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

杜哈氣候會議:科學渴望參與

IPCC報告主要編輯之一Øyvind Christopherson
介紹民眾該如何應用 SREX 報告。

    文/李河清(國立中央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COP18-在卡達杜哈舉行的氣候談判會議進展緩慢。這次會議最多只能定位為「期中」會議,因為原本2012年效力屆滿的京都議定書,在去年德班會議中延長至2015年。這得來不易的三年緩衝期,雖然爭取到排放大國包括中國與美國的全體參與,卻將談判實質進展向後推遲三年。

 
     一片慘澹氛圍裡,仍有亮點。亮眼的成果來自於公民社會行動者(Civil society actors),特別是科技社群的邊會討論。IPCC(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是氣候談判過程中不可或缺的科技社群,由兩千多位自然、工程、生態以及人文社會的學者所組成。事實上,IPCC本身不做研究,而是就特定議題的相關科學文獻進行系統性地整理與評估。其中,最活躍的第一工作小組(WG-I)分別在1990199520012007發表四次科學評估報告,第五次評估報告也即將在2013-2014年完成。
 
    除了科學評估報告,IPCC也出版技術報告與特別報告,譬如1999年針對航空部門所提出的《航空與全球大氣特別報告》(Aviation and the Global Atmosphere)。直接帶動了飛機碳排放是否納入全球減量規範的討論。而近期令人注目的,莫過於2012年三月所發表的《管理極端事件和災害風險,推進氣候變化適應特別報告》(Special Report on Managing the Risk of Extreme Events and Disasters to Advance Climate Change Adaptation, SREX)。

    這篇特別報告首次由第一及第二工作小組共同編寫而成,彙整的相關文獻截止於2011年五月。報告內容不但超越了原有「人為」暖化的論述,檢視了極端氣候或氣候異常事件的強度與頻率,更提供了風險評估移轉與分擔的架構以及減災防災的機制。論述中,除強調極端氣候的物理現象外,更指出減少「暴露度」(exposure)與「脆弱性」(vulnerability)的管理方法。
Maarten van Aaist 分析極端氣候下的災害風險對策

    災害無國界,貧窮國家或富裕國家同樣可能是受害者。在今年杜哈COP18邊會中所提及的具體災害案例包括:2003年八月法國熱浪導致14,000人死亡; 2005年美國卡崔娜颶風,重創紐奧良州與美國經濟; 肯亞暴雨洪水沖毀房舍,迫使當地居民遷移,以及西非地區因長期乾旱導致糧食危機。SREX 團隊成員Maarten van Aaist 特別提出「災害風險對策架構」(The Solution Space),認為備災減災可透過制度面向的設計,譬如巨災保險等政策工具,移轉和分擔風險。

    令人欣喜的是,IPCC主動規劃了一系列「宏偉的宣傳工作計畫」(A Plan for an ambitious “outreach” effort),自發地將科學成果傳播、紮根到民眾及使用者,總共分為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的宣導工作從去年德班會議(COP17)就開始,第二階段示範計劃則起始於2012年一月在奧斯陸舉辦的專家會議,先後透過七次區域性會議,吸引了約1200名來自65個發展中國家的利害關係者(stakeholders)參與,共同分享評估成果。
  
    IPCC2007年與前美國副總統高爾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高爾得獎的事實眾所周知,但共同獲獎的 IPCC 卻很少被談及。委員會所提出的得獎原因是IPCC 建構並更完整地傳遞氣候變遷的知識體系」(for their efforts to build up and disseminate greater knowledge about man-made climate change, and to lay the foundations for the measures that are needed to counteract such change作為一個最有影響力的科技社群,IPCC 大可以只產出報告,提供各式科學數據,但這次特別報告卻出人意表地走出研究室,嘗試與所有利害關係者直接互動。更重要的是,透過科學傳遞與溝通,IPCC 內部也開始思考科學參與的內在意涵。挪威學者O. Christophersen在邊會上就曾指出以下五項反思:
  1. 宣導對象是否「正確」(right people?
  2. 宣導是否達成「效益」(direct and long-term impacts?
  3. 怎麼樣算是成功的宣導(success factors?
  4. 未來是否擴大宣導?(more outreach?
  5. 未來宣導的改進空間?(improvement?

    這些深層的科研問題不應該由 IPCC 獨享。所有從事科研的成員都應該認真思索,專題研究是不是僅止於繳交報告,結案了事。研究成果是否應承載台灣適用的政策建議。這次 IPCC 藉由 COP18 的場域,主動將 SREX 成果發表、傳遞、溝通、分享,就是做了一次最好的科學參與範例。

    科學渴望參與。


【延伸閱讀】
當日簡報檔下載 (點此到下載頁面)
天災頻仍 美國民眾更相信氣候變遷》謝雯凱 6-Dec-12 低碳生活部落格
探索杜哈「中國角」 談判策略靜悄悄
林亞緒 7-Dec-12 低碳生活部落格
氣候變遷績效指數 台灣小退兩名謝雯凱 7-Dec-12 低碳生活部落格
談判龜速 NGO批評:已開發國家逃避責任梁守道、林亞緒 5-Dec-12 低碳生活部落格

關於作者
李河清,國立中央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美國紐約州立大學(SUNY—Albany)政治學博士,長期投入環境政治、環境外交、環境安全等新興研究領域;規劃並推動科技與社會學程;參與氣候變遷政策網絡(COMPON)國際研究計畫,並持續出席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 COP 13 in Bali, 2007; COP 14 in Poznan, 2008,COP 15 in Copenhagen 2009, COP16 in Cancun 2010, COP17 in Durban 2012, Rio plus 20, 以及 COP 18 in Doha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