馬遜河流經的關係,巴西是世界上淡水資源儲量最豐的國度,卻因管理不善與政治因素,巴西的民生用水供給鏈經常瀕臨停水邊緣。以聖保羅州為例,該州承載全國五分之一的人口數(4300萬),經濟活動所得佔全國三分之一。這區域才剛開始進入半年期的乾季,四月份時就遭逢1930年以來的嚴重乾旱,該州水庫容積率卻僅剩12%,情勢嚴峻。

    世足賽開打前,許多巴西地方官員不斷呼籲民眾節約用水,甚至要發佈限水時段。無怪乎巴西民眾按捺不住,走上街頭。好險自賽事開展以來,巴西政府似乎關關難過關關過,用水問題尚未引發賽事停滯。距離世足冠軍產生還有約2週時間,但願球員能在水分補充無虞下,踢出精采比賽。

生態棲地快速消失 科學家亮黃牌 

    巴西除了水資源問題外,熱帶雨林過渡濫伐一直是保育團體詬病的問題。據聯合國IPCC四月份剛出爐的第二工作小組報告,在1996-2005年間,巴西每年消失的熱帶雨林面積達19,500平方公里,約占全球年度二氧化碳排放的2%-5%。而砍伐雨林後續造成土地使用改變,導致生物多樣性減少等連帶衝擊,更是難以計量。葡萄牙對美國的這場賽事的地點,就位於亞馬遜雨林區瑪瑙斯市 (Manaus) 的亞馬遜體育館。

    巴西有幸擁有富饒的生態資源,然而數十年來,亞馬遜雨林遭受破壞的新聞故事,已經從「獨家揭露」的新聞層級降為普遍級。人人都知道,多數人卻無能為力。

    這次世界盃的吉祥物「三帶犰狳」是巴西特有生物,主要棲息地在巴西熱帶旱生落葉林,然而這類適合的灌叢環境已逐年消失。科學家正發起呼籲保育計劃,球員每踢進一球,希望巴西政府願意允諾劃設1千公頃的保育地。目前世界盃的總進球數已經破百(平均值是170球),接下來就看巴西政府的決心了!

※喝水暫停的影片


【延伸閱讀】
IPCC 最新報告:氣候變遷下 水資源面臨多重風險》賴慧玲 17-Apr-2014 低碳生活部落格
讀林義傑 上了一節水資源課》吳郁娟 30-Oct-2013 低碳生活部落格
世足賽遇50年大旱 巴西百萬人喊苦》戴定國 17-Jun-2014 聯合報
世足賽開幕 吉祥物「三帶犰狳」入列瀕危物種》13-Jun-2014 台灣環境資訊電子報

【作者簡介】 
吳郁娟,宜蘭人,生態環境相關系所畢。著有《單車壯遊,從北京到巴黎》(合著 )、《海平面上升最前線‧吐瓦魯》 現為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氣候與能源計畫專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