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

來看各國的減碳承諾 ─ 各國 INDC 隨選(將不定期更新)

文‧整理/謝雯凱、吳郁娟、葉怡辰、張楊乾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

    2015年是氣候變遷談判重要的一年,各國代表會在年底巴黎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第21屆締約國大會中 (COP21),制定一份接替京都議定書的國際減碳法律文件。這份文件應該是個協議,具有法律約束力規定著各國應盡的減碳義務, 以及全球該有什麼樣的努力,來阻止地球升溫超過攝氏2度,否則我們就會面對更嚴重的氣候災禍。

    為了替巴黎氣候大會的談判提前準備,各國在 2015 年必須提交給公約秘書處一份 INDC,其全名是「國家自定預期貢獻」 (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INDC or INDCs),翻成白話文是:各國依照自身的社會經濟狀況,提出本國的計畫,裡面要有減碳目標與策略,以及可以為其他開發中國家的減碳與調適多做什麼?各國提交的 INDC 內容,將會決定著 2015年新協議的方向。而台灣雖不是公約締約國,但也將提出 INDC ,值得期待。

    本篇文章,選擇幾個指標性國家的INDC,以供各位參考。(不定期更新)


「瑞士」

瑞士是第一個繳交INDC的國家,當中的目標是 2030年減碳50% (相較於1990年),其中至少30%是在國內達成,其他則是境外減碳來換抵。長期目標上,瑞士希望在2050年減碳 70-85% (相較於1990年)。

瑞士的INDC 也是撰寫的較完整的一份,內容包括盤點對該國排碳現狀的簡要檢討,以及對於氣候變遷衝擊的分析,交通運輸、住商建築的能耗,這兩者將是減碳重點。不過INDC內不須包括各國未來承諾的減碳策略,這些策略應該是訂在各國自身的法律或政策當中。

瑞士的目標中將境外減碳的成果納入,但歐盟、美國、日本等國則未把這境外碳權計算在內。也因此,想拿不同國家的 INDC 來互相比較的話,需要考量到這些不同因素。

歐盟

歐盟28個國家共同繳交一份 INDC,目標是各國共同在2030年境內的碳排放量至少減少40% (相較於1990年),這也是前一年歐盟高峰會各國同意的進程。

通常各國不會將自己國內法律承諾的目標,拿出來放入 INDC,對國際上昭告,以便於留作之後談判的折衝空間。做為氣候談判中的資優生,歐盟已把中長期的目標放在歐盟法層次,這是有法律效力的,因此就明文列在INDC中,目前歐盟正與各國協商各自減碳的占比。


美國

身為全球第二大的排碳國,美國減碳目標為 2025年減碳 26-28% (相較於2005年),並期許達到最佳的28%減碳成果。長期目標則是 2050年減碳 80% 以上 (相較於2005年)。

值得注意的是,該國盤點近年來的減碳政策中,都是歐巴馬任期內所翻新的各種排放標準與節能標準,可見得在國會體系兩黨僵持的狀況下,「提高標準」成為可行且有效的行政手段。

中國

中國把國家未來五年的發展計畫,也就是「十三五」計畫中的節能減碳部分,直接放入 INDC中,因此看起來相當整體,並將經濟發展與節能減碳工作一併考量。

該國提出的 INDC 目標是在2030年讓碳排放量達到尖峰,也就是需要在此後逐年下降,並期許還可以將碳排尖峰年提前。再來,2030年的碳排密集度 (生產每單位GDP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 要減少60-65% (相較於2005年),非化石能源佔初級能源的消費比重達20%。較特別的目標是,中國設立森林復育目標,要在2030年增加森林蓄積量 45 億立方公尺 (相較於2005年)。

目前中國已經是世界最大的碳排國家,但這份INDC的目標,讓許多評論者感受到積極態度。中國未來減碳的策略,主要是控制煤炭消費總量、降低火力電廠發電的碳排,並大力發展再生能源:另一方面,在提高既有重工業能效,建構永續城市樣貌以減少交通與建築能耗方面,也都有通盤規劃。

日本

由於日本在福島核災之後,大幅減少核電廠使用,但總體能源使用下降,使得他們花了較長時間重新計算未來能源需求,放入INDC報告。不過因目標保守,提出時遭受不小質疑。

日本的目標是,在2030年會計年度比2013年會計年度減碳26% (相當於比2005年會計年度減碳25.4%)。在INDC中,日本表示這目標是他們預估2030年能源配比與各部門減碳目標量後,所提出的可行性目標。 其實最近幾年,日本在再生能源發展的政策,以及建築與工業節能標準的提升,都相當積極也頗具成效,減碳進程可能再提前。

韓國」

與台灣類似,韓國也是工業佔能源消耗超過半數的國家,甫由發展中國家邁入已開發國家之列,但他是全球前十大的排放國之一。該國INDC的目標,是 2030年要比BAU 情境的排放量,再減 37%。韓國也會使用境外碳權抵減方式,來達到2030年目標。

所謂 BAU (business-as-usual) 情境是指:馬照跑、舞照跳,不改變現狀的模式。通常會使用 BAU情境作為減碳基準的,多半是發展中國家,經濟成長率旺盛,因此產業擴增快,人口增加快,以致於能源消費量增加快速且難以準確預估。韓國在這份 INDC中利用該國經濟研究機構的經濟預估,將未來每五年的碳排放預估量都算出來,不過預估的碳排放量仍持續成長,也未承諾在2030年就拿到峰值。

「台灣」

台灣的 INDC 為:203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為BAU減量50% ,相當於2005年排放量再減20%。(2015. 17th Sep.)
 

[延伸閱讀]
公約秘書處各國INDCs上傳處 - 可下載檔案
Climate Action Tracker - 將各國目標年會走勢圖,並對其減碳強度給予評價
解碼 INDCs 》(英文)
中文 INDC 地圖。由「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與「用數據看台灣」製作
台灣─行政院首次公布我國 INDC的目標與框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