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日 星期一

只可遠觀的國道生態工法

 文/林珮霖(資深環境線記者)
 圖/網路圖片(相信就會有力量部落格)

 果你覺得,生態工法和你八竿子打不著,那你就錯了。

 打個比方來說,很多人很氣花一千萬買房子,幹麻要花三百萬買「睡不到」的公設,生態工法就類似公設,有良心的建商,善用公設,營造生活質感;相反地,有些公設,根本就是愚蠢又設計不良。


國道六號 首座生態工法國道
 剛走了一遭,目前正在蓋的國道六號,很多工程師沾沾自喜,主打國道六號是台灣第一條運用生態工法建設的高速公路。但我算了一下, 這條國道一公里的造價是,十億台幣!!(全長37.6 公里,要價331.44億)

 於是乎,我很仔細的尋找,生態工法的可「貴」之處,究竟在哪?首先,工程師帶我們去第一個「景點 」:逃生通道。這是在水溝旁,讓一些誤入的小烏龜,小青蛙,能順著斜坡逃脫,不會在半個人深的水泥溝渠中,餓死曬死或無止盡的跳到累死。

 這個設計,日本很早就有,但我對照台日的差異,顯而易見的「謬誤」有三:(1)坡度寬度太小 、(2)沒有隔版、(3)間距有誤差。既然是做給動物走的,不管是青蛙還是蛇或是烏龜,很難乖乖的走直線,所以寬度不能太小;再加上如果奮力逃生的青蛙,跳到一半用力過猛,或是烏龜爬偏了,旁邊沒有護欄,這個高度可能會讓逃生的動物,變成活活送死。

 另一個令我心裡直犯嘀咕的疑問是,沿線開了一大圈,就只有一小段水溝有這個設計。怪的是,光這段三十公尺的地方,就有三個逃生通道,再過去被草擋住的地方,或是竹林旁都沒有設置,很難不讓我覺得,這是設給「明眼人 」看的!

為建生態池 砍了原生樹

 再來是第一個在愛蘭交流道設置的「生態池 」,一開始覺得很炫,哇,模型裡看到一個小環,裡頭有些花花水水,還真不賴。可是等我到現場,站在完工差不多的高架橋下,我不太能確定,這座生態池,和古早庭院造景的差別到底在哪?

 這麼說好了,既然是國內第一個用生態工法建設的高速公路,技術和概念應該會一再修正,磨合,這個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聽到一句,「本來這邊都是大樹,其實可以擋側風,長官不喜歡,就通通砍掉」~ ~ 我突然打個冷顫,生態工法不是該越自然越好??

 這個問題,就一直卡再我的腦海,後來接待的工程師,擦擦額頭的汗說:「不好意思,我們都是學工程的,常常會種錯樹,對生態不是太熟悉。而且,有些長官喜歡整整齊齊的造景…」此時我腦海中開始浮現,剪成鶴或十二生肖的樹葉…

 站在底下生態島旁,突然抬頭看著交流道,有台車正在繞行,我又突然想了一個問題,這裡到底要設計給誰看的?誰在高速公路,大轉彎時,會探頭越過護欄,看交流道下的生態池?

生態廊道未密合 作用有限
 唉,此題無解,眼前疑惑又來一題,台灣公路難得興建的生態廊道(給哺乳類、爬蟲、兩棲類走的通道),就在高速公路下方,挖了一個大涵洞,連結高架橋兩邊,原因是怕動物跳上高速公路邊坡,被車壓死,或是避免兩邊的物種,近親繁殖導致滅種……到這裡聽起來一切是那麼合理的理念,集生物、遺傳學之大成,可是怎麼我就是覺得怪?

 啊,第一,護欄沒有密合!也就是動物照樣會爬上坡道,穿過高速公路,被壓死!第二,因護欄沒有密合,就不能引導動物,從兩面到橋下廊道來通行,換句話說,這個地方,不是白做的,就是又是做給人看的!

 結束採訪後,我飛奔到日月潭邊咖啡雅座,想讓自己這趟差旅沒有遺憾。但一走進咖啡店,眼前的桌面堆滿喝完的塑膠杯,回收台像是台北市路邊垃圾桶~~ 滿到爆!!

 我的腦海中,浮現一句小時候課本的語句~~ 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生態工法 應可再更精緻
 同樣的心境,也出現在我這次的採訪歷程中,覺得我們所謂的生態工法,一樣是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真希望,這條一公里十億的高速公路,我眼前這些所謂生態工法的謬誤,能讓一般民眾視而不見,不然或許你也會和我一樣無法理解,我們的三百多億,不知道有幾成,花在這些所謂的生態工法上,不但幫不到生態,一開始的流水設計生態池,在審查後,變成停滯的死水;讓動物逃生的通道溝渠,堆著乾屍;防止動物跨越的高速公路廊道,變成通向車輪的死亡通道!

 唉,我們的城市,什麼時候,才能像日本、歐洲,細緻到毋需可遠觀不可褻玩?我想許多學者,不能老卸責到民眾的素養,許多專業人士的水平,也請隨著嚇死人的建築設計、生態評估經費,一併提升吧!!

【延伸閱讀】
建構自然的家園──生態工法的真義》颺如思 23-Dec-04 環境資訊中心
理想緊扣實踐──國道六號的濕地生態工程》陳品潔 27-May-08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生態工程部落格
張貼留言