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日 星期一

全球減碳 先要會抓漏

 文/林思吟(低碳生活部落格邁向哥本哈根青年志工寫手團)

 看懂氣候變遷的國際談判並不難,掌握幾個基本原則之後,就不易陷入冗長又官僚的文字當中而不知所云。在氣候變遷這個議題下,所有地球人面臨的共同危機是『過多的溫室氣體』,人類所提出的解決方案有很多種,目前最主要的機制為『總量管制(cap-and-trade)』,這個機制在大尺度的範圍下,很多問題浮上檯面,其中一主要問題叫『洩漏(leakage)』。


需求不減 問題難除
 什麼是「洩漏」呢?以森林的例子來看,目前亞馬遜森林仍然快速地消失中,除了木材的壓力,森林被砍完後變成牧場餵養肉牛外銷歐美;幾年後又改種黃豆,供應需求量持續上揚的全球黃豆市場。假設現在亞馬遜的熱帶雨林,能成功地免於被砍伐的命運,但若全球對於木材、牛肉和黃豆的需求量不減,則這些問題雖然不在亞馬遜發生,也會轉嫁至東南亞或非洲的森林地。換言之,森林破壞的現象仍然存在,只是發生的地點從甲地換到了乙地。

 再舉一例,《京都議定書》裏由已開發國家協開發中國家減碳的「清潔發展機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CDM)」中,裏頭的造林計劃是可以在石礫地、廢耕地或草地等不同土地利用形式中造林。如果欲種植森林的本是一片牧草地,則需要清楚交代牧草地上原有牛羊的數量,以及牠們在計劃開始後的去向。

 這個要求的理由是,雖然該造林計畫可以固定二氧化碳,但這些牛羊若是離開後,仍以同樣模式在附近土地生存,將會抑制附近土地長成森林。因為牛羊雖然被移出計劃地,雖免除了該地森林的生長壓力,但對地球整體來說這樣的壓力沒有消失,只是換個地方排碳而己。試問,如果「洩漏」的問題沒有解決,對於整體減碳效益能有真正的幫助嗎?

推碳補償 誠意不足
 下述談判代表所要求的「補償(offset)」方案,也有類似見樹不見林,挖東牆補西牆的現象存在,值得深思。

 即將展開的巴塞隆納回合的氣候體談,以及稍早十月所舉辦的曼谷回合會談,都是年底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十五屆締約國大會」的會前會之一,這兩次會議的進展,對於年底會議是否能有所突破,具有指標性的意義。

 七月好不容易八大工業國(G8)達成了共識,要維持全球平均溫度升溫不超過2 ℃為目標,這代表著2020年以前,全球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要比1990年的排放標準還少25-40%。而十月的「曼谷會談」正好反應了各國繳交回家作業的狀況。雖然各國談判代表對於環境問題有相當的共識,但是回到國內,面對該國的經濟發展壓力、各部會政策發展與協商,往往讓這些全球共同迫切的危機問題看其來龐大卻虛幻。

 曼谷會談中,最讓人激賞的應該就是挪威了。不僅一開始就願意朝調降30%的目標邁進,更在會議結束前願意承諾至40%。反觀加拿大只願意降3%,美國1~8%(不過美國提出不同的算法和基點),澳洲2~22%,紐西蘭10~20% ......而且像紐西蘭和一些國家提出附加條款,即紐西蘭願意承諾在2020年以前,將該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降至比1990年的排放量還少10~20%,「但是這個目標要可以用『補償』 (offset)」的型式來達成。」

 補償簡單來說,就是可以買別國的減碳額度。換言之,紐西蘭不太想改善該國內部的汙染模式,而傾向於買其他國家的碳排放權,來抵銷該國的排放量。這也引起部份開發中國家的反感,認為應限定碳補償的比例,不得超過減碳目標的50%。

 氣候變遷是全球問題,既要考慮整體效益,又要調和各國情況,見樹又要見林。碳洩露的問題一天不解決,減碳的成效就會大打折扣。與其期待這些看似永無止盡的會談,不如大家從自身做起,也許,還來得及。

作者簡介
林思吟,台大森林與德國弗萊堡大學環境管理雙碩士。參與過近兩屆氣候變遷大會「亞洲青年領袖氣候論壇」,曾協助中國的「植林與再造林」野外審查,最懷念尼泊 爾與加拿大的森林及原住民。思吟在「邁向哥本哈根志工寫手小組」裏,主要負責觀察國際上森林碳匯與海洋保育的談判進展。

【延伸閱讀】
對抗氣候變遷 誰該埋單》王茹涵 30-Oct-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雨林或石油 厄瓜多的解決之道》林思吟 18-Sep-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滇西造林 談碳匯也講保育》王茹涵 14-Sep-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