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0日 星期五

新加坡的省水大作戰

 圖說:新加坡的新生水廠展示區,把全球各大城市的用水量標示出來作比較,台北每人日用水量是253公升、香港204公升、新加坡155公升,未來新加坡將挑戰140公升。台北的用水量,另根據國際水協2008年的調查,是352公升,比新加坡人的兩倍還多。(張楊乾攝)

 文/張楊乾(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主編,本文同步刊登於八月出刊的綠雜誌第六期)

 了飛機艙門,一踏入新加坡樟宜機場後,所有關於這個國家的傳聞,都在一小時內獲得證實:極度乾淨的街道、路旁匆忙的人群、方便迅速的大眾運輸工具等,就連捷運站內手扶梯的速度,都符合我對新加坡的想像。進到旅館房間,空間雖小卻不感到擁擠,且打算煮水的我立刻發現,新加坡旅館房間和台灣最大不同之處,在他們沒有提供兩罐瓶裝水,而是在浴室的水龍頭下加註了:「這裏流出的水是可以生喝的(The water here is drinkable」)。」


 對一個有33%的用水,要從鄰國馬來西亞輸入的城市型國家而言(*1),新加坡的經濟宛如套在一個頸環上,只要一拉緊就無法呼吸。也正因為如此,新加坡對於水資源的經營,相當值得缺水國家所借鏡,而新加坡政府也樂於分享這樣的經驗,因此連續兩年舉辦了新加坡國際水資源週,邀請各國水資源專家共同與會討論。

 其實,新加坡人的人均用水量並不高,每人每天平均只用了155公升的水。這個數值已比全球平均170公升來得少,更是比國際水協2008年所公佈台北人均用水量352公升的二分之一不到。

 讓新加坡人用水節省的原因很多,包括像政府在節水設施的投資、以及全盤對用水的規劃等。不過,高昂的水價,顯然是促成新加坡人不浪費水的關鍵之一。代表台灣參與今年新加坡水資源週的經建會副主委單驥,在相關會議裏就對著新加坡官員苦笑著說,「台灣的水價只有貴國的五分之一,這是台灣之所以沒有辦法省水的原因。」

 不過,即使人均用水量已經很省,新加坡政府並不滿足,他們希望在三十年後,人均用水量能減至140公升,比現在再省15公升。這數字剛好是我洗一次澡的水量,這讓我對於這個國家的省水決心,產生了更多的好奇。

 減少用水支出,只是水資源管理其中的一環。根據新加坡政府的預估,新加坡的總用水量還是會持續增,因此需要更積極的多方取水政策。新加坡目前除了進口水與從水庫取水外,大約有一成的水是來自於海水淡化。

 根據新加坡政府方公佈的五十年用水計劃(*2),即使在用水持續成長的情況下,2060年時淡化海水量佔比,將由今年的10%提升到30%。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新加坡正進行第二座海水淡化廠的建設,預估到2060年海水淡化水量,能較今年擴增十倍。

 而另一個關係到新加坡整體用水的計劃,則是全球最具野心的民生廢水回收再利用計劃,新加坡叫作「新生水」。

 新生水計劃最早在1998年開始籌劃,打算將民生廢水經過層層淨化消毒後,不是放流到海中,而是重新拿來給工商業使用,如用在半導體工廠或冷氣水塔冷郤水等。自2002年起,新生水廠已陸續啟用,到今天為止已經有五座新生水廠上線運作,每日能供應四十六萬噸新生水(122 Million Gallons per day),這比比台灣的曾文水庫每日三十五萬噸的供水量還多。

 目前新生水已佔全新加坡的用水需求約30%,已與進口水量並駕其驅。預估在2060年時,新生水將能滿足新加坡一半的用水需求。

 新生水也不只拿來用,也同時可以拿來喝。早在2002年,新加坡為了讓民眾更了解新生水,大力推廣摻有「新生水」的瓶裝水。政治人物不論是自己代言,或是找來影視紅星暢飲、或是讓其在許多的國際場合亮相,都讓民眾的接受度愈來愈高。曾有調查顯示,有98%的新加坡民眾表示願意飲用新生水,也都將其視作新加坡的驕傲。

 在取得國內的共識後,目前已有2%的新生水,重新注入新加坡的蓄水池,混合後供應到一般民眾家中的水龍頭裏。明年新生水比例會增加至2.5%,佔比勢將逐步昇高。

 新加坡對於水資源如此緊張的原因,當然是水源自主的需求。目前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所訂的供水條約,分別將於2011年及2061年過期,因此新加坡政府的終極目標,就是即使2061年馬來西亞不再供水給新加坡,它的自有水源將可百分之分供應國人所需。未來,新加坡地表上九成的降水,都將被收集使用,

 不過,新加坡的例子並不便宜,原本新生水一度水的價格大約是1.3美元、現已降至1美元(*3)。但相較於馬來西亞政府不斷地想調漲進口水價,新生水只要技術持續進步,價格只會愈便宜,又能確保全城的用水自主,這樣的投資顯然對新加坡政府而言是值得的。

 新加坡的例子,對於水資源吃緊的國家來說,無疑是最佳範例.。特別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許多國家或城市都已漸把水資源的供應無虞,當成是施政重點,新加坡的例子,正好可以讓許多國家當作借鏡。

 未來,新加坡地表上百分之九十的降水,都將被收集利用;而用過的廢水回收製成新生水後,又將佔了全城一半的用水量。相信也唯有如此貲珠必較較每滴水的來去,城市才能真正調適變遷的氣候,而不是被不確定的氣候未來所擊垮。

關於作者
張楊乾,六年級生,曾任報社記者、大學研究助理。幾年前在看到我國友邦吐瓦魯被海水蓋過去的照片後,毅然決定飛到歐洲去學全球暖化。現任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主編。

【參考資料】
(*1)Waternews 20-May-10 “Singapore Will Cut Water Import from Malaysia, Pursue Self-sufficiency” by Brett Walton
(*2) PUB 2010 “Water for all-Meeting our water needs for the next 50 years”
(*3)Singapor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15-Mar-07 “SPEECH BY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AT THE OFFICIAL OPENING OF KEPPEL SEGHERS ULU PANDAN NEWATER PLANT, 15 MARCH 2007, 5.30PM”


【延伸閱讀】
救水庫 須對症下藥》李鴻源 24-Mar-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水庫 不是蓋來沖馬桶的》張楊乾 5-Jan-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6 則留言:

peter0926 提到...

雖然我們現在都知道與水可以收集不但節省水資源還可以重複利用
但新加坡的行動力還是值得我們台灣學習的~~

lukelin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lukelin 提到...

文章中提到"地表百分之九十的降水將被回收利用",如此是不是說明新加坡的土地有九成以上被人工設施所覆蓋,而土壤中所獲得的水的比例極少,是否可能造成地下水位不正常與土壤鹽化等後果?不知新加坡有否這方面的評估?

阿乾 提到...

To Lukelin:
你說的沒錯,我當初也有想到這點,不過他們的原始想法,應該是透過現有的新加坡人工溝渠,把所有的降水再次利用。不過,新加坡的面積約有704平方公里,現有綠地約為3300公頃;台北市大小為271平方公里,綠地面積為1221公頃。

lukelin 提到...

相較起新加坡與台北市,雖然綠地面積比例相差不多,但台北市周邊的地理環境可供應台北市的用水(水庫不全然在台北市範圍內),這方面就比新加坡充裕許多,是否因此較無水資源的壓力呢?提高水價在台灣是否可行的做法?

Winkai.H 提到...

使用市區的雨水下水道蒐集到的雨水逕流應該就很多了~

加入瓶裝水與自來水的新生水,是家庭廢水的新生水,還是雨水逕流的新生水啊??不敢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