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5日 星期三

西雅圖議會 向想砍樹的民眾宣戰

 文/廖桂賢(《好城市,怎樣都要住下來》一書作者)

 天在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s)上看到一則新聞"Seattle's tree-cutting rules to get more strict; advocates hoped for more",讓我感慨萬千。

 禮拜一,西雅圖市議會無異議通過了一項決議,督促市政府對私人土地上的樹木,採取更嚴格的保護措施。根據西雅圖現有的法令,長在自己家土地上的樹木,是不能想砍就砍的,每年至多只能砍三棵,超過三棵以後,必須申請許可。
 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在西雅圖,私家庭院的樹還不能想砍就砍?沒錯,不但如此,現在西雅圖市議會還通過決議,要將相關規定訂的更嚴格;至於要嚴格到什麼程度,就要看接下來市政府怎麼做了,西雅圖市政府有十個月的時間,可以好好研擬相關規定。

保護樹木 不惜犧牲個人自由
 美國,這個如此尊重個人自由的地方,竟有政府為了長久的未來、為了保護樹木,不惜限制個人的「砍樹自由」。反觀台灣,部份官員仍有著威權心態、不尊重少數聲音的地方,多的是只看到短期(甚至私人)利益,想要無限砍樹的情事。

 別人的民意代表和政府護樹,我們的民意代表和政府(與企業形成生命共同體後),則是任意地毀樹(雖然說法和作法是「移植樹木」,但大部份被移植到樹木銀行的樹木,就算不死也只剩半條命,其實和直接被砍掉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這怎能不讓人感慨?

台北老樹 漸被請出市中心
 光是在台北,近來已經或即將要砍樹的事例不少:為了讓遠雄蓋巨蛋,從松山菸廠移除絕大部分的老樹;為了搞國際花卉博覽會,把北美館附近公園的樹木移除;為了建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計畫將公館一帶、過去的交通博物館的樹木移除;板橋江翠國中為了蓋游泳池和停車場,計畫移除校內的珍貴的老樹……。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而且,在全球專家不斷警告全球暖化危險性的情況下、在草根組織與環保團體聲聲抗議之下,我們的政府和民間仍然選擇通力合作,繼續毀去炙熱都市中所剩不多的樹木,根本不想為都市降溫、減碳。政府似乎以為,「全球暖化」這件事不過是別人的事。

 看到西雅圖市議會通過的訂定更嚴格護樹規範的決議,我承認自己是羨慕又嫉妒。當然,別人的政府當然也非處處完美,但在保護環境的環節中,竟可以謹慎到不想放過私人擁有的樹木。

砍樹自由 vs 世代正義
 不過有趣的是,這則新聞下面的留言,大部分是持反對立場的。最常看到的論調就是:「政府也管太多了,憑什麼管到私人土地」、或是「我自己的樹為何不能砍」之類云云。這顯示,即便是在環境意識相對較強的西雅圖地區,不少一般民眾其實是「不自由、吾寧死」的死硬派:若我沒有砍樹的自由,誰在乎生態環境惡化、全球暖化會威脅人類生存,個人自由永遠最大!

 「個人自由」到底要無線上綱到什麼地步?大部分的人,其實視野有限,看不到也不在乎下個世代的未來,也不知道自己的習以為常的日常行為會產生什麼長遠的後果。今天的環境災難,正是許多個人在「無心」中,從事自認為理所當然行為;而普通個人無法預見的環境災難,也是大家得共同背負的後果。在個人的視野都存在著盲點、不看未來的情況下,我們的確需要一個有遠見的政府,對個人自由做出適當的規範,來彌補個人盲點可能造成的集體災難。

 而這點,我不斷地在西雅圖政府的作為中看到好的案例。多麼希望有一天,我們不用再羨慕別人的政府,我們也可以看到自己的政府,搶在民眾前面來保護樹木、保護環境。

關於作者
廖桂賢,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建成環境博士候選人、美國賓夕乏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地景建築碩士、國立台灣大學經濟學學士。研究興趣在於永續城市的生態水文環境的規劃設計,曾在台灣任職於社區總體營造相關的非營利組織、並曾是西雅圖專門從事永續設計的建築公司Mithun, Inc.裏的一員。參與過多項獲獎的設計規劃案,也已取得美國綠建築協會所頒發能源與環境設計認證(LEED Accredited Professional)。曾與夫婿旅居德國,同時為美濃農村田野學會顧問,近日所出版的《好城市》一書,已連續幾周站上誠品書店的暢銷書排行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