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 星期二

未來美國總統二選一 希拉蕊vs.川普 環境政策比一比

"當共同對抗氣候變遷幾乎成為普世價值,川普則是站在完全對立的天平那端。"
(Flag by ZhaoScorpioCC BY-SA 2.0)
文/王一方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11月8日投票)只剩最後一週,全球各界都在關注,究竟美國會出現史上首位女性總統;還是第一位「狂人」總統?

 隨著第三次公開辯論活動落幕,希拉蕊(Hilary Clinton)與川普(Donald Trump)兩大陣營不僅在移民、貿易、稅負、槍枝管制等政見上南轅北轍,對環境議題的立場更是極端,尤其在對氣候變遷的看法上。

談論氣候變遷,希拉蕊承認、川普漠視

 過去四年擔任歐巴馬政府國務卿角色的希拉蕊,基本上延續著歐巴馬和民主黨陣營對全球暖化的重視,她直言氣候變遷是需要正視的「急迫威脅」,也是美國未來面臨的一大挑戰。誓言在歐巴馬打下的政策基礎上,力拚美國2020年時的碳排放比2005年減少17%,如期兌現美國的INDC(國家自主減碳計畫)承諾。

 「我相信科學,我相信氣候變遷真的在發生,」在許多公開場合上,希拉蕊總如此說道,「我們要拯救地球,同時創造數百萬個關於潔淨能源的高薪工作!」她認為,去年底通過的國際最新氣候公約《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是種「歷史性的進步」。在民主黨提名大會上更篤定表示:「我們要讓所有國家遵守承諾,包括我們自己。」

 當共同對抗氣候變遷幾乎成為普世價值,川普則是站在完全對立的天平那端。

 「全球暖化的概念,是中國捏造的!」川普多次大剌剌地表示,中國為了讓美國製造業失去競爭力,才策動一系列的氣候變遷戲碼。雖然反對者屢次提出科學證據,他偶而也有幾次承認了氣候變遷。然而,川普卻不認為氣候變遷是「人為」造成的結果,反倒認為過於認真討論氣候議題,會使美國民眾忽略更重要的議題,比方核武擴散。

 猶有甚者,川普還在北達科他州的演講上,揚言一旦當選就要讓美國退出《巴黎協定》,並且「停止把美國人的稅金,拿給聯合國全球暖化計畫,」此話一出,讓全球環保團體為之捏把冷汗。

 除了是否承認氣候變遷的存在,兩者對美國未來的能源政策取向也截然不同。

發展清潔能源,希拉蕊力推、川普力擋

 歐巴馬時代曾透過美國環境保護署(EPA)制訂一套《清潔能源計劃》(Clean Power Plan),用以限制了電廠的碳排放,要求這些企業2030年排碳水準必須比2005年大減32%,同時要求再生能源供電比重大增至28%,成為一時熱聞。

 希拉蕊已經表明,將繼續捍衛、並擴大美國的清潔能源計劃。「這項標準其實是低標;而非高標,我們可以、也必須做得更好,」外界預料,她將延續前朝政策主張,有利美國的綠能產業發展。

 不意外的,川普誓言上任後撤回所有歐巴馬政府的環境政策,包括被他形容為「愚蠢」的《清潔能源計劃》。

 川普的理由是,環境政策對經濟往往「弊大於利」,他打算大幅削減環保署的預算,「不能因為環保,而摧毀了經濟!」川普批評環保署做的事「糟糕透頂」,每週動不動就推出新規定,讓做生意的人困難重重。

 對於再生能源,希拉蕊的態度顯然積極許多,他希望讓美國再生能源的發電比重,能在2025年前占到總電力的四分之一,計畫上台後推動一系列鼓勵法案,如延長再生能源免稅額,估計可在她第一次任期結束之前,讓全美新增5億片太陽能板,使太陽能產生的綠色能源增加8倍之多。

 為了美國的能源主力結構從煤炭轉至再生能源,希拉蕊還準備提出為期10年、多達300億美元的援助計畫,幫助傳統煤炭從業者(包括礦工、電廠工人等)轉換到其他產業。石油部分,她主張停止在國內土地與海岸鑽探,對北極油田也認為「美國不值得冒這險」。

 川普則支持可在公有地、海岸、與北極圈鑽油,「我們要推翻那些限制新鑽油技術的政策。」同時也表示,未來要持續把煤炭當成美國的主要能源,誓言讓礦工重回礦場,「歐巴馬對抗煤炭的戰爭,結果大幅削減了美國的工作,」川普批評過去作法,只讓美國在能源方面更倚賴敵人,造成企業的競爭劣勢。

 看來看去,川普心中似乎住了一個很大的美國公敵,這個敵人先是捏造了氣候變遷騙局,然後再趁機賣能源給美國。

 縱然不少環保人士對希拉蕊想推動TPP(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定)存有疑慮,但從環境政策來看,她的格局和立場還是比對手好上太多。



【作者簡介】王一方
十餘年主流媒體經驗,採訪足跡遍及亞洲、歐美、甚至中東,近來舉家落腳黃石公園旁,每天帶孩子親近大自然,現為低碳生活部落格撰寫美國題材。

【延伸閱讀】
美中關係 阻止暖化關鍵》 李毓蓉
美國會政治角力 稀釋全球減碳決心》 王茹涵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