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2日 星期三

日本,環保的國度?

 文/廖桂賢(《好城市》一書作者)

 個禮拜前,我來到北海道的最大城市、也是日本第五大城的札幌,短居兩個月。作為過客的我,必須跟其他日本人一樣,對自己製造的廢棄物進行徹底的垃圾分類,並按照規定的時間倒規定的垃圾,或可以回收的資源。
 「資源回收」以及「垃圾分類」的工作,對絕大部分的台灣人而言並不陌生,不少縣市政府也已經積極實踐。甚至,許多人已經將資源回收和垃圾分類,作為環保行為的代名詞。「那個XXX有很認真在做垃圾分類,很環保啦」,許多民眾會這麼說。

資源回收 僅是環保的一環
 如果,環保的程度等於資源回收率的高低,或是垃圾分類做得徹不徹底,那麼日本可就可說是世界上最環保的國家了。但是,日本真的是環保的國度嗎?

 包括日本、美歐、台灣等徹底工業化的國家,沒有一個配得上「環保」這個頭銜。以每人耗用資源的多寡和速度來看,這些國家絕對是最會摧殘環境的毒手,而且還繼續活在資源不虞匱乏的假象中,盲目地追求經濟成長,走不出「不永續發展」的迷途。

 進入全球暖化益發嚴重的二十一世紀,日本這個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一邊不停歇地努力製造、消費,一邊也不忘「做環保」:認真地做著資源回收的工作。日本人在垃圾分類上的「龜毛」程度舉世聞名,絕對是垃圾分類達人,不但吸引台灣政府官員赴日取經,美國人也嚷著要向日本學習 。日本為何要這麼認真地做資源回收?最主要的原因是,避免讓不該被焚燒的東西進入焚化爐,造成空氣污染。

全球垃圾焚化爐 日本佔七成
 日本地小人稠,人住的地方已嫌不夠,在垃圾處理上不可能騰出空間給垃圾掩埋場;於是,一直以來,日本處理垃圾的方式就是把垃圾燒掉了事。

 全世界大概有七成的焚化爐,座落在面積不過是台灣島十倍多大的日本國土上 ;而根據2002年的資料,日本竟有一千六百個公營的焚化爐 ,若再加上其它小型焚化爐,就有一千八百個之多!數量龐大的焚化爐每天燃燒著包括塑膠、保麗龍在內的垃圾,讓日本空氣中的戴奧辛濃度,遠高於其他所謂先進的歐美國家。

 為了處理焚化爐造成的空氣污染問題,日本政府陸續關閉了一些小型、老舊、無法控制空污的焚化爐。這雖然讓日本的焚化爐總數減少了一些,但繼之又新建的幾個更大規模焚化爐,讓日本的垃圾焚燒處理量基本上仍維持同樣的水準:日本人所製造的垃圾量中,有超過七成進了焚化爐。

七成日人垃圾 進了焚化爐
 換句話說,日本的垃圾分類或資源回收做得再認真,仍然有七成以上是不能再繼續利用的垃圾。即便剩下三成的廢棄物被人們乖乖地分類成數類不同的「資源」,有一天,這些「資源」失去了剩餘價值,還是得成為社會不想要的垃圾。

 在札幌,我日常生活所製造的垃圾大至上可分為「可燃物」(也就是被送到焚化爐的垃圾)、「廢紙類」、以及「容器包裝塑料」三大類。而跟「垃圾」一樣會被我扔出家門外的塑膠和紙類,理論上不會有第二個人能夠直接使用,因此若要能夠讓下一個人再度利用到這些「資源」,還得耗費許多能源和其他資源,將讓這些廢棄物變成可用之物。

 因此,嚴格來說,不管資源是不是有回收、垃圾怎麼分類、或分類做徹不徹底,基本上只要我們過度消費生活上的非必需品,就是消耗到能源和資源,毫無環保可言。

不減廢只回收 環保只是空談
 即便日本政府努力地執行著資源回收政策;即便透過社會規範、人們雞婆地相互監督各家的垃圾分類是否正確,若日本人買入的東西沒有減少,再勤快、謹慎的分類,都沒有太大的意義。

 我入境隨俗地在札幌的公寓做著垃圾分類,卻始終很懊惱自己還是製造了許多廢棄物。去超級市場買菜,即使買的主體是食物,卻總免不了同時也買到許多的塑膠和紙類包裝。

 日本人極微重視商品的呈現,這樣根深蒂固的價值觀,讓商人用過度的包裝來取悅顧客、增加商品價值,因此也製造了非常多不必要的垃圾,特別是紙類和塑膠。每每去日本的超級市場,看著架上琳瑯滿目的各樣食品,看到美食的同時,我也看到數量龐大的包裝垃圾。

過度包裝 正預支下一代的未來
 日本在廢棄物處理上,雖然喊出「減"費"」(reduction)、「再利用」(reuse)、「回收」(Recycle)三個重要環節,但重點工作卻僅在於回收,而且特別強調回收技術。至於根本解決廢棄物問題的減費工作—也就是從源頭減少垃圾產出的政策,卻是少之又少;我能夠在網路上看到的政策,就是限制塑膠購物袋的使用,或是減少商品包裝。

 但很顯然的,日本的「減"費"」政策並未像垃圾分類一樣徹底地執行。隨便到任何一家日本商店,大部分的商品仍然過度包裝。而在札幌,我到商店買東西結帳時,有效率的店員在我還沒有來得及用破日文說不要塑膠袋之前,就把東西打包好了。我還發現許多商家非常體貼,若採買了讓人「不好意思」(不可見人?)的東西,例如衛生棉和藥品,店員還會用紙先包起來,再裝入塑膠袋。建立在資源浪費上的體貼啊!

 日本,這個人人眼中厲害的垃圾分類王國,在我眼中是一點也不環保。資源回收、垃圾分類絕不等同於環保。我們的政府與其推動資源回收,不如更積極地推動真正的「減"費"」運動:減少不必要的購買,真正減少廢棄物的產生。

 希望有一天,人們會說:「那個xxx都盡量少買東西,很環保啦」!

關於作者
廖桂賢,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建成環境博士候選人、美國賓夕乏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地景建築碩士、國立台灣大學經濟學學士。研究興趣在於永續城市的生態水文環境的規劃設計,曾在台灣任職於社區總體營造相關的非營利組織、並曾是西雅圖專門從事永續設計的建築公司Mithun, Inc.裏的一員。參與過多項獲獎的設計規劃案,也已取得美國綠建築協會所頒發能源與環境設計認證(LEED Accredited Professional)。曾與夫婿旅居德國,同時為美濃農村田野學會顧問,近日所出版的《好城市》一書,已連續幾周站上誠品書店的暢銷書排行榜

【延伸閱讀】
The Story of Stuff
比省錢 還更重要的事》廖桂賢 5-Dec-08 低碳生活部落格
不用塑膠袋了 謝謝》酪梨壽司 1-Jul-08 酪梨壽司的日記
大和民族的減廢堅持 新手人妻的無限哀愁》酪梨壽司 15-Nov-07 台達環境電子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