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

讀林義傑 上了一節水資源課

義傑跑過的三大缺水區域,當地居民每日的平均可用水量不超過50公升、且25%-50%的居民無法使用消毒或衛生處理後的飲用水。

 文/吳郁娟(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氣候與能源計畫專員)

敦煌的月牙泉。(吳郁娟攝)
     非洲撒哈拉沙漠、中亞古絲路、東亞的戈壁沙漠並列世界上三大缺水區域。這些地方水資源缺乏,日夜溫差大,在如此險峻的路途,用雙腳成功橫越此三地的跑者,兩隻手指頭數得出來。台灣的超級馬拉松運動員 ─ 林義傑便是其中一人。

     翻著義傑親筆簽名的最新著作-《原來,是為了簡單的理由才跑的:我想和愛跑步的你分享的事》,書裡細細描述他如何與跑步結緣,並且投入全部的生命熱情,書中穿插的「林義傑的跑步教室」教導讀者如何準備跑完全程馬拉松,挑戰自我。


     我非常欽佩義傑對於跑步的執著,不過礙於輕微的職業病症狀發作,忍不住計算跑一趟超級馬拉松需要喝掉多少水與生活中對於「虛擬水」想像。

戈壁沙漠上賣瓜的小販是提供旅客補充水分的休息站 (中國嘉裕關,吳郁娟攝)
   般人每日平均必須攝取2公升的水,維持生理機能。跑一趟全程42公里馬拉松,從賽前到完賽後平均4.5小時, 約需要補充2-3公升的水。對照義傑的超級馬拉松行程,平均一天跑80-90公里,推算約要喝掉6-8公升左右的水。

     在《世界水資源地圖》一書中,義傑跑過的三大缺水區域,當地居民每日的平均可用水量不超過50公升、且25%-50%的居民無法使用消毒或衛生處理後的飲用水。更令人沮喪的是,在發展中國家,90%的汙水未經處理就排放入河川。如此惡性循環之下,無清潔水源使用的人口將會越來越增加。

     那麼已發展國家對於水資源的使用就高枕無憂了嗎? 那可未必。

     舉例來說,澳洲人平均每日居家用水是282公升,其中炊煮、飲用的用水僅佔10%,反而是沖馬桶、洗車、澆花用了大部分比例。便利的水龍頭讓許多人忘記省水的概念,習慣打開水龍頭就可直接生喝的區域,往往最浪費水資源。對照衣索比亞平均每日的居家用水僅有13公升,許多婦女甚至得花一整天的時間往返水源地,徒步、徒手汲水,反映出地球上可用水的分配不均與個人的用水習慣還有很大推廣空間。

     如果再仔細計算生活中的「虛擬水成本」會更瞭解,我們在無形中消耗掉多少水。「虛擬水成本」意指一種產品生產時用到的全部水量。以美國人的早餐為例:一杯咖啡需要140公升的虛擬水(栽種咖啡豆、採收烘培等)、二片土司需要80升(灌溉麥田、收割、製成麵糰等)、一顆蛋需要120公升的水(雞飼料、清洗包裝等過程)。在加上培根、蘋果、牛奶等”美國時間”的餐點…算一算,一頓早餐要耗用1100公升的虛擬水。因此,如果你是習慣吃西式早餐的人,一早起來,當你還沒喝下任何一滴白開水時,你已經使用了將近1000公升的虛擬水。更多的虛擬水成本都可以在「煮一杯咖啡多少水?生活事物背後的虛擬水」這本書中找到許多有趣的資料。

     因為讀義傑的跑步書,使我延伸找出好幾本在寫水資源的翻譯書。而義傑本人也注意到他雙腳跨越區域的水資源問題。2007年,義傑橫越非洲撒哈拉沙漠,全程7,500公里;2011年,擁抱絲路之旅,10,000公里;2013年,跨越戈壁沙漠,全長2,400公里。這三個極限賽事的號召主軸都環繞著水資源,希望引起大眾關注荒漠地區的用水問題。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 (IPCC) 九月底公布的最新氣候變遷評估報告,科學家有很高的信心指出,不久的將來,乾燥地區將更為乾燥,乾溼季的雨量差距也會更高。可以想像,義傑跑過的這些區域,將來受到極端氣候的衝擊將更為顯著,當地政府必須提出更多調適方案,協助居民適應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影響。世界銀行的副總裁在1995年公開演講中曾提到:「20世紀,我們為了搶奪石油而打仗;到了21世紀,我們將為水而戰」多麼沉重又適切的預測。

     闔上義傑的跑步書,我翻出了慢跑鞋,準備邁開步伐體驗跑步的樂趣。同時計算這趟慢跑需要喝多少白開水(不是瓶裝水)與義傑跑戈壁沙漠時喝了多少水?


影片:林義傑在戈壁路途中,探訪居民用水狀況與短缺問題,將會製作成一部紀錄片。(影片由 KEVINLINorg 上傳)

【延伸閱讀】
不能沒有水-101個IDEA,荷包滿滿愛地球》山岳文化,2008年
原來,是為了簡單的理由才跑的:我想和愛跑步的你分享的事》林義傑,推守文化,2011年
世界水資源地圖》聯經出版,2012年
煮一杯咖啡多少水?生活事物背後的虛擬水》時報出版,2013年

作者簡介

吳郁娟,宜蘭人,生態環境相關系所畢。著有《單車壯遊,從北京到巴黎》(合著 )、《海平面上升最前線‧吐瓦魯》,現為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氣候與能源計畫專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