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大水雖退 仁武大社污染疑慮還在

 圖說:高雄煉油廠廢水海放管因雨太大,9月20日上午發現廠內埋設在地下的排放管一處地基被掏空,管線斷裂無法海放(朱淑娟攝)
 文/朱淑娟(自由撰稿記者)

 9月19日凡那比颱風快速穿過台灣,高雄市區出現罕見的大淹水。淹水最嚴重的岡山、左營、楠梓是台灣石化業聚集地區,包括高雄煉油廠、仁武及大社工業區都因淹水出現建廠以來首次全面停爐,經濟部工業局估計損失達30億元。這次淹水,曝露出石化業對氣候變遷下極端雨量的調適不足,飄出的污染物也讓鄰近居民遭殃。


仁武、大社工業區因雨全面停工
 氣象局統計,9月19日當天岡山、左營日雨量超過800、500毫米,暴雨又碰到滿潮,民眾形容:「雨水跟倒的一樣」。高雄市區快速積水,有些地區水淹一層樓高。後勁溪也罕見地快速暴漲,導致仁武、大社石化工業區多數工廠水淹到馬達而跳電,創下近30年來第一次工業區全面停工的紀錄。

 位於高雄縣仁武鄉的的台塑仁武廠,門口進進出出都是搶修設備的車輛,總經理室副理蕭壽原說,因後勁溪水位暴漲到比工廠廢水排放口還高,廢水排不出去造成廠區淹水到馬達高度而跳電,被迫全面停爐。由於仁武、大社工業區全面停工,每一家都在搶維修商,拉長停爐時間。

五輕首度全面停爐
 另外在高雄市楠梓區的高雄煉油廠災情也不輕,在廠內服務30年的廠長李順欽說:「從未見過高雄煉油廠淹水」。他表示,雨勢太大,來不及排出原本應由半屏山往北排放的雨水,造成廠內中山堂及東門積水至腰部。連電腦控制式都淹到膝蓋的位置,還好緊急推沙包搶救,否則後果不勘設想。

 淹水剛好在中秋節前,高廠控制室牆上貼著一張告示,廠內麵包廠預備做月餅的原料都泡濕了,今年無法再提供月餅給同仁。控制式資深領班說,這是進廠工作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沒有吃到公司做的月餅。

 高雄煉油廠有兩個廠區,這次淹水主要在煉油區的第六蒸餾、輕油加氫等廠。另一邊地勢較高的輕油裂解工場並沒有淹水,但輕油裂解廠生產的乙烯、丙烯等產品主要利用管線傳輸給仁武、大社工業區下游廠商,因仁武、大社工業區全面停爐,高雄煉油廠產品無去路,只好被迫停爐。他估計停爐一天損失1000萬元。

管線密布的石化城 出現危機
 高雄煉油廠另一個重大災情是,原本每天產生的2萬5千噸廢水從高廠拉32公里到蚵仔寮外海5公里海放。但因雨太大9月20日上午發現廠內埋設在地下的排放管一處地基被掏空,管線斷裂無法海放。緊急改排到後勁溪時,卻因後勁溪水位暴漲排不出去,導致高廠內淹水更嚴重。

 另外驚險的是,高雄煉油廠傳輸原料給仁武、大社工業區的輸送管,廠內巡管員巡查時發現中欄橋地基也被掏空。李順欽說,還好緊急發現搶修,否則管線一旦破裂,產品外洩可能引發公安意外。

螺絲工廠廢油 汙染農田
 位於高雄縣岡山鎮的允成工業區正對面的芒果園,在淹水退後發現芒果園土壤全都浸泡在焦黑、厚重的油汙裡,芒果園中的種的蕃茄已全數死亡,現場瀰漫刺鼻噁心的臭油味,芒果樹淹水位置油油亮亮。

 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擔心,石化廠使用的原料複雜,平常廠內連雨水都要求收集統一排放,淹水時汙水直接排放到地表,可能引發的汙染應進一步評估。

 至於允成工業區對面的農田油汙染,李根政要求縣政府應儘速採樣,確認汙染範圍、汙染程度。更要全面清查岡山鎮與縣內各類型工業區或工廠四周所有農地、魚塭及灌溉溝渠,釐清究竟有多少土地遭受汙染。

關於作者
朱淑娟,做過程式設計師、行銷企畫、1998年起在聯合報當記者,2001年開始跑環境新聞,直到2009年3月離開聯 合報;後專任獨立記者,繼續環境報導。個人部落格在http://shuchuan7.blogspot.com/,曾獲2009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年度最佳訊息觀點部落格首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