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6日 星期四

當狗屎 也成為綠金

 文/廖桂賢(美國華盛頓大學建成環境Built Environment博士候選人)

 天回到家,看到我先生的鞋子脫在門外,根據過去的經驗,我知道他肯定是踩到什麼髒東西而不願拿進家裡了。果然不出所料,進門後我先生懊惱地告訴我,他回家時在街口踩到狗屎了,正好氣又好笑地想嘲笑他走路不專心,他馬上為自己辯駁說,這是避也避不開的,因為那街口附近到處都是狗屎,要不踩到地雷也難。

這不在台北,而是在柏林。
 
德國狗屎多 年產一萬噸
 沒錯,德國首都柏林的街上也有不少狗屎,讓人走路得份外注意。誰沒有踩過狗屎的經驗?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有。我呢,第一次跟另一半約會時,散步在浪漫的天母,就一腳踩在又黏又臭的狗屎上,尷尬極了。而我先生的狗屎經驗也好不到哪裡去,從台灣、美國、到德國,踩狗屎的經驗豐富,而且什麼樣的狗屎都踩過:剛出爐新鮮的、放久乾掉的、拉肚子稀泥般的…….。當人們越來越愛養狗,又懶得撿拾狗狗的大便,就讓人踩到狗屎的機率越來越高了。當然,踩到狗屎不是件愉快的事情,絕不是用英文罵句貨真價實的「狗屎!」(shit!)就可以消氣的。

 狗屎越來越多,也變成令人頭痛的環境問題。大量的狗屎不但增加城市的垃圾量,在路上或庭院中沒有清除的狗屎,下雨時則會隨著雨水逕流一起進入雨水下水道,再進入河流,嚴重污染河川。

 根據統計,人口三百四十多萬的柏林,有十萬多隻的狗,平均每隻狗每年可以拉出124公斤的狗屎!也就是說,這個城市一年中會充滿將近一萬三千多公噸的狗屎!從人行道、路邊花圃、公園等任何狗兒喜歡大便的地方,都免不了慘遭狗屎的毒手。這該怎麼解決呢?四月一日,我在一個報導德國消息的英文網站看到了一則新聞:為了解決數量龐大的狗屎,柏林市政府決定進行一項狗屎變燃料的計畫,將令人頭痛的狗屎變成生質能源,作為未來柏林新公車的燃油,如此一來,狗屎也可以驅動公車!

舊金山狗屎 化身生質能
 當然,這則新聞不過是媒體在愚人節開的一個玩笑。玩笑歸玩笑,這個想法卻也不是那麼地異想天開、毫無可能。因為,狗屎的確是可以成為能源的!其實在2006年,美國的舊金山就開始將狗屎轉化成生質能源了。舊金山也是個愛狗的城市,狗兒數量多,龐大的狗屎量自然也成為令人頭痛的問題;雖然因為有著嚴格的法令,而沒有像柏林這樣產生遍地黃金的狀況,但所有的狗大便扔入垃圾桶後,仍是成為垃圾場的龐大負擔。於是,舊金山市政府與生質能源業者合作,將狗屎從一般的垃圾分離出來,經過處理後成為生質能源,以減輕垃圾場負擔。

 狗屎變能源,是一石二鳥的好主意,不但可解決狗屎的污染問題(污染了你我的鞋子,也污染了環境),也提供另一種再生能源的材料。最重要的是,如果今天人類的技術發展能夠讓人人嫌惡的東西變成有用的資源,那麼我相信沒有什麼是人類解決不了的事,只要我們願意發揮想像、創意,甚至嘗試那些看起來像玩笑般的想法,例如,關於柏林將用狗屎驅動公車的玩笑。

 當狗屎也可以成為重要的都市資源時,也許人們會基於資源再利用的心態,更心甘情願地拾起自己愛狗的便便呢!如果未來,所有的城市都可以充分利用狗屎作為能源,相信那時要踩到狗屎的機會也會越來越小了;而那些仍然不幸踩到狗屎的人或許可以安慰自己並非採到黃金,而是踩到綠金了!

關於作者
廖桂賢,國立台灣大學經濟學學士、美國賓夕乏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地景建築碩士。在台灣曾任職於社區總體營造相關的非營利組織;在西雅圖曾任職於專門從事永續設計的建築公司Mithun, Inc.,參與多項獲獎的設計規劃案,並取得美國綠建築協會能源與環境設計認證(LEED Accredited Professional)。研究興趣在於永續城市的生態水文環境的規劃設計,目前為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建成環境博士候選人、美濃農村田野學會顧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