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日 星期四

氣候變遷與遷徙 日益複雜的研究課題


文/謝雯凱  (低碳生活部落格COP21特派員)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巴黎氣候大會開幕日的短講中,具體描述了氣候變遷與遷徙的因果關係:「今年夏天,我親眼看到阿拉斯加的海水吞噬村莊、侵蝕海岸;永凍土與苔原起火燃燒;冰川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融化。如果氣候繼續快速改變,這可能就是我們的未來,我們孩子們的命運。國土被淹沒、城市荒廢、寸草不生。政治動盪引發新衝突,越來越多絕望的人們往其他國家尋求庇護。」

    這或許是我們一般認為所謂的「氣候變遷導致難民潮」的思考 ─ 因為氣候變遷導致災厄連年,政治衝突,民不聊生,迫使平民遷徙。但是,如何界定他們是因為氣候災難而遷徙呢?這批難民與單純因為戰亂逃離的難民在本質上、行為上又有何不同?以及,各國是怎麼看待氣候難民問題呢?

    氣候難民是可能已經在發生的事實,但我們卻還無法全盤了解他的全像,是個極需深化的議題。因此,歐盟科技合作組織 COST (European Cooperation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集合一群社會科學研究團隊,各自在過去四年裡,就氣候與遷徙:知識、法律、政策與理論 (Climate change and migration: knowledge, law and policy, and theory) 進行不同的研究。研究團隊來到COP21的現場,於周邊會議分享各自的發現。

    首先,有些團隊進行文獻整理資料,從以往導致遷移的戰爭與衝突中,分析是否有對應的小規模氣候變異,之間有無關連。德國環境智庫 WBGU (German Advisory Council on Global Change) 在2007年出版過一份報告世界在變動:氣候變遷下的安全危機》中提及,氣候變遷會衍生社會壓力,加劇那些既有的衝突,特別是在剛脫離專制的政治轉型國家、貧窮地區,以及政府治理能力薄弱的區域。

國際衝突熱點,圖示要素包括:水龍頭─因氣候因素導致的飲用水資源缺乏、稻穗─因氣候因素導致的糧食減產、紅漬─熱點、波紋─氣候因素相關的暴風與水災、人群─因環境因素導致的遷徙。 (資料來源:WBGU)


    然而,這是從過往的衝突去找氣候變異的影子,就如同大家常說水資源枯竭這種氣候危機,無可避免會導致衝突。但來自漢堡大學的 Jürgen Scheffran教授說,氣候危機同樣會導致民眾更加團結去抵禦環境危機,擔心氣候變遷會導致大型戰爭衝突的恐慌是沒有道理的。

    Lund大學的 Angela Oels 博士則研究國際間對氣候難民的政治論述,她從1985-2013的文獻資料中歸納出三種:

  1. 害怕難民:擔心會帶來大規模遷徙,繼而導致戰爭衝突、國家安全問題,乃至於疫病。
  2. 拯救氣候難民:由於貧窮或低落的社會地位,會決定氣候災難下的脆弱度,因此要幫助他們,要接納難民。在這個框架下值得討論的是,要給他們甚麼政治地位─難民或是接納為公民?這又有是否構成國家安全問題的討論。
  3. 遷徙是氣候調適的合理對策:既然氣候變遷、極端氣象事件無可避免,在生計遭到摧毀,居民為了自救避災而遷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Oels 博士最後補充一個另類的論述,一位吐瓦魯的小島居民認為他們其實是氣候鬥士 (climate warriors),是站在氣候變遷第一線的戰士,正面對抗氣候變遷。

    研究氣候難民問題的知名學者 Koko Warner 表示,這類的遷徙為了兩個原因:天氣或氣候危機,以及安全與生計。民眾利用移動,來管理氣候變遷,保障家人安全與福祉生計,在考慮遷徙的這件事情上面,會有不同的決策。

    她研究吉里巴斯、吐瓦魯與諾魯三個小島國家,調查他們的移動 (mobility)能力與意願,只有26%的民眾認為他們有能力遷徙,另外有7-9%民眾想要移民但沒有辦法。當地居民面對的氣候災難,主要是水資源窘迫、海平面上升與土地鹽化。
三個件事要在巴黎公約之後確定的

    學者們另一個討論的主題是,利用氣候公約真的可以管得住氣候難民的問題嗎?氣候政策真的是解決問題的依歸嗎?大部分與談者是希望必須提及,但也知道問題的複雜性,不期待用公約來「解決」問題。蘭開斯大學環境中心的 Giovanni Bettini 在研究中拋出質疑:大家都說保育或氣候政策做好,可以減少氣候難民,但問題是難民問題爭議很大,我們想要看到氣候公約規範遷徙嗎?就像問,氣候公約可以或者該去拯救貧窮嗎?但是,至少我們可以密切注意移動 (Mobility)與氣候正義 ( climate justice)的關係。

    亞利桑那大會教授 Diana Liverman  則從氣候正義的角度切入。例如,女性在遷徙的機會比男人更小,因為他們除了家庭的牽絆,也跟女性在各國的地位與特殊情況有關,例如有些地區婦女生育許多小孩,她們便更難以遷徙避災。

    最後,Durham大學的 Andrew Baldwin 總結這場周邊會議,他說,氣候變遷與遷徙的問題,並不是政策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Not policy relevant; but political relevant.)。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