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1日 星期三

暖化危機 擋不住煤電擴張

 文/邱育慈(自由撰稿記者)

 九世紀的燃煤蒸汽鍋爐驅動了夢想,輪船得以快速橫越海洋,火車呼嘯奔馳過寬廣大陸。二十世紀的燃煤電廠支撐起經濟快速發展,留給二十一世紀初人們不只是烏煙瘴氣,還有經濟成長美景後浮現出的全球暖化惡果。而在全球不得不遏制溫室效應的此刻,仍有不少國家想懷抱遠古植物遺骸煤炭,夢想著千秋發展大業。但應用了最新減碳科技的新式燃煤電廠,是人類跳脫暖化困境的解答選項,或又潛藏著另一個未顯露的惡果?


新式煤電 獲亞銀支助
 今年二月初,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核准了 1.35 億美元貸款,以協助中國發展清潔煤電系統,預計將會在天津興建一座發電量250百萬瓦(MW)的煤炭氣化複循環發電系統 IGCC (coal-fired integrated gasification combined cycle)。這也使得中國將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採用清潔煤電技術建置IGCC的發展中國家;亞銀還將提供 125 萬美元的技術援助贈款,幫助天津該廠在 2013 年前應用碳捕捉及封存技術。亞銀表示, IGCC 配合碳捕捉及封存技術(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CCS),將可大幅減少燃煤電廠溫室氣體排放量達百分之九十。

 亞銀這項貸款,顯現燃煤發電仍是開發中國家無法跳脫的發電選項。事實上,接受亞銀資助燃煤電廠興建計畫的,也不只有中國而已。

 2009 年 12 月,亞銀核准了 1.2 億美元的貸款給電力短缺的菲律賓,將在宿霧省(Cebu Province)納加市(Naga)興建一座總發電量 200 百萬瓦(MW)的燃煤電廠。不同於過去常見的資助政府方式,亞銀這項貸款是提供給民間部門的 KSPC 電力公司(the Kepco Salcon Power Corp.),這新公司是由菲律賓 SPC 電力公司與韓國電力公司(Korea Electric Power Corporation )合資所創設。

 這項貸款計畫引起菲國環保團體與社運人士的強烈不滿,免除債務聯盟(The Freedom from Debt Coalition)發表聲明表示,亞銀此舉和抵觸了它本身於 2009 年公布的能源政策,其主旨為幫助亞太國家確保能源供應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該聯盟表示,化石燃料發電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正是導致全球暖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2008 年,亞銀與世界銀行(World Bank)聯手提供 8.5 億美元貸款給印度民間部門,在其西部古茶拉底省(Gujarat)興建燃煤電廠,採用的是超臨界燃煤發電技術(supercritical technology)。這計畫引起美國環境保衛基金會 EDF (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注意,批評這座電廠(印度計畫興建的九座新的燃煤電廠之一)將會大量地排放溫室氣體:在未來半世紀中,每年排放約267萬噸的二氧化碳。

 其實,類似世銀與亞銀協助發展中國家興建燃煤電廠的這類行徑,在倡導減少碳排放的此刻,似乎有增多的趨勢。這些計畫背後,都有著聽來冠冕堂皇的理由,例如採用潔淨能源新技術以提昇效率、大幅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促進當地經濟發展與消滅貧窮與等等。但這些資助單位仍無法躲過環保團體的猛烈砲轟,理由是燃煤電廠仍無法擺脫「污染者」的污名。然而,接受幫助的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南非、或者其他,卻都相當樂意接受這類貸款與相關技術援助贈款,燃煤電廠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就煤礦蘊藏量而言,美國擁有世界最大蘊藏量,超過俄羅斯與中國。但是中國卻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礦開採國,也因此,燃煤發電一直是主流,約供應了全國八成的電力。這也可預見,在用電需求孔急的經濟急速發展趨勢中,煤仍然會是中國最仰賴的能源來源。而這現象,同樣也出現在世界上其他正快速成長的市場。「和中國一樣,印度仍將仰賴燃煤電廠。這也是為何大家仍拼命地找尋著降低碳排放的技術。」長期觀察全球能源與環境政策的印度資深環境記者達利狄蒙(Darryl D'Monte)表示。

新建煤電廠 在美趨緩
 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智庫地球政策研究所 EPI(Earth Policy Institute)早就注意到了發展中國家仰賴燃煤發電以確保經濟發展的趨勢。 EPI 的研究部主任珍妮特拉森(Janet Larsen)表示,儘管中國部分新式燃煤電廠的確比美國的電廠效率高些,但他們仍然是主要的污染源。「就氣候與健康觀點而言,煤絕對是大眾頭號敵人!」

 拉森表示,從經濟與安全的觀點來看,中國內部仍有許多人擔憂對進口煤炭的依賴日漸加深,而大聲呼籲停建燃煤電廠。她認為,中國不只該停止興建新的燃煤電廠,也該逐漸關閉老舊電廠。而美國,也已經開始如此進行了。

 近年來在美國,拒絕燃煤發電的大勝利,是 2007 年由 EDF 所主導的反對行動。經過幾番策略與協商,德州原本將興建十一座新的燃煤電廠的計畫大幅降為三座。而同樣公開表示強力反對興建新的燃煤電廠的公眾人物,除了一向力倡環保前美國副總統高爾之外,還有許多來自加州、佛羅里達、密西根、華盛頓、與威斯康新等等的州長們。

 EPI 指出,燃煤電廠還有另外一個棘手的問題,就是廢煤渣的處置。美國燃煤電廠每年所產生的一億三千萬噸含有砷、鉛、汞等有害重金屬的廢煤渣,並未獲得妥善處置。 2008 年聖誕節前,田納西州中部一座燃煤發電廠的擋土牆倒塌,約十億加侖有害煤渣廢土毒液亂竄,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煤渣外洩事件。這時民眾才驚覺,其他廢煤渣還暫存在 47 州裡總計 194 個掩埋場與 161 個貯存池中。

 2009 年四月,美國聯邦能源管理委員會(FERC)主席威靈霍夫(Jon Wellinghoff)曾表示:美國可能不再需要任何額外的新建燃煤電廠或核電廠。於是政府、出資銀行、研究單位與氣候專家開始審慎評估新電廠興建的計畫。美國太空總署(NASA)氣象科學家漢森(James Hansen)說:「現在興建新的燃煤電廠,結果幾年後又得用推土機去給剷平,又有何意義!」

丹麥 禁止煤電再建
 EPI 指出,在歐洲,丹麥已經宣布禁止新燃煤電廠的興建。而對煤礦依賴逐漸減少的英國,也出現反對聲浪。去年(2009 年)十月,環保人士與居民歷時三年多的抗爭終於獲得勝利:能源公司E.ON在2009不得不宣佈擱置肯特郡(Kent)的Kingsnorth燃煤電廠的計劃到至少 2016 年。

 EPI 創辦人兼所長萊斯特布朗(Lester R. Brown)在他最新一版「B計畫」( 4.0版)書中強調,只要斷絕補貼化石燃料的使用,就可有效地減少碳排放量。比方,伊朗的油價受到極端補貼,燃料油價格約只有世界平均的十分之一,大大助長了該國有車階級人口與油耗。世界銀行曾研究指出,一旦伊朗每年370億美元的燃料補貼取消,該國碳排放量即可大幅減少約百分之四十九。此外,如果發展中的國家如印度、印尼、俄羅斯與委內瑞拉也取消類似補貼,將可分別減少該國碳排放量約百分之14、11、 17 及26。

 布朗在書中指出,比利時、法國與日本都廢止了對煤的補貼。德國對煤的補貼也從1996年的67億歐元降至2007年的25億歐元,更進一步地,德國預計在2018年之前完全廢止這項補助。

 以水力發電為大宗的奧地利,部分能源需求仍須仰賴進口化石能源,但它也逐漸地在降低對進口燃煤發電的依賴。美國能源部統計資料顯示,自2003年起,奧地利對燃煤的消耗量逐年遞減。位於維也納的永續歐洲研究中心SERI(The Sustainable Europe Research Institute )創辦人費德里希興特貝爾格(Friedrich Hinterberger)表示:「奧地利根本早就不把燃煤列為能源使用的選項了!燃煤發電的使用正在逐漸減少中。」

 根據國際能源總署 IEA(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2008 年的報告指出,歐洲的新式燃煤電廠計畫大多位於東歐國家,像是土耳其,科索沃,波士尼亞,保加利亞,以及烏克蘭等。這些國家在 2006年初,陷入與俄羅斯爭奪天然氣資源危機中,繼而決定在境內增加燃煤使用。俄羅斯本身也不例外,預計把燃煤發電的比例逐年升高,從 2006 年的百分之27,提升到2010 年的百分之29,甚至是 2015 年的百分之37。如此一來,也可對外輸出更多天然氣,以能源供應手段來加強對鄰近地區的控制。

台灣 如何抉擇
 EPI 研究部主任拉森指出,儘管中國興建新燃煤電廠速率驚人,卻也有著相當多的風力與太陽能發電計畫,這至少還是正面的。畢竟,不久的未來,中國將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風力與太陽能發電市場。

 而台灣對發電方式的抉擇,又是什麼呢?

 台電高雄大林電廠更新改建計畫經過三年多的爭議,去年(2009年)七月終於在環境影響評估中暫告停歇,原先計畫興建四座高效率燃煤機組以取代老舊的五部燃煤機組,決定降為兩座。顯然,像美國那樣加速淘汰並關閉老舊燃煤電廠的決心,在台灣似乎還沒見到。

 今年(2010年)三月十六日,高雄縣永安鄉台電興達電廠外海卸煤碼頭正式啟用。官方的新聞稿表示,這斥資 84 億元外海卸煤碼頭將可提高燃煤供應的穩定性,節省轉運成本。

 興達電廠早在 1982 年就開始商轉,其所需之燃煤,都是從國外以大型煤輪進口運至台電位於高雄港的大林儲煤場暫儲,再以駁船及自航自卸式萬噸級煤輪船轉運至廠區,一年約需轉運 550 萬噸煤炭。倘若遇颱風或者天候不佳時海象惡劣,則無法駁運,嚴重影響興達電廠發電穩定度。有了最先進的外海卸煤碼頭,電廠當然還將長時間地繼續營運下去。根據自由時報 2009 年 12 月之報導,興達發電廠在未來十年內,預計投入台幣 229.3 億元以改善空氣污染的情形。

 而在北台灣,台北縣運轉約已四五十年的林口、深澳兩電廠,早就是當地空污來源的最大宗。為此,台電積極推動電廠的更新改建計畫,將採用最佳可行控制技術之污染防治設備,完成後可大幅降低空污之排放濃度。深澳發電廠舊有發電機組已於 2007 年停機,台電將於電廠原址改建兩部 80 萬瓩級之高效率超臨界燃煤發電機組(super-critical coal-fired power plants),而因應電廠每年約 420 萬噸的燃煤需求,也將於附近海域興建專用卸煤碼頭。

作者簡介
邱育慈(YU-TZU CHIU),自由撰稿記者。現任美國國家事務通訊社(BNA)駐台特派員及美國 IEEE Spectrum 雜誌特約記者。

【參考資料】
Plan B 4.0: Mobilizing to Save Civilization (By Lester R. Brown)Chapter 10. Can We Mobilize Fast Enough?: Shifting Taxes and Subsidies
增進燃煤電廠效率相關之科技介紹
IEA於 2008年出版之報告:「潔淨煤科技(Clean Coal Technologies)」


【參考資料】
氣候災民 眼淚流不完》邱育慈 4-Dec-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上兆綠色投資 拯救金融危機》邱育慈 25-Feb-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