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5日 星期三

北京到巴黎 低碳旅行不苦行

"2007年有群自行車騎士,認為這百年來汽車並非全然是美好生活的代名詞,於是他們反向思考,汽車可以從北京到巴黎,那自行車必然也可以。"
 文/吳郁娟( 台達電子基金會氣候與能源計畫專員)

    1896年,在人類的科技史與文學史上都是值得紀念的ㄧ年。

    就科技史而言,33歲的亨利‧福特(Henry Ford)成功生產該公司的第一輛汽車;就文學史而言,撰寫大亨小傳的史考特‧費茲傑羅(Scott Fitzgerald)誕生。1896年之後,汽車在路上與獸力車、腳踏車爭道;文學作品中形容名流貴族的代步工具從馬車轉變成汽車。然而,汽車深入到普羅大眾的日常生活,還要好幾十年。名流貴族不甚相信汽車這笨重的金屬機械,能載著人們到任何地方,而庶民仍然仰賴牛、馬、騾、驢拉動的獸力車,或是單靠腳力的自行車。

一百年前的汽車之旅

    1907年,一群歐洲人想向世人證明汽車能載著人類到世界各地,他們在法國《Le Matin》報紙刊登一則廣告─「有人願意在今年夏天,一起開車從北京到巴黎嗎?」
廣邀各方好手加入這場長途汽車競賽。該年六月十日,11個人6台車從北京出發,
預計經過蒙古、俄羅斯、進入歐洲,前往巴黎。有趣的是,比賽一開始,卻是「人拉車」的競賽。參賽隊伍甚至聘雇中國人當苦力拉車,或鞭策馬、驢等獸力車運送汽油以備隨時補給。原因是在該年代加油站非常不普遍,且路況極差又沒高速公路,橋面不夠寬、承重量不夠,還得仰賴船隻把車子運過河。人力拉車的頻率比參賽者自行開車還高,這是參賽者始料未及的。

    競賽的車輛一直到進入蒙古草原與戈壁沙漠後,參賽者才真正「行駛」汽車。終於,經過兩個月,約莫12,000公里的里程,義大利王子Scipione Borghese 率先抵達巴黎,受到英雄式歡呼,向世人證明汽車,這台金屬怪物能載人類到世界各地。當時,許多家報社皆以「北京到巴黎揭開汽車時代的序幕」為題大肆報導,讓汽車的使用漸漸深入各社會階層。

    然而,汽車時代真的帶來比較舒適的生活嗎?在面臨能源危機的現代社會未必盡然!

    距離1907年汽車競賽後的100週年,2007年有群自行車騎士,認為這百年來汽車並非全然是美好生活的代名詞,反而造成許多嚴重車禍意外、加速化石燃料消耗。又或者為了讓汽車能高速行駛,興建高速公路,造成許多物種喪失棲息地,瀕臨絕種。於是他們反向思考,汽車可以從北京到巴黎,那自行車必然也可以。難道生活或旅行的交通工具選擇只能仰賴汽車嗎?

    2007年,紐西蘭人Olly Powell與台灣人吳懿婷發起「北京到巴黎無車探險(Beijing to Paris Carfree Exploration, 簡寫B2P)」,架設網站(www.beijingtoparis.com ),在全球募集響應者,詢問電腦螢幕前的網友「有誰願意在2007年的夏天,加入我們,不使用機動車輛,從北京到巴黎嗎?」參加辦法很簡單-「路線自訂、裝備經費自籌,相同的是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出發,為同一個信念-『迎接更美好的交通時代』」。前往巴黎的方式更多元,唯一條件是不能駕駛汽機車,參賽者可以選擇火車、船、自行車、甚至騎馬等方式。參加條件這麼開放,但所有參賽者最後竟不約而同選擇同一種工具-自行車。

一百年後的無車壯遊

    2007年六月十日,和100年前的汽車競賽同一時間、同一地點,來自6個國家、16位響應者(其中8位台灣人),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集合。互道Hello與「保重,巴黎見」之後,隨即分成6條路線出發。台灣媒體多將此趟旅行主軸定調為「低碳旅行」。除此之外,這群騎士更希望提倡使用多樣化的交通工具,改變過度仰賴汽機車的習慣。

    筆者是當年的響應者之一,騎行路線從中國、哈薩克、俄羅斯、芬蘭、瑞典、德國、盧森堡與法國,共8個國家。為何會選定這樣的路線?純粹是為了方便申請簽證(只需4個)。參加的動機很純粹─不想錯過這場自行車革命,更想證明自行車可以載人們到世界各地!

    從北京天安門出發,當筆者跨上掛著約20多公斤家當的自行車,搖搖晃晃地踩著踏板,踩出第一道輪圈後,率先得面對路上成千成百輛的自行車。即使中國近年崛起,一般民眾仍以自行車為主要交通工具。甚至在北京的胡同內,筆者還瞧見「熱愛北京,請騎自行車」的標語。在中國3,000多公里的路程,除了戈壁沙漠的高溫令人頭昏之外,騎得倒還愉悅!

    進入中亞的哈薩克,筆者的B2P低碳旅行在哈薩克人眼中變成不可思議的街頭畫面。主因是哈薩克面積廣大(500倍台灣面積),小鎮之間的距離平均超過100公里以上,對騎自行車的旅人而言,是無與倫比的折磨。每天得精算地圖上小鎮間的距離、計算糧食與水的存量是否足以應付到下一補給站?此情況延伸到跨入俄羅斯的旅程。然而,因長時間在路上移動,筆者得以窺見哈、俄人民對汽車共乘的觀念非常普及。尤其在哈薩克,城市內皆無計程車,常見許多人在路旁舉起大拇指搭便車,待與駕駛人談好路段與補貼的油資費用後,便上車一起共乘。翻閱旅遊資訊才知,此現象在前蘇聯國家非常普遍,是由共產主義延伸而出的共乘習慣。

    從俄羅斯轉入北歐後,入境歐洲是整段旅行最舒適的騎乘經驗。筆者行經五個歐洲國家,每個國家的道路系統皆有單車專用道,行人不會越線,汽車不會爭道,伴隨著旅行的悠哉心情,有幾回還差點騎到睡著!芬蘭到瑞典、瑞典至德國的路段則以「雙輪搭郵輪」的方式抵達,輕鬆將自行車與全部家當推入船艙,將搭飛機的冗長打包與安檢時間轉成與船上旅客交談,或欣賞波羅的海美景。

    歷經133天,筆者抵達巴黎艾菲爾鐵塔,是這趟旅行的終點,也是1907年汽車競賽的終點,心情非常平靜,抬頭望向鐵塔頂端,深信「自行車可以載人們到世界」是堅定不移的!

    你知道嗎?在歐洲使用多樣交通系統作為移動工具是非常普遍的。曾看過一種說法,歐洲人每次出門,會以個人走路的速度來思考選擇何種交通工具
  • 半小時內可到達的地方-走路;
  • 一小時以內的路程-騎單車;
  • 二小時的路程搭乘地鐵或捷運;
  • 三小時的路程搭火車;
  • 大眾運輸工具無法到達的地方才考慮開車。
    其實,從北京可以一路搭火車到巴黎!只要花點時間研究交通工具的轉乘方式,不僅低碳節能省荷包,還會創造出意想不到的旅行回憶與第一手觀察。

    如果說1907年的汽車競賽揭開四輪生活的序幕,那麼身為「節能減碳」的響應者,我們希望2007年的低碳旅行能讓更多人瞭解,生活與旅遊中「行」的方式有很多種,使用汽車或機車應可不是首選。低碳旅行一點也不苦行,反而帶來更多的旅行驚喜與體驗!

    亨利‧福特由裝配汽車產生的工業生產方式,為人類生活帶來革命性改變,作家費茲傑羅所描寫代表美國夢的繁華世界,卻在百年後遭遇到金融風暴。這一百年來改變的事情很多,交通更便捷、科技進步,環境卻也破壞了,如果我們這一世代願意實踐低碳生活模式,我們將可清楚地預見一座更健康運轉的地球與生生不息的大地!

   「你今天減碳了嗎?」


作者簡介
吳郁娟,宜蘭人,中興森林系、東華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畢業,曾任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海外長期志工,2009年9月派駐吐瓦魯國擔任環保志工,2010年以吐瓦魯代表團身分,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十六次締約國會議(COP16),現為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氣候與能源專員。

【延伸閱讀】
書籍《單車壯遊,從北京到巴黎》B2P團隊,華城圖書
北京到巴黎無車探險─活動網站
低碳革命前夕的無車之旅專欄─環境資訊電子報
單車壯遊~北京到巴黎!」15,April 2013 氣候戰役在台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