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中產階級崩壞的臨界點何在?

"中產階級是大經濟體的主要貢獻者,天災襲擊城市時自然會傷及中產階級的生計。若一個城市對氣候變遷衝擊較沒有韌性、較為脆弱,那麼居住其中的中產階級 也會面臨到政治、經濟與社會的不穩定性。"
2012年10月底侵襲美國紐約州的珊迪颶風造成許多城鎮受損。(Source:The National Guard via Flickr )

文/葉怡辰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氣候與能源計畫專員)

    2015年,世界各國因為各種天災而蒙受國內生產總值 (GDP) 的高額損失 ─ 乾旱、洪災、暴風雪、颶風,可說俯拾皆是。根據瑞銀 (UBS) 最新出版的報告《氣候變遷:全球中產階級面對的風險》,指出有5千萬人,相當於英格蘭的人口數量,在2015年時因為天災而被迫離開自己的家園。

    即便保守來說,這些全球性的難民也會構成相當程度的國家安全挑戰。然而,極端氣象事件並非唯一致人死傷的因素 ─ 據估計,每年中國死亡人口中,有17% 肇因於化石燃料燃燒而導致的空氣汙染,其中特別是煤炭火力電廠的汙染排放 (註一),即每年160萬人。

    事實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14年報告,空氣污染每年致死的人數,超過因愛滋病、瘧疾、乳癌與肺結核死亡的人數總和。不幸的是,後頭還有更多驚人的統計數據。

    每一年,因空汙而喪命的人數都超過前一年度。 2014年曾是有紀錄以來最炎熱的一年,直到2015年打破了這一紀錄。根據預測,2016年很可能再超過2015年。上週,台灣全國經歷了極劇降溫的不正常天候,部分地區數十年來首度降雪,讓我們大家都驚訝不已。與此同時,美國東岸遭到最嚴重的暴風雪襲擊,癱瘓了華府、巴爾的摩到紐約的城市大眾交通系統,而這些城市也不是沒有經歷過暴風雪。跟極端天氣事件相關的氣候變遷事證愈來愈多,迫切性不言而喻。

    這些數字讓人印象深刻,但當你把它們擺到人口分布來看的話,會更加沮喪。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資料,全球中產階級大約有10億人口 (註二),貢獻了半數的GDP。若不考慮其他因素,單純就數字來看,我們可以很保守的假設,中產階級具有影響力,也具有能力來形塑經濟,以及政治。正因中產階級是大經濟體的主要貢獻者,天災襲擊城市時(特別是那些具有高風險與高脆弱度的),自然會傷及中產階級的生計。若一個城市對氣候變遷衝擊較沒有韌性、較為脆弱,那麼居住其中的中產階級 (亦是城市GDP的主要貢獻者)也會面臨到政治、經濟與社會的不穩定性。
2016年全球風險互動圖 (Source:Global Risk Report 2016)

    最近還有另一份可信的報告,強化了上述的觀點。根據世界經濟論壇剛公布的《2016年全球風險報告》,氣候變遷排在「衝擊程度」的首位。極端氣象事件則列在「可能發生風險」的第二位。透過這樣的預測,城市的韌性將決定各自的經濟穩定程度。事實是,源自於氣候變遷的天災,加上脆弱的城市,使得中產階級受災─或許就會突破最危險的臨界點,遂而改變人類社會的發展路徑(並非往好的方向改變,具體情況並不明朗)。

    氣候變遷的科學證據清楚明白,然而,仍值得我們再去探究人口分布、極端氣象事件,與城市韌性,才能確保我們的財政與政治資源,真正能以更有效益的方式來分配。

註一:Robert A. Rohde,, Richard A. Muller, ”Air Pollution in China: Mapping of Concentrations and Sources “ Aug. 2015

註二:Rakesh Kochhar, Russ Oates "A Global Middle Class is More Promise than Reality." Jul. 2015 Pew Research Center

【延伸閱讀】
瑞銀集團《氣候變遷:全球中產階級面對的風險》(Climate Change: A Risk to the Global Middle Class)
世界經濟論壇《2016年全球風險報告》(Global Risk Report, 2016)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