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56% 台灣的真實「減」碳目標

"國際智庫分析,各國若都遵循南韓、新加坡的減碳目標,本世紀末升溫將落在3~4℃。台灣的目標稍微好一點,但仍較1990年排碳基線增加 56%。"
2009年8月的林邊鄉,莫拉克颱風讓這座小城足足泡了一個月的水。(圖/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提供)

文/張楊乾(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本文同步發表於9/20出版的聯合報元氣周報)

 年底巴黎氣候會議前三個月,台灣依國際氣候協議締約國的規格,提出了十五年後的排碳上限為2億1仟4百萬噸,將比2005年的排碳量下降20%,但較1990年的排放量1億3仟6百萬噸,卻是增加56%。

 如果台灣不把自己當成已開發國家的一員,這樣的減碳量當然不算差,甚至比亞洲鄰近國家好。比如說,南韓的目標換算成1990年的排碳量,其實還要再增加81%;新加坡的目標換算1994年排碳量,更是要增加142%。

南韓與新加坡這兩國的減碳承諾,之前雙雙被德國知名智庫「德國波茲坦氣候影響研究所(PIK)」共同參與的「氣候行動追蹤計畫(Climate Action Tracker)評為「不夠格(inadequate)」,並指出若全球都照南韓與新加坡的減碳途徑,世紀末恐將升溫3-4℃。PIK的所長宣胡博(Hans Joachim Schellnhuber)博士最近來台訪問,見了總統、中研院長、環保署長等,受訪時多半對台灣的努力表達「肯定」。但若回到對暖化科學的回應,以亞洲四小龍的社經條件,似乎應共同對國際社會,承擔更多的減碳責任。


亞洲四小龍 承諾不夠積極

以目前提交減碳目標的國家而言,已開發國家裏最積極的算是瑞士,承諾減碳50%,歐盟28國則共同承諾減碳40%。之前不願簽《京都議定書》的美國,在這一輪氣候協議提出減碳19%的目標、日本則是退縮甚多,僅願承諾減15%、其他國家像紐西蘭減11%、俄羅斯減11%、澳洲減5%、加拿大減2%等。

這些富裕的國家,因過往享受了化石燃料的好處,現在多付出一些,對許多開發中國家的心裏是平衡一些。不過,現在亞洲國家的排碳量,佔比已超過全球排碳的40%,如果只想重蹈「先發展、再環保」的老路,全人類只有陪葬一途。

中國與印度的排碳量相加,目前已佔全球的三分之一強,即使有「歷史人均碳排責任」的論述保護,強力主張歐美強權應讓亞洲人也有過好日子權利,也獲得不少談判籌碼。然而,兩國政府其實也理解,再這樣排放下去,暖化帶來的苦果恐怕自己得先嚐,因此在國內都已有一連串的減碳施政。

中印峰值 成抗暖關鍵

目前印度還未提出減碳目標,中國則已先在六月底時,承諾在2030年之前,二氧化碳將不再增長、碳密集度將較2005年下降60%~65%、初級能源屬非化石燃料的佔比將要提升至20%。這樣的目標一提出,即使和90年代的排碳量相較,中國大陸整體上升了約240%,但這個目標依舊受到各國的歡迎,畢竟中國大陸目前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也不過就是達到全球平均,國際壓力現反而放在印度,希望也能如同中國大陸般提出碳排峰值年(Peak Year)。

回歸現實面,目前各國提出的減碳目標,距離將升溫控制科學界建議的2℃目標,在2030年仍有210億噸的落差,全球目前仍是朝向升溫3℃前進。而由於大氣中的溫室氣體留存時間,最長可達上萬年,地球所能容忍人類排放的二氧化碳極限,很快會在十年內用盡,而如果連提出的減碳目標都不夠積極,更遑論可以提出革命性的減碳手段了。

年底的巴黎氣候會議,將是守住升溫2℃或3℃的關鍵,但不論會議成功與否,這樣的歷程至少夠確定,地球不會朝向科學家預測全面失控的升溫4.8℃前進。台灣減碳的目標拿到國際上,放大檢視後或許會有些難為情,但即使如此都希望不是空口白話,能真正朝向低碳經濟體進行轉型。

【參考資料】
2014年中華民國國家溫室氣體清冊報告
Climate Action Tracker 2-Sep-15 "Emissions Gap-How close are INDCs to 2 and 1.5°C pathway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