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2日 星期四

綠建築走訪-西雅圖 跨越公路的綠帶公園


圖/串聯金融區與住宅區、跨越在高速公路上的Freeway Park。 (擷取自Google Earth)
文/盧盈文、唐于婷(台北科技大學建築與都市設計研究所碩士生)

年來,西雅圖市以優質環境打造城市居住品質,一直是全球城市典範之一。Freeway Park在1976年7月便已完成開放,位於西雅圖市中心第6和第9大道之間,並以空橋的型態,跨越市中心的5號州際公路。這是它值得一提的事,在城市交通正蓬勃發展的年代,西雅圖能將這樣新穎綠色規劃觀念注入城市,使高速公路與公園共存,並成為生態都市的重要元素之一,是非常大膽的嘗試,但也頗為成功。而建造一座跨越公路的公園,不僅成為兩邊生物交流的廊道,也連結了東西向金融區與住宅區的民眾,翻轉大型公路切割市區的負面影響。


嘗試改變現況、大膽而創新
我們第一次穿越這條高速公路時,是在第一天從機場進入西雅圖市中心的路上,一眼便可認出這裡是我們要尋找的案例。從公路上瞥見,綠色的爬藤攀附而下,將兩旁隧道的水泥牆面包覆,我們興奮的叫著,驚嘆著:「這就是Freeway Park!」像大自然用柔軟的方式征服了人工造物一般,我們一邊穿越,一邊不時的四周觀望,這就是第一次進入西雅圖市,它歡迎我們的方式。
Freeway Park跨越到高速公路的另一邊 (唐于婷 攝)

徒步在公園裡與在高速公路上觀看它的感覺真的很不一樣,當我們踏進Freeway Park時,很難想像這是一個空橋公園,而且它跨越大約十個車道寬的公路。這是景觀建築家勞倫思‧哈普林(Lawrence Halprin)利用地景與城市景觀的結合,所建造的一座占地2.2公頃,延展東西區的景觀公園。

哈普林的設計手法,是在整體性的考量下解決問題,例如,他將高速公路納入景觀設計當中,不讓公路成為切割都市空間的溝壑。哈普林所做的,是試圖創造一種城市性與自然性合而為一的新的景觀。

設計的本質與使用後的評估
從訪問中得知公園深受當地居民的喜愛,優點是連結兩岸,讓民眾可以更容易的穿梭移動;公園中並建造城市廣場,增加社區活動的區域,創造綠地基盤,讓生態與生物有發展空間。然而,我們走完一遭有個很深刻的感覺,綠色觀念是無庸置疑的,空間設計卻讓人在使用上感覺到不安。我們觀察後歸納出下列幾點看法:
  1. 在空間上,運用許多厚重且灰色調的混凝土來創造高低差的空間感受,與水景縱橫交錯著,猶如一個放大的公共藝術品般壯麗,但卻形成過多看不見的私密空間,造成公園的死角;

  2. 在景觀上,經過三十幾年生態的力量使得公園的原型已被包覆,明亮的廊道也因而略顯陰暗;

  3. 在動線上,因為要連結兩區域,複雜的路線彼此交織與串連,讓人搞不清楚方向;

  4. 最重要的一點,遊走的同時我們一直在注意公園中的遊民,由於帶著強烈的防備心,我們反而來不及感受公園的各處芬芳。
多年來,高速公路公園確實是有許多正反兩面的新聞,由於植被生長茂密削弱了外界可見的視線,公園成為安全上的死角地帶。使用毒品、毒品販賣和無家可歸的人口在這公園逐漸增加,引發一系列的犯罪案件。

看不見的私密空間造成公園的死角(唐于婷 攝)
在 2002年1月18日,一名無家可歸的聾啞女性在光天化日之下慘遭殺害後,政府重新審視公園設計的問題。在鄰里小組的名義下,市民組成高速公路公園鄰里協會(FPNA),並與城市的公園管理維護部門合作來改善問題,並於2005年出版的改善報告書《高速公路公園新視野》,當中建議的方式包括,以減少混凝土牆改用欄杆來增加空間透通性、定期修剪樹木降低黑暗及視覺遮蔽、增加燈光照明及加強安全巡邏來減少非法活動在公園發生,在每個地區規劃增加容易出入的入口,使動線不那麼單一,並在此定期舉辦社區活動來活絡人潮。上述的振興活動開始後,威脅也逐漸減少。

搭車返回西雅圖市中心的宿舍時,我們對以上的感想做出總結,這個案例之所以值得一看,是因為早在1970年開始,這樣綠色規劃的觀念已經萌芽了,此案例也是當時的創舉,人們也為之欣喜若狂。不論是後續維護、管理問題,或初期設計時造成的疏漏,也隨時間推進而慢慢改進。不可否認很多觀念或新思維都要有個開端,有人種下種子,之後才能讓永續的種子茁壯至今,現在我們討論起觀念與作法,回溯到源頭,「觀念」還是最需要被深植人心的。



1. Naramore Fountain / Naramore噴泉
2. Park Place Plaza Cascade & Canyon Fountains / 公園地方廣場小瀑布與峽谷瀑布
3. Upper Area of Canyon Fountain / 峽谷瀑布上部區域
4. Crew Quarters
5. Convention Center Plaza / 國際會展中心廣場
6. American Legion Fountain / 美國退伍軍人紀念噴泉
7. Pigott Corridor / Pigott走廊

植栽多樣性的Freeway Park入口(唐于婷 攝)
著名的峽谷瀑布廣場,這裡較為寬敞明亮,瀑布流水聲的設計用來消除城市車聲噪音,這個以自然元素來消除噪音的設計確實非常管用且深得人心,來到這裡,我們的腳步都慢了下來,心情也平靜許多,猶如來到了遠離城市的山林一般。瀑布聲迴盪在這片廣場,頗有氣勢,接近瀑布時還會感覺一陣沁涼入心頭。沿著山林意象的石柱往上走,由上頭往下俯瞰廣場,也有不同的感受,感覺你似乎真的走入了山林溪谷的錯覺,十分有趣。

上區峽谷瀑布水景區,混凝土的雕塑形成豐富的視覺感官,也有效的掩蓋公路上車流的噪音。但發現有遊民在裡面洗澡! (唐于婷 攝)

峽谷瀑布水景區,也有看不見的公園的死角,很多人在其中休憩(唐于婷 攝)

現在高速公路公園已經茂密如林,除了過多的水泥鋪面較吸收熱量以外,這裡是涼爽、寧靜舒適的,來來往往的路人多半是只是穿越,些許旅人或上班族會在有陽光及較明亮的地方午餐、休息片刻。由於樹林茂密和空間設計較多視覺角落空間,女性遊客請小心自身安全。

峽谷瀑布水景上部綠帶區域 (唐于婷 攝)

Crew Quarters區,往住宅區的公園陸橋上,往住宅區的Pigott走廊(唐于婷 攝)

我們往國際會展中心走去,這是一個大型的會展中心,大面落地玻璃讓室內與室外的視覺延伸可以更有互動感。國際會展中心有直接對公園開放的出入口,基本上室內外舉辦餐會會露天Buffet,會享有絕佳的視覺饗宴。


Freeway Park連結西雅圖會議中心廣場跨越一條往市區道路。往上為西雅圖會議中心廣場,往下為會議中心停車場或市區。(唐于婷 攝)

西雅圖會議中心 (唐于婷 攝)


西雅圖會議中心廣場(唐于婷

松鼠正從住宅區的樹叢跳往瀑布區
這個別有特色的長廊,也是連結上坡住宅區域的廊道,其實給了我們非常震撼的經驗。從下往上看,長廊是層退的,置身其中有如小迷宮般的錯覺,在梯與梯之間有水池在中間一層,是一個死角空間,有遊民正在裡面洗澡沖涼且情緒不穩定的大呼小叫,我們希望可以走到上面去,但卻也嚇的直往前跑不敢回頭看,深怕她突然對我們有興趣,追趕出來。半跑的到了這個長廊的最頂端,往下俯瞰,其實是看不到一些死角空間的。

層退且上坡的Pigot走廊

Pigott走廊連結住宅區與公園,右為住宅區,前方為Pigott走廊

Ellis夫婦致力於維護西雅圖市的綠地,此地有以他們為名的廣場

作者簡介
盧盈文(左)、唐于婷(右),台北科技大學建築與都市設計研究所碩士生,參與生態校園復育、綠領建築師培訓工作坊等計畫,2011年走訪日本、歐洲、美國綠建築,關注與自然環境共生之建設,更在乎台灣未來對於生態景觀的建設與發展。

【延伸閱讀】
《A New Vision for Freeway Park》(PDF檔)
Jim Ellis Freeway Park Association
影片─哈普林 後現代主義大師 串聯東西岸的綠帶高速公路公園

1 則留言:

Harley S. Pan  (潘世豪) 提到...

作者您好, Lawrence Halprin是景觀建築家, 可稱景觀師, 也可稱地景建築師. (三者英文都為landscape architect). 他生前也自稱自己為景觀建築家, 請要麻煩幫他正名. 他前年剛去世, 景觀建築家聽到別人稱自己景觀建築家, 都會很開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