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3日 星期一

日本Zero Energy Building藍圖已定 力求普及

"2014年4月日本內閣會議決定,制定能源基本計劃,實現與普及ZEB,希望在2020年時,做到新設公共建築ZEB,在2030年時,做到新設建築 ZEB目標。"
圖:ZEB長程圖。日本政府為在預定的期程內達成目標,著手多樣準備。

文/宋瑞文

    在上一回的文章裡,介紹了獲得國際節能認證的YKK 東京秋葉原新大樓「YKK 80 大樓」,獲得不少網友注意,然而,即便有表現優秀的案例,或許還是有不少人以為是特例,不具有普遍性。其實,日本已經開始推動所謂ZEB(Zero Energy Building)的節能政策,規範今後的日本(大型)建築。

    之前我們曾經介紹過積水化學工業的ZEH(Zero Energy House),就該公司的定義,是為「淨電力收支小於零」的房屋;倒不是要說它錯,只是日本各公司對於ZEB的定義不一,於是日本資源能源廳為評比方便等原因,設置ZEB規劃藍圖(Roadmap)委員會,在現階段提出定量的定義(以後可能還會改),首要條件是「再生能源除外,比起基準一次能源消費量(基準量為何,需個別照公式計算。),一次能源消費量減少50%以上。」加上再生能源後,減少75%以上為Nearly ZEB,減少100%或更多才是ZEB(如下圖)。

圖:ZEB定義,橫軸為能源消費量,直軸為(再生)能源供給量。消費抑制到50%以上,視供給量不同而為不同等級的ZEB。

    日本政府為何如此致力於建築節能呢?原因是整體國家的節能進度走到瓶頸,而且建築至為關鍵。據資源能源廳說明,1970年代石油危機後,各部門能源消費與GDP增加2.5倍與否無關,產業部門減少2成,而民生部門則大幅增加,其中業務部門(旅館、醫院、學校、商業大樓等)增加2.9倍,家庭部門2倍,因此要穩定能源供需,有必要對於民生部門展開對策。

    在能源效率方面,儘管1973年至2013年40年來,官民努力提升,達到世界最高水準,但是80年代之後改善程度不若以往,需要進一步的對策;大幅增加能源消費量的業務部門,在近年,每單位地板面積的能源消費量(使用效率)與總能源消費量雙雙有所改善,儘管總地板面積歷年來有增無減。業務部門的能耗項目,視業種而有所不同,基本上以空調為大宗,而在旅館跟醫院方面,熱水的比例較高,因此節能重點也各有不同。(見下圖)

左圖,自石油危機後,日本能效改善4成。右圖:日本能效世界第一。

    基於這樣的現實,2014年4月日本內閣會議決定,制定能源基本計劃,實現與普及ZEB,希望在2020年時,做到新設公共建築ZEB,在2030年時,做到新設建築 ZEB目標。至於如何普及,在政府方面有幾個方向:確定定義(以及在未來有必要的時候修正)、實證後做成指導大綱、開發低成本的節能技術、新設公部門建築率先辦理。

   其中,就達到ZEB的成本而言,日本政府認知到的問題有:就現狀而言,要業主追加投資,在經濟上並不一定合理。若是所有權人(屋主)來負擔,而由租賃方得到省電費等等的好處,雙方會有落差。再者,商用大樓的租賃方,會因為租金的不同,而在節能投資上有所界限。為鼓勵大樓進行節能投資,日本政府已投入185億日圓,就各申請案的技術面與經濟面進行評比,在考量到地域差異與個案的特殊狀況後,擇優補助,且在擴大節能建材的買氣之餘,也希望因此降低 2 成價格。

    綜合以上,可以發現日本政府在推行節能政策時,要求整體效果,注重經濟誘因,且並非有求必應、通通有獎(優異者才能獲得),值得台灣效法。不管要倡議再生能源或節能投資,都可以見賢思齊,注重經濟與技術上的可行性,而非滿足於樣本級的、特殊狀況的試行,才能讓國民感受到為政的誠意、積極投入,攜手共創看得見也做得到的能源願景。


註:本文資料與圖片皆來自日本資源能源廳

【延伸閱讀】
養身又養眼──節能前鋒的日本YKK新大樓》宋瑞文
13% 節能住宅 淨電力收支小於零》宋瑞文
ZEB定義與未來對策》日本資源能源廳 (日文)
日本新版能源基本計畫》工業技術研究院能源知識庫

【作者簡介】
宋瑞文(舊名宋竑廣)(個人臉書連結),寫手、演講講師,固定供稿於台達低碳生活部落格、環境資訊中心(追蹤福島核災)、陸敬民房屋部落格、熱愛雜誌、花蓮東方報等處;作品亦曾刊載於新新聞、光華雜誌、天下雜誌獨立評論等。另為日本歌手中島美雪研究者,經營其臉書粉絲團〈中島みゆき作品介紹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