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5日 星期五

當音樂家重返大自然

(本文節錄自六月號台達環境電子報
 
 文/編輯部

作夢撐一條輕輕的船, 
 想要順著這條河流去釣魚哩!
 決心做一個輕鬆的人,
 勇敢的跟著一條水路來去。」
    ~~阿淘.《水路》

 淘這個名字,對許多喜歡客家歌的讀者並不陌生,他曾經入圍過金曲獎,也為公視八點檔「寒夜」寫過主題歌,而在行政院客家委員會的網站上,他是以「吟遊詩人」的姿態出現在鄉親面前。今年「夏至關燈」新竹場的活動,阿淘將會到現場開唱,在夏夜晚風中帶來他質樸的嗓音。

 阿淘的歌,其實與他長年從事環保運動,一曲一調都脫不了干係。


 青少年時期,阿淘隨父親從新竹來台北定居,靈魂卻自此禁錮在水泥叢林裏。他在世新編導科畢業後,難捺對大自然的嚮往,投入《野外雜誌》的編輯工作。也是從那時起,他開始參與櫻花鉤吻鮭的保育工作

 三十七歲那年,他再也無法忍受大城市裏的一切,於是他毅然決定放下手邊的一切,逃離台北。他先到三芝、再到北埔,他先學著當個雕塑家,後為了安慰臥病在床的祖父,開始創作起客家的歌曲。

 在阿淘的詞曲裏,很多是對年幼時徜徉在青山綠水中的回憶,甚至有些是對文明入侵的控訴。唱久了,也開始試著作更多的事。在出版《水路》專輯後,他開始關注身旁的一座湖泊,一座已經與他記憶裏湖清水淨的大湖,完全沒有什麼關連的臭水:峨眉湖。

 「我以前在斗煥坪當兵時,每次放假經過峨眉湖,都可以看到有人在釣魚、甚至游泳。」阿淘皺皺眉說,「現在一腳踩下去,有機沉澱物至少和我小腿一樣高。」

 峨眉湖又名大湖水庫,主要是提供下游農田作水利調度使用。然而,因為湖的上游有許多的養豬戶,使得整個湖水常常是臭不可聞。阿淘就回憶說,有一次他找朋友來家裏喝茶,壺才剛熱好,空氣中就傳了一陣便便味,「那時我和朋友都摀鼻奪門而出,也在當下我決定要站出來,要讓峨眉湖有水清的一天。」

 阿淘為此對自己立了一個誓言,他說,湖水一天不清,他將就此封嗓,「河病人瘟心清靜湖」。

 其實,在峨眉,推動類似淨湖這類的永續工程,早已是地方上的共識,只是缺乏人組織。這是因為峨眉所特產的「東方美人茶」,茶葉必須要透過小綠葉蠶的啃咬,才能幻化出帶有果香的白毫烏龍。因此,這裏的茶樹是不能灑農藥的,任何破壞大自然平衡的事,都會造成茶農的重大損失。

 阿淘看到了這點的特殊性,於是在考量「民氣可用」下,籌組了「峨眉愛鄉協進會」,一夥人共同認養峨眉湖。他們除了在峨眉湖上搭建了工作室外(右上圖),還在上面引進了一套生態淨水的示範系統(下圖),並實際在湖的周邊開挖生態池,盼能藉著大自然的力量,讓湖水變清。

 這樣草根的自發力量,也感動了附近的竹科人。像是安捷倫公司除了捐錢,也出動公司員工幫忙整理生態池,工研院也在這棟水上屋裝了六片120W的太陽能板,足以提供生態淨水系統的自主運作。

 當然這中間也面臨了不少的阻力,包括必須和上游污染源養豬戶們協調,更不時要和政治人物的交手。加上阿淘僅是算客居於此,有時也常面對一些較針對性的言論。阿淘語重心長的說,他推環保活動,絕對不是要對抗現有的產業,而是希望地方產業在質的方面,也能跟隨著國際潮流一同提升,台灣也才會更加美麗。

 現在的峨眉湖,在阿淘他們的努力下,已經開始有了轉變。愈來愈多人願意投入淨湖的工作,湖水也一點一滴在改善中。峨眉愛鄉協進會的這座水上屋,更成為當地一個新的觀光景點。

 阿淘說,雖然湖水還沒有完全清澈,但已經逐漸看到一些轉變。他也已願意再拿起吉他,用歌聲表達他對這塊土地的熱愛。

 聽完了阿淘的故事,迫不及待想聽阿淘的歌嗎?網路上有些地方可以試聽,當然,別忘了支持正版音樂,或者,也歡迎大家在六月二十二日晚上,來新竹親水公園,親耳聽阿淘唱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