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1日 星期五

永續城市 不該消滅綠地

 文/廖桂賢(美國華盛頓大學建成環境Built Environment博士候選人)

 際上越來越多號稱「生態城市」或是「永續城市」的大型開發案出現,照理說應該是好事一件,但我卻感到分外憂心。因為,這些開發案多是在農地和綠地上進行的新開發案,消滅了珍貴的農綠地以及其生態服務功能,引進了大量的人口和更多的資源消耗,再怎麼樣說都是破壞多於保護。


 我在《好城市,怎樣都要住下來》一書中,曾提到崇明島東灘的案例。那是一個號稱為全球第一個生態城市的開發案,計畫將崇明島東邊的綠油油的農業區、珍貴的水鳥棲息地,變成強強滾的房地產,置入一些綠建築和相關環保科技,讓這個開發案感覺不會那麼暴力,並成為「全球第一個生態城市」。好在,該案目前是停滯狀態,所以「全球第一個生態城市」的稱號,拱手讓給了阿拉伯半島沙漠中的「環保城市」泉源市(Masdar)。

 泉源市是個充滿野心、塞滿環保高科技的新城市,光看其規劃描述就讓人感動又嚮往。但是請注意,這座新城市位於原本荒蕪的沙漠中,在沒有水源又不適於人居的環境中斥資進行土地開發案,代表得從其他地方擷取大量資源才得以支持這個沙漠城市的運作。儘管採用眾多先進的環保科技,一個破壞了原有生態環境、消耗了更多資源、對環境有害而無益的城市真的「環保」嗎?

綠色建案 正蠶食綠地
 在氣候變遷的趨勢下,地球已經開始發燙;因此,在農綠地上進行土地開發會排放溫室氣體,消耗自然資源,應該竭盡所能地避免。但是,全球大規模土地開發的腳步卻沒有停歇,反而還出現越來越多以環保、抗暖化為名的案子,並被誤以為是良藥一帖,近年來各個國家競相服用。

 以中國而言,打著「生態」旗幟的開發案已經不少。除了崇明島東灘之外,現在還有「曹妃甸新城」,號稱是「世界一流的濱海生態城市」。最近,我在Inhabitat上又看到南韓也正在進行一個野心勃勃的永續城市計畫:位在仁川廣域市的「超級永續城市」,而且是由明星建築師Foster + Partners來打造,將會更加引起注目並且成為學習的對象。但是,和其他打著永續名號的土地開發案一樣,南韓這個超級城市的出現也代表著大片農綠地的消失。先破壞再建樹,「永續」在這個計畫案中不過是漂亮的包裝紙而已。

關渡濕地 恐在永續旗幟下消失
 台灣喜歡追隨潮流,在這波「永續城市」的潮流中,相信能夠很快趕上流行,推出類似的計畫。台北市最後一塊淨土,關渡,可能就會在生態永續的旗幟被「合理」的犧牲;相關單位正在規劃關渡平原的開發案,也號稱要打造一個生態城市。無論何種形式的土地開發,只要造成關渡平原濕地和農地的縮減、造成資源的額外耗損,都將會是台北人不可承受的損失,將造成令人心痛的環境破壞。

 今天,多數人已經可以體認、並且抗拒傳統開發案對環境造成的直接破壞;但那些包著「永續」、「生態」糖衣的開發案也需要受到嚴格的檢視,因為,開發案越是有著漂亮的理由,生態環境的破壞就越可能被合理化。

 很希望台灣人能夠睜亮眼睛,不要盲目學習國外建設新的「永續城市」,先把我們現有的城市改造成永續城市再說。

關於作者
廖桂賢,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建成環境博士候選人、美國賓夕乏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地景建築碩士、國立台灣大學經濟學學士。研究興趣在於永續城市的生態水文環境的規劃設計,曾在台灣任職於社區總體營造相關的非營利組織、並曾是西雅圖專門從事永續設計的建築公司Mithun, Inc.裏的一員。參與過多項獲獎的設計規劃案,也已取得美國綠建築協會所頒發能源與環境設計認證(LEED Accredited Professional)。曾與夫婿旅居德國,同時為美濃農村田野學會顧問,近日所出版的《好城市,怎樣都要住下來》一書,連續多周站上誠品書店的暢銷書排行榜

【延伸閱讀】
別因綠色 就變得霸道》李麗雯、張楊乾 3-Sep-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節能減碳 從城市出發》張楊乾 20-Jun-08 低碳生活部落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