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愈熱 愈該管管熱水

如果將用電量、用天然氣量、用液化石油氣量等,統一轉換成「能源使用量」來作比較的話,排第一的竟是製造「熱水」!
文/張楊乾(低碳生活部落格主編,本文改寫自同名文章,發表於2013.06出刊的《綠雜誌》第22期)
shower baby
洗澡時專心洗澡,不只省熱水,同步也能減碳(Flickr創用共享,Ben McLeod攝)

 夏天,在台灣人的家裏,冷氣無疑是用電最多的電器。根據能源局的統計,一般的住宅一到夏季,平均大約有37.9%的用電,是花在冷氣之上。冷氣的用電之多,就算除以全年十二個月,平均也有23.8%的用電來自冷氣,是家庭裏各式電器的第一名。
 不過,如果更廣義來看,將用電量、用天然氣量、用液化石油氣量等,統一轉換成「能源使用量」來作比較的話,則製造「冷氣」的能源用量,排行退居第二,排第一的,竟是製造「熱水」!

熱水佔能源需求 排行第一
 熱水的需求,一般多為煮沸飲用、或作洗澡洗衣。台灣位屬亞熱帶,理論上對熱水的需求,應遠低於歐美國家;特別是在炎熱的夏季,台灣更具有絕佳的氣候條件,讓製造熱水的能源需求可大幅降低。更重要的是,若在夏季尖峰用電已很緊張的時段,還將寶貴的用電空間,留給可有可無的夏季熱水,無啻是對能源危機毫無認知。
  但有哪些作法,是一般民眾立即可行,減少夏季熱水的能耗量呢?

    以我自身為例,自去年入夏開始,我就將熱泵熱水器設定的出水溫度,由冬天的55-56度,調降至42-44度,洗澡時只需轉熱水閥,即可有溫水可供洗滌。這個設定溫度的小動作,讓200公升的水減少升溫10度,大幅減少了熱水器的用電量。

順應節氣 調低出水溫度
    當然熱泵熱水器在夏天使用時,等於是將冷氣原本要排出的廢熱,回收加熱洗澡水,因此往往會高出溫度設定值。如此一來,配合保溫筒的使用,讓熱泵熱水器在夏季時,單獨啟動製造熱水的機率,其實相當低。

    但如果連著幾天沒開冷氣的話,熱泵仍有啟動可能,此時可先將熱泵開啟的時間,設定一天中最熱的時刻製造熱水,約略是下午2-3點左右,則不但從水塔下來的水已被大氣預熱,壓縮機進行熱交換時也比較有效率,能夠再把用電量降低。

    如果家裏裝的是傳統的電熱水器,將出水溫度調低,設定在全天最熱的時段加熱,同樣也都與熱泵熱水器一樣,具有節能效果。若是使用瓦斯熱水器,也可以將火力作一調整,通常熱水器的說明書上,多半會建議如何因應節令,來作瓦斯熱水器的火力調校。

    至於太陽能熱水器,台灣的夏季幾乎可100%利用太陽熱能,可謂中南部透天厝加熱洗澡水的節能首選。

    講完了洗澡水,另一個台灣人需要的熱水,則是熱開水的需求。

一般的學校或是辦公室,多會普設開飲機供學生或同仁取用;時序進入夏季,熱水的需求雖然減少,但卻很少有管理者會去動開飲機。少人用固然讓開飲機加熱的機會變少,但相對地待機電力佔比就會提高,仍有空間可以作節能。

善用保溫熱水瓶 砍煮水用電
    以我自己的經驗,目前辦公室為減少煮開水的用電量,是先將自來水用熱水壺燒開後,再裝進不插電的保溫瓶供同事取用。以辦公室的熱水用量,大約一天要燒三次左右,需要用熱水時才燒水,完全不需待機電力。

    不過,若是辦公室人多的話,這種方法可能會累死庶務單位。因此,夏天時若適時關掉幾台開飲機,在熱水需求下降的同時,讓每一台開飲機獲得最有效的利用,就像是冬天用電需求較少,發電廠就有機會可以歲修一樣,降低不必要的保溫熱水用電。

    最後,家戶裏另一種熱水的形式,則是每晚餐桌上的那一鍋熱湯,這在能源局的調查之中,歸類於佔15%家戶能源使用的「烹調」類。雖然夏天對熱湯的需求量降低,但對甜品的需求卻又增加,特別是夏季的甜湯底仍都必須要先煮沸,放涼後又要放入冰箱冷藏,裝碗時又要再加入冰塊,總耗能並不比冬天的熱湯低。

    因此,善用悶燒鍋延長湯品煮沸的熱度,減少加熱燉煮的時間,讓原不易煮爛的豆子等食材,不用消耗太多能源就能變軟,這或許是一種方法。而在網路上就買得到的太陽能鍋,利用聚光加熱的方式煮綠豆湯,則是另外一種節能煮湯的好方法。只要不趕時間,又有空間可以架設太陽鍋,這其實也別有一番風味。

    在溼漉漉的台灣夏天,如果冷氣的用電是無可避免,至少可以藉機把熱水的能源用量,有意識地強制降低。因應四時變化來作節能規劃,或許是另一種讓減碳行為,能永續進行的重要關鍵。

【參考資料】
能源局 2010 《台灣地區住宅部門能源消費狀況調查》

【延伸閱讀】
擰乾房子 有更節能的選擇》張楊乾 2013.01.02 低碳生活部落格
洗場低碳的熱水澡》張楊乾 2012.10.18 低碳生活部落格
節能綠裝潢 挑戰夏月用電120度》張楊乾 2012.04.15 低碳生活部落格
家庭用水如何節約》張楊乾 2013.07.10 氣候戰役在台灣

作者簡介
張楊乾,兩個孩子的爸爸,常揣摩在二十年後,該如何告訴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兒,為何地球已升溫兩度,而這一代人又是怎麼錯過了減碳的關鍵時刻。曾服務於新聞界、在歐洲修習與暖化相關的碩士學位後,投入減緩氣候變遷的相關領域,現任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