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5日 星期一

保育海中亞馬遜 箭已上弦

 文/林思吟(低碳生活部落格邁向哥本哈根青年志工寫手團)

 2009年五月十五號,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東帝汶、巴布亞紐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等六國政府高層代表,在印尼蘇拉威西島北端(North Sulawesi)的美娜多(Manado)簽下了歷史性的珊瑚礁保育協議。雖然此協議還沒有正式法令約束力,但是整個官方跨國生態保育磋商,從一開始的倡議到最後簽約,進程快速且明確,在國際環保談判舞台中,是相當有指標意義的。
珊瑚礁大三角 生物多樣性熱點之一
 珊瑚礁大三角範圍為印尼、菲律賓、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之間,面積1.8萬平方公里,有「海中的亞馬遜」之稱,其珊瑚種類繁多也是全球海洋生物多樣性的中心地帶,使其和非洲的剛果熱帶雨林和南美洲的亞馬遜熱帶雨林,並列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生物多樣性保護的三大重點區域。

 從2007年開始,印尼總統正式且積極地於國際舞台中提出珊瑚礁大三角的重要性,並主動邀請周邊國家首領共同進行討論,該年九月的APEC會議和年底在巴里島舉行的第十三屆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締約國大會提出了「珊瑚礁大三角倡議」(Coral Triangle Initiative, CTI)的框架,由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東帝汶、巴布亞紐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等六國,成立多邊的合作關係,希望能為後代子孫守護印度太平洋區域豐富的海洋資源。

 此項倡議在提出後,也陸陸續續吸引了許多資金,為此美國政府將提供435萬美金(合台幣約一億三千多萬)、全球環境基金(GEF)將提供至少2,500萬美金(合新台幣約八億元)、和亞洲發展銀行(ADB)承諾提供200萬美金(合台幣6,400萬),以支持此計劃的各種運作。

國際協議 追求區域最大利益
 筆者出席五月底在美國華盛頓特區舉辦的「第二屆海洋保護區大會」,其中負責推動「珊瑚礁大三角倡議」的WWF研究員提到,「世界海洋大會」(World Ocean Congress)選在位於珊瑚礁大三角中心地帶的美娜多,這個鄰海的美麗城市在兩年前還捕獲一條超過40公斤重的腔棘魚,被視為非常吉利的徵兆;而短短幾天的世界海洋大會,可以看到各國代表一開始其實也都充滿了遲疑,例如所羅門群島的代表,更重視的是此塊保護區中豐沛的鮪魚資源;而極度貧窮的東帝汶官方代表,不確定該國可以在這個協議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等等。

 談判桌上免不了要提到許多權力和利益的交換,但是在短短三五年的時間,可以促成一個重量級跨國合作的環境保育計畫,不僅難能可貴,並再再顯示環境變遷對人類長遠生存的重要性。與會人員也會持續將這股衝勁,帶到年底哥本哈根的氣候變遷論壇,希望能注入更多積極承諾的意願。

 一個里程碑的建立,需要很多的天時、地利、人和。不過值得一提的是,WWF和美國國際發展署(USAID)在整個協商背後,提供了各種專業知識和資源,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珊瑚礁大三角的保育起點和氣候變遷並不直接相關,而是因為面臨了人為過漁、炸魚和使用氰化物等各種破壞性的捕魚方式,嚴重破壞了當地珊瑚生態及魚群;不過,隨著氣候變化的異常現象加劇,珊瑚白化及其衍生的問題日益嚴重,也將使這個保育活動在氣候變遷協商的舞台中受到重視。

暖化現狀 已開始影響人類

 再將畫面切換到北美洲,筆者在華盛頓特區的海洋保護區大會,遇到一位住在加拿大北方的因努伊特人(我們常聽到的愛斯基摩人這種稱呼,其實是有貶抑的意思,因此現在都正名為因努伊特人Inuit),當天日間溫度十多度,對我而言是非常涼爽的氣候,只見穿著無袖襯衫的她不停冒汗,這樣的溫度對她而言,已經太溫暖了。

 她說,氣候變遷對他們的生活造成非常多的新問題,很多雪的品質變得不再適合製造冰屋(igloo),由品質好的雪所砌成的冰屋,是很好的絕緣體,屋外零下45℃,但屋內卻可以達到-7℃至16℃不等,現在他們必須要更往北方尋找和居住;他們判斷風向的變化,得以在茫茫冰雪中定出北方,現在確常常「迷路」;原本深切確信可以行走的冰層陸地,卻因為冰層變薄,而發生因努伊特人掉入薄冰而溺死的意外。是的,氣候變遷打亂了他們的生存法則。

 氣候變遷對我們而言可能只是冷氣使用量和冷氣費的調整、站在超市中「調適」自己荷包來應映糧食物價的波動,而這些每天在冰天雪地中求生存的因努伊特人,出門和食物搏鬥的過程已經夠辛苦的了,氣候變遷的加劇將會更強烈地影響他們每日的食、衣、住、行。排放二氧化碳的「因」是誰來造的?而這個「果」又要誰來承受?

 回到森林的議題;六月初的波恩會談,REDD在常會中有個非常華麗的開場。

 從2007年底在巴里島舉行的COP13為起點,大會決定在未來談判過程中正式納入REDD的這個議題,去年底波茲南COP14的周邊會議中,各學者和環保團體如火如荼地討論著,但是周邊會議屬於研討會性質的科學探討,沒有實際政策上的影響力。正因為如此,六月一日(波恩會談第一天)的全會一開場,就看到REDD明確討論進程規劃,尤其是負責附件一國家未來承諾細節的AWG-KP小組、負責長期合作行動的AWG-LCA小組、和負責技術內容討論的SBSTA小組。

 有時候也真不知各國代表葫蘆裡賣什麼藥,在漫長的談判過程中,有故意缺席的、也有很認真提出風馬牛不相關話題的。澳洲官員在六月十日提出和REDD框架設計頗不相關的「人工植林」話題,在處理REDD機制框架的第一次正式官方小組討論中,耽誤了不少時間,澳洲因此榮獲當天環保團體票選「最不合作國家」第三名。

珊瑚小學堂 讓您更了解珊瑚礁
 最後,您如果想知道,自己對這個距離台灣一千多浬的珊瑚礁大三角認識有多少? 不妨試著將答案(a) 3000、(b) 5,200,000、(c) 12,000,000,000、(d) 25、(e) 1,000,000,000 填入下面的空格中:

1. 東南亞地區仰賴珊瑚礁生態系為主要蛋白質食物來源的人口數為____人
2. 全球珊瑚礁受人類活動破壞的比例 ____ %
3. 珊瑚礁大三角中的魚約有___種
4. 珊瑚礁大三角海域的面積___平方公里
5. 全球珊瑚礁生態旅遊所能帶來的年收入___美金

【延伸閱讀】
Article: Bonn Talks Open with REDD Agenda
WWF Coral Triangle Program
Historic Agreement in Manado Throws Coral Habitats A Lifeline

作者簡介

林思吟,台大森林與德國弗萊堡大學環境管理雙碩士。參與近兩屆氣候變遷大會與「亞洲青年領袖氣候論壇」,曾協助中國的「植林與再造林」野外審查,最懷念尼泊爾與加拿大的森林及原住民。思吟在「邁向哥本哈根志工寫手小組」裏,主要負責觀察國際上森林碳匯與海洋保育的談判進展。

珊瑚礁大三角小常識測驗答案: 1e, 2d, 3a, 4b, 5c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